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 番外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 番外

  001 杀春

  长江面上有一层薄雾,阳光透着雾亮的发白,看到那群小孩跑过来的时候,江边冷风正吹的陈皮有些疲倦,他将手里的毛竹竿正了正,将脖子缩进麻衣里,靠着树后想继续之前那个盹儿。

  之前他正在做梦,梦到在海边,看渔船回来,海渔归船的时候是大事,很多人死在海上,有些在沙滩上等船的妇女老婆子,是等不到归船的,陈皮就看着她们的表情。看着她们从希望变成绝望,一直到夕阳落下海平面。

  孩子们又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陈皮,这个乞丐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时间了,没有看到他钓上一条鱼来,又是整天睡觉,连鱼竿都没有提起来半分过,要饭的不在市集转悠已经够懒,在江边钓鱼都这么懒,他们的父母早已对他们议论过了。

  边上的孩子往江里丢入石籽,很多落到陈皮面前的湖面上。开始绕着他唱起来:懒要饭,饿肚皮,铜钱滚进长江里,要饭的妈,好垃坬;洗脚的水,调粑粑,身上的圪子搓麻花,围桶盖子敬菩萨。陈皮没有发火,江边讨生活的人口音很杂,他也听不太懂,这些都是拉纤的孩子,父亲在岸上做纤夫,其它人在船上做渔活,就混在这一代,天天岸上船上跑上跑下,到处生事,不胜烦人。

  小鬼们看陈皮没有反应,开始用石籽丢他,其中有八九岁的孩子,下手已经很黑,石头打在陈皮头上,惊了昏昏沉沉的陈皮一下,他转头,小鬼一哄而散的跑了。只剩下一个小鬼,还有些木纳的继续丢他石籽,根本没有注意到其它人。

  陈皮认得这个孩子叫做春申,其它孩子都叫他傻申,他好像要比同龄人笨一些,反应慢一些,丢出石头的动作不协调,石头都落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打不到陈皮身上。

  陈皮站起来,到他抓到这孩子的后衣领了,这孩子才想到转身逃跑,陈皮一把提溜起这个孩子,来到江边,抛入江里。

  孩子在江里挣扎,江边的孩子水性很好,但他一来到岸边,就被陈皮一脚踹下去,陈皮每一脚都用了死力气,慢慢的,这个小鬼就开始翻白沉了下去。

  陈皮无趣的回到自己刚才靠的树边,收起了竹竿,竹竿非常沉,显然下面的鱼饵非常重,提起之后整根鱼竿都压成了弓形。

  他把鱼饵拉出水面拖到岸上,猛看去,那是一大坨混合的东西,有石头,有头发。其实这是一具体内塞着石头的腐烂的尸体,他刚刚从远郊的乱葬坟里找到的,尸体有辫子,不知道是清遗还是女性,头发很长,陈皮将这些头发打成各种圈结,无数的螃蟹脚缠绕在头里圈里,被一起带了上来。

  他一只一只把螃蟹摘了下来,顺手拗断螃蟹的钳子,用边上的柳树条扎成三串蟹链,掰断的钳子则像瓜子一样装进衣兜里,抓出一个来就生嗑。同时将尸体重新踢回进江里。

  这个时候,他看到春申最后一次从江中冒出头来游到了岸边,靠在岸沿上。

  长江涨潮,水面离岸沿有一臂的距离,他已经没有力气爬上来。只能抓着岸岩下一些乱石。已经冻的脸色发白,陈皮冷冷的看着岸下的脸,就想动脚。

  这个时候,他发现,这小鬼没有哭,小鬼呆滞的看着他,似乎太傻了,连哭都不会。

  陈皮看着小鬼,觉得这小鬼和自己小时候有点像,活下来不活下来没什么区别,他一脚把春申再次踢回进水里。春申沉入水里,连最后的叫声都没有发出。

  接着陈皮嗑着蟹腿,在夕阳中往城里走去,找不到春申的那群孩子在他远处路过叫着春申的外号,看到他纷纷用石头丢他,陈皮没有在意。今晚上吃饱了,他自己有个大计划,他相信可以改变自己的境遇。

  ------

  我暂时还未找到让后来人可以在这个号里前后页顺利翻页和查看目录的方法。

  章后时间是最好的放松时间。

  这一次会有四个番外,陈皮之后是二月红。正篇也会很快恢复更新。

  这段时间一直尝试无坑写作。

  无坑写作不是真的没有坑。

  而是把坑放到奇观之外。所以陈皮阿四番外不是一个盗墓故事,更加传奇一些。

  还在找写作感觉,语句不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