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6. 另一个吴邪

见几个人散了,吴邪就对王盟打了个颜色,“把所有照相机的型号和数量都给我统计出来。然后把最近一年这里所有旅行团的资料给我调出来。”

“一年,那肯定不少啊?”

“机灵点,来古潼京的旅行团在规模上和行程上可能都很特殊。不会太多的。”吴邪说道。

黎簇缩在边上,不知道此事自己是否可以自由活动了,吴邪抽完了这根烟之后,立即抽下一根烟。此时,他才发现黎簇还在边上,就问道:“怎么回事啊?资料一点也没看?刚才一问三不知。”

“您应该知道我不爱学习。”

“那你爱惜生命吗?”吴邪就问他:“如果明天还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作为准人质、肉票,你就是我们困难时候的食物,你能活的有点觉悟有点价值不?让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能找个理由不吃你吗?”

黎簇看着吴邪的眼神,觉得这家伙不像是骗人,这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光泽,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藐视。显然,这家伙肯定经历过太多常人不可能经历的事情,所以对于黎簇,他似乎看着的是另外一种低等的生物,是可以被食用的。

“我今天晚上就去补习好。”黎簇说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你答应过我的。”

吴邪看了看四周,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团纸递给黎簇,黎簇结果打开就发现那是一份报纸。上面是一篇报道,开头写着:“苹果日报 关根”

接着,吴邪把之前关于蓝庭和古潼京的一些内容,向黎簇叙述了一遍。听完之后,黎簇有些抓不住重点:“你是说,去过古潼京的人,有可能在照片上不能成影?”

“是的。”吴邪说道:“按照她和我叙述的情况,确实是这样。”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违反物理定律啊。”黎簇说道:“人之所以看到东西,照相机之所以可以成相,全部是因为有东西能反应光线,但是,不可能有些东西,可以反射进人眼,但是无法反射进照相机啊。”

“其实,是可以的。”吴邪说道:“当时,我也觉得那是她的无稽之谈,但是后来我想了想,叨叨之所以在照相机上不能成像,其实是有一种可能存在的。”

“什么?”黎簇心说不可能啊。

“因为本来就没有叨叨,叨叨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吴邪说道,“假设叨叨在古潼京出了什么意外,她并没有随着旅行团回来呢?队伍中本来就没有叨叨,但是蓝庭却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看到了叨叨。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

“这是很多蹩脚美国电影里的情节,而且最后不是证实她自杀了吗?”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事是无法解释的。”吴邪说道:“也许,你解释出来的东西,完全和真相没有关系,但是,有解释会比没有解释重要的多。”

黎簇似懂非懂,心说似乎和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去好好辩论,只好转移话题:“你不是盗墓贼吗?为什么会给女作家当摄影师,还写东西?”

“我当盗墓贼是因为血统问题,也是因为一个承诺,因为我一旦离开这个圈子,很多事情我就没法去做了,很多人我也不可能去帮助了。”吴邪说道,“有些人做一些小恶,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离开了这些小恶都可能变为真正的大恶。”

黎簇还是不懂,不过他觉得吴邪抽烟的样子让他有点崇拜了,这他妈难道就是真正的男人的魅力?

正琢磨着,王盟回来了,拿着几叠资料过来,上面全部都是最近一年旅行团的资料。

三人坐下来,王盟就问吴邪:“老板,你要这些干什么?”

“我给你们说了你们就知道了。”吴邪翻动里面的资料,每一份资料里都有一张照片,那是那些旅行团在机场会合之后,领队拍摄的大合照。一群人在背后拉了一个横幅,写着:XX考察旅行团。这张照片一方面是留在档案里的,另一反面是要拿来卖钱的。“你们仔细看这些照片里的人,看他们的照相机的牌子,数量,我相信能分析出来到底是哪几支探险队在这里遗失了照相机。”

黎簇接过照片,看着王盟统计的数字,发现上面数量最稀少的,就是普通彩色壳子的卡片机,就道:“主要是找有颜色的照相机,对比颜色和型号。旅行团不多,不大可能有两个人团的人带着同样颜色的同样型号的相机的。”

“别妄下定论。”吴邪说道。

黎簇看了看这个小老板,觉得这个小老板的话里总是在提醒他什么似的,好像一直在教他,心中越发觉得奇怪。

三个人研究着这些照片,很快他们确定了两个遗失相机的旅行团,但是只确定了两个。按照相机的数量,除非两个团一半人都带了两只以上的照相机,否则,肯定还有一个团没法被辨别出来。

不过,在这种旅行团中,有人带两只或者两只以上的手机的几率也非常大,毕竟卡片机和单反的作用诉求不同。但是,按照一般常理分析,还有一只旅行团无法被辨认出来的几率更大。

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是这只旅行团中,没有人带卡片机,全部是清一色的专业相机。

按照这个推测方向他们继续找了下去。但是,按照这种假设推测下去也是一条死胡同。因为在生活日益富裕的今天,出去旅游不抬一个大炮。似乎就不算是旅游了,所以某个团即使全部是单反相机也不容易被区别出来,这根本不能城为突破口。

当这个方向走不通之后,他们又根据时间去查,因为吴邪觉得,这三个团一定是同期的。但是在王盟的资料里并没有同期的团。

资料里一共是十一个团,目前找到的两个,一个是青岛的,一个是北京的,北京的团就是蓝庭的团,他们在照片里看到了蓝庭和叨叨。而这两个团到达古潼京的时间相差一个星期。离这两个团最近的团,一个相差两个星期,一个相差一个月。时间似乎有些长了。而且,如果青岛和北京的团本身就相差了时间。说明这里的照相机并不是一次销毁的,他们只是把这里作为一个固定的销毁场所而已。

除此以外,其他的方面一无所获。

王盟道:“要不我先从这两个团查起来?”

吴邪点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时候,黎簇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照片上有一个人的脸让他很不舒服。

他看了看吴邪,看了看照片里的人,心中觉得非常的奇怪。因为,他在照片里看到一个笑得很开心的年轻人。这个人,和面前的吴邪长得很像。不,不是很像,简直就是吴邪。这个老板以前跟团来过这里?

“老板,你看。”他对吴邪说道:“这个人,你觉得像谁?”一边盯着他的面孔。

吴邪接了过去,王盟就在边上道:“你一个人质,有什么资格叫老板,别他妈给我套近乎。”吴邪没理他们,而是看着黎簇手里的照片,一探之下,他也皱起了眉头。

他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段时间来,只要是查那件事情,每次看到这张脸,他总是会心里抽搐。

他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见到这个人了,但是,显然这个人还一直在非常积极的活动,那也就是说,他以为结束的那件事情,也许根本还没有完结。

王盟凑了过来,看了看照片,就道:“老板,又是他。”

吴邪点头,黎簇问道:“这不是你吗?” 吴邪摇头:“不是我,或者,这个才是真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