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21章 (更新时间2012年3月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21章 (更新时间2012年3月4日)

   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在这里我需要继续解释,对于气味的形容,小哥在这里使用的解释方式特别不具有典型性。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跟他一起经历过很多事,你很难理解他说的是什么味道。这其实不是一种单纯的气味,而是一种感觉。不谦虚地说,我的文学修养肯定比小哥要高,他说的,是一种特别综合的感觉。小哥经历过无数次死亡,或者说,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生活就是和死亡打交道。

   在那些时候,他无数次闻到一些气味,比如说,古墓中大多是中药、霉菌和朱砂混合的味道,因为这些气味存在于那个环境,他会下意识地把这些气味和死亡联系在一起。就好像我们闻到了酒精味,就想到疾病和屁股痛一样。

   当时他闻到的气味,却得用一个很长的故事才能讲明白。那是他到这里之前那一年的经历。这些气味隐藏在藏香的香味中,竟然还能被小哥闻到,说明气味其实相当浓郁,但因为毛毡本身也有一股特有的味道,加上有那么多炭炉在边上烘烤,所以年轻人才没有第一时间把那气味从毛毡和藏香的味道重区分开来。

   这些味道一定是被夹在藏香中带进来的,应该就在藏民抬着的炉子一样的东西里。那是尸体的味道。藏民把所有东西在女孩儿四周摆好便迅速离去了,似乎一点也不想久留。这个举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年轻人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看了看四周的毛毡和上面的图案。就着那些味道,他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间,想去取兵器,但腰间什么都没有,他忘了他这一次什么都没带过来。

   他为什么忽然警惕起来?那是因为它看到了毛毡上的图案。这幅图案叫做“阎王骑尸”,图案是地狱阎王骑着一具女尸在山川间穿行。这幅图案在西/藏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是一种用于辟邪的最有用的图案。年轻人忽然知道了女孩儿的真正身份。

   “阎王骑尸”最早出现于一张铁制的唐卡上,那是一块薄铁,上面用金箔和银箔镶嵌出了阎王骑着一具女尸在山间行走的图案,唐卡四周有一圈蔓草一样的装饰铁纹,中间有许多骷髅图案。阎王在梵语中被称呼为“阎王罗阇(du,一声)”,所以这副唐卡也被叫做“铁阎魔罗阇骑尸”,这样的图案在唐卡出现之前特别少见。

   很多时候别人都认为这些只是西/藏诸神造像中特别常见的踩尸、踏人的夸张造型。但后来就发现了不对,因为在铁阎魔罗阇骑尸中,座下女尸的造型有时候甚至比阎王的造型更加突出。

   而在古西/藏的原始佛教中,阎王也被称呼为“双王”,古西/藏佛教徒认为阎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兄妹,所以铁阎魔罗阇骑尸中的女尸有时候也被认为是阎王的另一女性化身。在适当的时候,女尸和阎王的位置对调会变成女阎王骑男尸,只是这样的图案一直没有被发现。

   女尸一般面容凶恶,眼睛是盲的,用肘部和膝盖爬行,整个人如同恶鬼一般,但乳房丰满,有着极其明显的女性特征。年轻人看着这个女孩儿的手脚全部都被打断了,眼睛也瞎了,难不成,这个女孩儿是阎王的坐骑?

   年轻人对于尸体太熟悉了,这个女孩儿一定是活人,他有一些不祥的预感。对于阎王骑尸,他有一定的了解,但他不明白,女孩儿以这种状态在这里出现,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是献给阎王的祭品?还是说,是一种什仪式? 思索间,另一边的味道更加浓郁起来,年轻人听到了女孩儿痛苦的呻吟声,但是隔着各种毛毡,他看不到具体的情况。年轻人对于这些并不好奇,如果在其他地方,他对这些肯定持置之不理的态度,但这里的一切和他的目的都有联系,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藏民到底是什么人,他必须知道。

   年轻人于是探了过去,找了一个角落,透过毛毡之间的缝隙,他看摆放在女孩儿附近的炉子似乎正在燃烧,奇怪的味道和藏香的味道就是这样混合着剧烈地涌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儿表现出了相当的痛苦,似乎这些味道对她有着强烈的刺激性。年轻人缓缓地走过去,发现女孩儿的脸色已经转为青灰,一如那些毛毡上的图画中,用银箔刻出的女尸的颜色。

   女孩儿已经失去了神志,一直在痛苦地呻吟着,边上是一只只奇怪的小香炉。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只香炉,发现里面燃烧着一种奇怪的粉末,发出浓烈的味道、他看了看四周,手指卡入地板的缝隙中,用力一卡,硬生生撕下一条木刺来。他搅拌了一下粉末,发现里面有很多细碎的骨头,虽然已经研磨得非常细了,但还能看出是陈年的骨骼。这些粉末是藏香混合着某些阴干的尸体研磨出来的。

   年轻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是所为何事。等他再抬头看向那个女孩儿,忽然发现女孩儿已经爬了起来,用她的肘部和膝盖撑着地,赤身/裸/体地跪爬在了地上。http://www.zanghaihua.org/

   年轻人绷紧了神经,单手死死拽住香炉,这是他附近唯一可以使用的武器,以他的速度和臂力,甩手至少能为自己争取意思脱逃的时间,但他心里还是没底,因为他发现这女孩儿用肘部和膝盖爬行的动作非常迅速,一点也不像一个残疾人爬行的速度。

   然而,女孩儿并没有攻击他,甚至连看也没有看他的方向,而是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爬了过去。

   年轻人紧随着过去,看到女孩儿爬向了一道木头楼梯,瞬间就爬了上去,那里似乎通往这个喇嘛庙的上一层。年轻人看着身后,那是几个藏民来的方向,和这个女孩儿走的方向不是同一个。木头楼梯特别大,所用木料都是碗口粗细的圆木头,每一节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一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