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钓王24|盗墓笔记2016贺岁篇-黄河钓尸人

藏海花(连载中)钓王24|盗墓笔记2016贺岁篇-黄河钓尸人

  我们抬头,看到我们的头顶上,挂着很多圆形的镂空香炉,比核桃大个一倍,可能因为在屋檐下,盐花结的没有那么多,能看到盐花中间露出了银黑色的金属光泽。我抬手用刀拍了其中一个,里面掉出来很多的碎屑。我们都往后退避过,发现好像是中药的药渣。

  闷油瓶蹲下来看了看,站起身来摘下来一个,发现这个神龛顶上有很多的钩子,勾住香炉上头的圆环。他闻了闻,颠了颠,也不知道是什么。

  胖子也摘了一个,掰掉上面的盐花,里面是银质发黑的老镂空物件,原本应该可以拧开,现在已经腐蚀粘在了一起。他把里面的药渣倒干净,确定里面没虫子,就往包里放。

  “你干嘛呢?”我怒道,胖子道:“这破烂玩意从来没见过,兴许很值钱呢?”

  “咱们现在还缺钱么?一辈子能用多少钱。”我道,胖子啧了一声:“你瞧你那样,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咱要的是这感觉。”

  我不去理他,环视了一下四周,通过这个神龛,还可以继续往前走,这个神龛似乎也不是在湖的中心,前面也许还有其他东西。

  再仔细检查了一遍,毫无所获,便继续往前走,我就想着闷油瓶说的死水龙王的事情。

  我并不知道任何死水龙王的传说,但死水龙王,听名字,有几种解释,一种是死水中的龙王,死水往往指的是不流通的水,水在封闭的水潭内,逐渐发臭,发腥。一般有龙的水在古代志怪小说中都需要很高的标准,不是边上洞天福地,就是潭深万尺,直通大海,或者九江汇聚的水眼。死水之中的龙王,不知道是什么设置,难道因为穷。

  想想也是,长一个鱼头的龙王,肯定没什么说服力。另外一种死水的解释,就是这个水碰到就会死。无非是毒水,沉水或者是开水。我觉得在开水当龙王,那真的就是鱼头豆腐汤了。其他两种,现在看不出端倪来。

  闷油瓶不会和我解释的,我也不会问他。他不会传授任何的知识给别人,似乎是一种传统必须要遵守。

  我们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风忽然大了起来,明显感觉到风从横风,变成了从头顶吹过来的风。胖子用矿灯照向我们头顶,在湖面的穹顶上,我们看到了无数个大洞,非常骇人,风正从大洞中吹出来。

  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我们打起所有的矿灯和狼眼手电,扫射这个区域的湖顶,就看到很多洞里还有瀑布流下。瀑布的水流不大,水声被风声掩盖。

  “这地下湖里的水,有一部分应该来自于这些山洞,丰水期山上的水都会冲到这里来。这些洞口上面应该都是溶蚀山洞,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湖水底部的孔洞联通地下河。”我说道。

  “这湖里的鱼,怎么样才能到地表去呢?”胖子问道。

  我道:“兴许当年的时候,这里的水位非常高,我们刚才走过来的盐原,都是湖底。”

  这其实仍旧有点不符合逻辑,当年那条怪鱼出现的时候,是枯水期,福建罕见大旱,水位很可能比现在还要低。不过那条鱼似乎可以上陆地,难道是因为水位干涸,导致湖里的鱼上岸寻找新的水源。才来到陆地上?

  胖子拿出手机自拍,这里没有信号,幸存的电量还能闪光,他拉着闷油瓶拍了好几张。还让闷油瓶帮忙我和他合影。

  “你说当年手机要那么先进,咱们早成网红了。”胖子说道:“真是可惜,青铜门前咱们必须来一张,天真,要么咱们回去补一下。”

  我心中呵呵,催他们继续往前,再往起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惊叹于这个湖的巨大。在这个部分,手电照向水中,我们能发现这里的水底非常浅,似乎湖底有一座高原,没有露出水面,但是能从这个位置看到白色的湖底,最多到我们的腰间。

  没有看到任何的鱼,有点似海边看到珊瑚浅礁的感觉。手电继续往前照,我们照出了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就在前方的堤坝上。形状和之前的神龛非常像。矿灯和手电力量都不够,无法看清那东西的全貌。还能看到,通往这个建筑的石墙路段上,开始出现一个一个的死水龙王雕像,这一次不是面对着水面,而是面对着我们。

  我们都停住了脚步,心说果然内有乾坤,这是什么鬼地方。

  那个黑影起码有十几层楼那么高,整个轮廓,似乎也是一个雕像的样子。胖子看了一眼我,我也看了一眼胖子,我们两个都看向小哥。我们三个勾住互相的肩膀,胖子用剩余的电量用那个黑影做背景,拍了合影。胖子手机自动关机。然后我们义无反顾的转头离开了。

  已经不关我的事了。

  一路往回走,走到神龛处的时候,看到雷本昌也跟了上来,所有的钓具都已经排开,但是他手里执着那根绑着黄帆的钢筋,也就是钓尸杆,用锤子敲进石墙的缝隙里,在杆头上帮上鱼线和飞轮,接着,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只装满了沙子的饭盒来,上面也贴了黄纸。

  雷本昌努力点了三只香,跪在饭盒面前,磕了三个头,然后从饭盒湿沙里,抓出来一只螃蟹,贴上黄纸。绑到鱼线的头上。抛入水中。

  “您这是什么钓法?没见过啊?”我问道。

  雷本昌道:“这是一个黄河钓尸人送我的螃蟹,它会帮我找到儿子。”

  胖子叹了口气,拍了拍老头,去拨弄那饭盒,沙子里还有好多螃蟹,都是不大不小的。胖子嫌弃的摇头。我心说你吖是连钓尸人的螃蟹都要吃么。

  当天晚上——其实快天亮了,我们在岸边搭了帐篷,胖子在边上做了几个陷阱,划了警戒钢丝,我们煮水准备吃完好好睡一觉,等睡踏实了,雷本昌要开始钓那条怪鱼。二十年前他想做的事情,终于要实现了。

  胖子拿出了酒,雷本昌微醺之后,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和我们说,当年他儿子发生的详细经过。

  ——

  每次到了结尾部分都有很多话想说,但调好字体就忘记的差不多了。

  今天本来想更两章的,但是,拖延症犯了,还是明天更两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