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十年仅此一潘子

藏海花(连载中)十年仅此一潘子

  从长白山回来之后,一种衰老的感觉扑面而来,真切地感觉到自己老了,人的一生如果有几年经历如我这样,恐怕人世间种种纷争挑战,也提不起任何兴趣。最常做的,就是想念,坐在炉子前,听着雨声,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当年。想着睡去,又被惊醒。

  有人告诉我,如果不想老是想起,那就写下来,写下来的东西,会忘记得比较快。

  于是我最近一直在写点东西,一方面想试试他说的,一方面,记性这种东西,研究的多了发现确实不靠谱,让自己也挺害怕的,就想趁记得的时候,都写下来。

  既怕老是想起来,忘记,却也完全不愿意。

  事情一件一件写了很多,写到潘子的时候,我往往要停下来,写的慢一些。

  我能回忆起潘子很多事情,林林总总,小时候,长大后,潘子在我印象里总是一个样子。但我现在回忆,竟然都是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那张照片很显老,时常让我惊醒:虽然我觉得他一直是一个样子,但他其实还是老去了。

  不过,我也时常想,如果潘子还在,他看到自己的墓碑,照片拍的那么显老,估计会亲手砸掉吧。

  我想起以前也曾经鼓励他学点文化,他文化水平不高,有时候他挺听我的,学点函授什么的,但基础太差,并没有什么长进。我也劝他学过厨艺,潘子给我做饭吃的时候,最拿手的是糖和盐混合的盐粥,鸡蛋蘸醋吃,都是战场上的吃法,我其实挺喜欢吃的。潘子总觉得不太好意思,小三爷吃这个太埋汰,但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下次最多多几个火腿肠。

  最初的一段时间,我没有梦到过潘子,当时我希望能梦到他,因为我觉得是我害死了他。我觉得,他的结局应该是娶一个婆娘,吵吵闹闹过下半辈子,而不是死在一个坑洞里。

  三叔还是没有回来,我想,大概是不在了。

  过年和家里吃饭的时候,三叔的位置常常空着,我老爹站在门口,等到开饭。他总觉得兄弟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在外面做了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但三叔一直没有回来过。这些年,父亲也就逐渐不等了,说:大概是不在了。

  三叔很讲义气,他会不会去接潘子呢,潘子在黑暗中最后的那段时间,如果三叔当时在陪着他,我觉得也是好的。这两个人,还是在一起的好。

  我想起这十年里,我以为熬不过去的日子也很多,那种穷途末路的时候,我都会有解脱感,好多事情,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做。如果死了我可以去找他们,他们会管着我。结果熬着熬着,我也熬成封疆大吏了。是不是你们在保佑着我?

  写了很多事情,有潘子的时候,我都会停下来好好想想,写慢一些,因为我知道,某个日子之后,我的文字中再不会写出他的名字。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我终于写到了那一段,那一天我停下笔,没有太多的兴趣再写下去。

  有一个人等了十年,我可以有再见的一天,有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年,他都不会再出现。

  但我不会伤感,我只会点一支烟,因为我是他的小三爷,潘子跟的人不会给兄弟们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