《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5. 唯一的可能性

簇帮着吴邪把所有的照相机残骸都检查了一遍,看是否有完好的存储卡,那些教授们对这些事似乎完全不在行,只是一直在边上看着。

他们最后拆出了六张可能还可以使用的SD卡,插/入电脑后,前几张都有问题,只有两张可以被电脑识别。

黎簇心里想:这些人如果是想销毁相机,那应该是在一个特别慌乱的状态,因为如果特别冷静只是想销毁里面的照片的,只要烧掉SD卡就行了。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在这两张SD卡中,都存有大量的照片,数量之多让人咋舌。大部分都是风景照,少有人像摄影,显然这两张SD卡的主人都是专业的摄影师,不是到处拍照留念的普通旅行者。这些照片,如果全部要介绍出来,相当浪费时间,其中有必要介绍的,只有一类。随从的军人看到那些照片,就告诉他们。这些照片上所有的风景,都是古潼京的景色。

果然,这些SD卡的主人都去过古潼京。

黎簇当时就问道:“古潼京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他刚问完,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说道:“你没看过资料?我们要去的地方,你竟然不知道?”

吴邪看向黎簇,用揶揄的语气说道:“是啊,你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黎簇尴尬了片刻,才想到化解的方法,说道:“我不是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只是感叹一下。”然后装模作样的重新说了一遍:“古潼京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吴邪拍了拍他,说道:“没做好功课就没做好功课,别装,正好教授都在,让教授给你讲讲。”

吴邪说的时候,看向了一个中年人,中年人看上去有50多岁了,但是身上的肌肉很发达,一点也不像是做学问的人的样子。黎簇记得,资料上写着这个人好像是领队,叫做王达明。

王达明的名字听起来像是港台那边的人,但其实他是山东人,似乎是遥感方面的专家。他听到吴邪这么说,就说道:“其实对那地方的定义也相当的模糊。我只知道,古潼京是由三个海子包围的区域,三个海子呈现品字形。而那三个海子也神出鬼没,就算是现在这个时代,使用卫星也经常找不到,它们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样,据说清朝的时候有人看到过一次,投下了信号旗,但是后来找的时候,只找到了一片沙漠,并没有看到那三个海子。”

“这是不是传说那种会自己移动的海子?”黎簇问道。

王达明点头:“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那三个湖泊也许也并不是会移动,而是在某些时候才会出现。过了那个时间,它们就会沉入沙漠底下。”

“那既然如此,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为什么叫做古潼京呢?”

“那就是当时飞机投下信号旗的地方。”王达明边上的人说道:“你是不是完全一点资料也没有看呢?”

黎簇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团体里有些丢人,支吾道:“我,记性不太好。”

“别讨论这些了,要知道回去继续看资料去。”队伍中有人又道,显然有些不悦。黎簇看过去,那个人他也有印象,但是在看资料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那是一个相当不起眼的,没有任何特征可以形容的人,如果一定要说特征,这个人的头发是自然卷的,大概30岁不到,是几个学生中的一个,但据说已经小有成就了。因此他在平日和教授他们也有对等的地位。

这个人的名字他记不起来了,他决定称呼其为卷毛。

卷毛继续说道:“这些照片很正常啊,普通的风景照,不可能因为这些照片烧掉照相机啊,而且,为什么他们要埋起来?”

“如果要毁掉的东子不是相机里面的照片,难道是照相机本身?”

“你是说,他们忽然集体对照相机厌恶了?”

“这个世界上有照相机恐惧症这样的病吗?我可没听说过。”

“我跟你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还有人恐惧毛呢,希特勒就有体毛恐惧症,除了他的小胡子和头发,他身上所有的毛都被剃光了。”

“但是,也不可能同时有这么多人发病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黎簇觉得有点尴尬,自己的知识量显然无法参与到这这样的讨论中来,毕竟自己到底还是学生,及时装成27岁的样子,以往的习惯还是让他不敢轻易和成年人讨论问题。

吴邪也不理他,只是一遍一遍的翻动那些照片,末了,他啧了一声,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个可能性。”他说道。

“什么?”卷毛问。

“这个坑里埋的全部都是照相机,没有其他东西,说明这和负重,抢劫或者丢弃货物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一定只关乎照相机本身。但是,这里有这么多照相机,如果每一个照相机的主人都同时产生了销毁照相机的想法,或者有人策动了销毁照相机的行动,几率也十分的小。也就是说,不可能有所有人同时觉得摄像机一定要被毁掉,而旅行团体,也不太会出现一个领导者,说必须毁掉所有照相机这样的事情,因为肯定不会所有人都听从这样的命令。”

“你的结论是什么?”王教授问道。

“结论是,销毁这些照相机的人,并不会是整只旅行团,可能只有两到三个人的小团体,他们带走了所有的照相机,检查并销毁了这些东西。”吴邪说道:“我们可以还原当时的经过,有一队或者几对旅游团,在某一个地方驻扎的时候,有人偷窃了或者使用某种方式带走了这些旅游团的照相机,并且在这里检查了里面的内容,然后销毁掉了。”

“这也是一个结论,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可能认为,这么多的照相机,很可能其中有一只,拍了他们想要的东子。”王教授说:“那么,他们有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照片呢?”

“我们刚才翻找照相机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有相机没有记忆卡?”吴邪问。

黎簇和王盟都摇头,黎簇鼓起勇气说道:“我觉得,他们既然会把相机全部烧了,而不是只烧记忆卡,那他们即使发现了他们要找的相片,也会把存有照片的照相机整个拿走。”

“有道理。”吴邪抽了几口烟,把那些残骸拨弄了几下,对王盟说道:“你再检查一遍,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遗漏。”说着就对其他人说:“大家都先去忙吧,感兴趣的可以留下来帮忙,别都窝着不干正事,很快就降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