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钓王7

藏海花(连载中)钓王7

  过年

  我们在后山,松林边上眺望连绵的山头。我心中感慨,这里是福建哎,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在这里重新用这种心态审视山水走势。

  福建境内的山区丘陵连绵不绝,俗话说八山一水一分田,福建的地形可见,我们眼前是看不到尽头的横山,这些山大多不高不矮,但形态相似,难以分辨,除了山多之外,福建境内的水系也十分的惊人,大部分福建水系皆发源于福建境内。中国的水系和中国龙脉和风水相关紧密,但福建水系多发于自己的山区且直接入海,其风水自成一脉。我查了网络上的资料,汉代许慎所作的字典《说文解字》中说:“闽,东南越,蛇种”,定义闽人是崇蛇的族群;之前这里有七蛇部落,让我比较有兴趣,但没有提到什么怪鱼。

  这个时候有蛇也冻死了吧。

  我点上烟,打了个寒战,“开工吧。”

  胖子抽出钎子,带上劳工手套,看了看身后的小林子,都是马尾松,这里附近的山都是灌木和小林子,这些马尾松长的很好,看上去有12年以上。是人工种植的。

  12年前有人在这里毫无逻辑的造林,是因为这里离村子实在太近了,林子下的古墓肯定有石板,必须要放炮,后山直接放炮,肯定是被活捉活活打死的命。这十多年前就开始造林作为掩护,不是普通的毛贼。

  没有装备,胖子只得靠傻钎子,也亏的这个林子遮掩,我们干起来丝毫不怯,没多久,胖子就找到了地方,几铲子下去,覆盖在表面的假土劈掉,盗洞就露了出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老坑了,几年前的盗洞,里面肯定全部空了,就是一脏活,和胖子闷油瓶石头剪子布,胖子输。

  他一边大骂,一边脱掉外套,打着打火机往盗洞探下去,我想和闷油瓶对一下拳头。闷油瓶看着我的拳头,又看了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和他继续分胜负,缓缓的出了个布。

  胖子下去开棺材,在下面大骂对方活做的不好,我把饭盒丢下去,再用绳子拉上来。整个空间立即弥漫着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我捂住嘴巴,看着饭盒被撑的盖子盖不上,里面有很多黄色的汁液在往外积压出来。龙棺君就在里面。可我一点打开看的兴趣都没有。

  胖子爬出来,用塑料袋装好,我用矿泉水洗手。两个人都一脸丧气。

  回到村子里,就看老头一直在准备他的钓鱼竿,他在仔细挑选,通过甩动,用力弯曲看张力,来挑选这最终一战的武器。我被他的专注挑起了兴趣,也上去上了上手,老头先选了几根常规的碳素的和竹子的,接着,我看到一根钢筋做的钓鱼竿。

  其实现在的钓鱼竿已经非常坚固了,我看着那根钢筋,心有疑惑。现在一些鱼竿,特别是船钓大型鱼的鱼竿比钢筋还结实。这根钢筋非常的粗,我的臂力比起以前有非常大的长进,但是我举着也坚持不了多久。

  举不起来的鱼竿是没有用的。

  我问老头,这东西是用来干嘛的,老头神秘的一笑,没有回答我。我看他竟然可以非常吃力的把鱼竿举到腰间,卡到自己的护腰上。在这根鱼竿上上面绑着很多黄布,看上去像个法器。

  我心中一动,意识到这根钢筋不是用来钓鱼的,这是黄河钓尸的杆子。

  老头是想把当年那几个沉入深潭的人的尸首钓上来么?

  老头的装备箱非常重,打开之后能看到里面最起码有几百种钩子,单钩,双钩,锚钩,炸弹钩。我能叫的出来的都有,还有很多我没有见过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类的饵料和窝子料。钩子都很老了,看的出用了很久,上面上着油,保养的很好。箱子里还有洗油的东西,为了怕油腥影响饵料的味道。

  老头要准备很久,我们把地址抄给了雷本昌找的摩托党,他在村里的地位确实不低,不仅帮我们把身上的东西运回我们村,皮卡他也能帮我开会到村口去。因为算起来时间不够,所以约好了初七出发,我们先回去过年。这多少让我松了口气。

  我们和老头告别,临走老头还送了十几块腊肉,坐着摩托,终于赶在大部队到之前先回了村子。

  我几乎就立即忘记了老头的事,和胖子马上开工,烧水,削萝卜,洗肉。闷油瓶提着刀去杀鸡。听着隔壁大妈在那儿骂:“这是我的鸡!”我赶紧让胖子去赔钱。

  隔壁大妈是在武夷山做生意的,对我的意见非常大,因为我来了村里之后,我就是村里最怀刑的人了抢了她风头。她老公是镇里财务局的,算是机关干部家属,每次都要和我作对。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冷静了一下,我这一次的法宝是笋,这儿的笋味道非常好,爸妈爱吃笋,二叔爱吃鸡,小花和秀秀口重,这里的腊排骨白汤煮蛋应该不错。酒,酒,酒。

  我脸色惨白,忽然意识到自己忘记买酒了。

  “胖子!!完蛋了!!”我冲出去,看到胖子正和隔壁吵架:“去你妈逼,欺负我家瓶仔是吧,你怎么证明这只鸡是你们的,你叫它一声它会给你托梦么?”我上去立即赔不是:“大姐,不好意思,杀了你的鸡。”给胖子打手势,这大姐家里肯定有其他人送的礼酒,不管品相了,就算是土烧我也得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