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钓王3

藏海花(连载中)钓王3

  八钩子

  “钓鱼?”胖子嘬了口茶:“二十年?什么鱼啊?二十年龙王爷都能钓上来了吧。”

  老人家一乐,看了看自己满墙的钓竿,“这二十年不都是花在钓上面,大部分时间,是用来找饵料,那条鱼,普通的饵料是不会上钩的。”

  我曾今听说过一些钓家的传说,犹豫了一下,点上一只烟道:“钓鱼我钓过,不算行家,但也钓的不错,不过听说过国外很多钓手,最厉害的是做特殊的饵料,每个都有独门秘籍。”胖子点头:“胖爷我也钓鱼,我还炸鱼呢,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儿直说吧,别诳我们,我们被人诳了十几年了,玩不起了。”

  老头并不着急,而是又泡了另外一种茶,我心中咯噔一声,心说这老头该不会已经安排好了摩托车的时间,让他们等我们聊够了再来吧。我靠,我那村子啥也没有,要是我爹妈先到了我不在,我非给我二叔日出屎来。

  急上脸老头就看了出来,拍了拍我道:“我看这阵势,你是当家的,当家的不能毛躁,你看这位小哥,一点也不着急。”

  他指了指闷油瓶,闷油瓶还在打量这些钓竿,他最近太安静了,我曾今都有点害怕起来。怕他安静着安静着,得什么心理毛病。

  我对老头道:“他急起来吓死你,大爷,我也是这个意思,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大过年的,家里还有老人等着呢。”

  老头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好吧,实不相瞒,我是希望你们帮我去发一个冢,那棺木有个东西,可以用作特殊的鱼饵。”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胖子咳嗽了一声:“牛逼啊,老人家,您这不会是一语双关的切口吧,实不相瞒,胖爷我!”胖子拍了一下胸脯:“新中国最后一个文盲,听不懂。”

  “并非是切口。实达意思。”老头正色道:“所以我说你们该听我说完,否则你们这些外行听起来,是会觉得匪夷所思。”

  我和胖子再次对视,胖子使了个眼色给我,意思是:为了摩托车,忍。

  我暗叹一声,心中已然做好了长篇大论的准备,胖子就对老头说:“行,那您慢慢来说,我们就歇一脚。”

  自此,老人家花了两个小时,给我们讲诉了他的一段经历。

  从事后的发展来看,无论如何,听到这段经历还是十分有趣的,不妨全部在这里展开,我整理了一下叙述,首先要知道的,是一些关于钓鱼的知识。

  钓鱼是一项非常古老的运动,古诗歌中,钓鱼被作为一种雅事广为传唱,按照最早的传说,姜子牙时期就非常明确的表明,钓鱼已经是非常普遍的运动,而且不光光是从事生产,还有休闲的作用。

  在诗歌中了解的钓鱼,往往是在钓这个行为本身,立意更加深远,但真的钓鱼的人,大概能理解我的说法,钓鱼,从基础上说,是一种和鱼斗智的游戏。

  人的智商远高于鱼类,所以如果单论捕捉技巧,鱼绝对不是人类的对手,但钓鱼这件事情巧妙的平衡了游戏规则,鱼在水面之下,人只能通过非常简单的钓鱼竿,和鱼进行搏斗。这好比是在浓雾中设置陷阱打猎。

  这种魅力在现在资料丰富的情况下已经被减弱很多了,但如果我们幻想古人最初钓鱼的时候,一钩下去,水面下完全是一个异世界,你根本不知道会钓什么上来,这种好奇心和期待是非常刺激的。

  这个老人的名字,叫做雷本昌,外号叫做八钩子,在钓鱼届,基本上是老九门平三门这样的地位。

  雷本昌酷爱钓鱼,但不喜欢塘钓这样的比赛,他混的圈子主要以赌鱼为生,钓鱼爱好者日出出发,日落而回,下注赌博。在湖北一代,赌的金额巨大。钓鱼的乐趣在后来更多的时候,被赌博的乐趣取代了。

  一直到二十年前,也许二十多年,老头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他在和友人交流鱼拓的时候,偶然听到了一件事情,讲的是福建一次山涧钓鱼的时候,一起奇怪的命案。

  当时是一群钓友远足到福建山区,在一处山涧钓鱼的时候,钓上来一种怪鱼,因为当时是涉水钓,就是人走进山涧里,一边避暑一边钓鱼,所以出事的时候谁也没有看清怎么回事,连续死了三个人,尸体被拖入山涧底下,无法找到。

  当时雷本昌一听就知道这山涧之下,一定联通着地下河,否则他们不会进行涉水钓,他继续都能模拟出山涧水底的结构,山涧水底肯定有很多大洞,非常之深,山涧两边宽度很大,说明是山体裂开形成的,如果不涉水进去,抛竿甩不到最深的那几个地方。

  这群孙子是想要钓潭底的大鱼,山中地下河里的鱼,有时候大的像妖怪一样,但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鱼能将人拖下水弄死的。那时候的他,就像一个武林高手听到了一个可能的对手,忽然有了强烈的好奇心。

  ——

  很困,没力气改错别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