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 03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 03

  03 春申

  喜七的传说,在老九门里非常有名,去汉口也确实还能查到当年喜七秀才的一些事情,然而真真假假,已经永远无法下定论,但陈皮早年举着百文杀人的招牌摆摊,武汉还有很多人记得。只说当年陈皮摆出摊位最初,路过人皆言疯子,不仅无人问津,还常有人指点嗤笑。

  陈皮只记得喜七死前的眼神,觉得喜七应该是一个不一般的人,常说自己应该遇到贵人,无奈遇到了陈皮,不是有缘人,能点化的也就这么多了。

  连日下来,陈皮靠钓蟹度日,晚上去集市摆摊杀人,江边的小鬼还是照例来捣乱,丝毫不觉得少了一个,人穷命贱,看来真是如此。陈皮也不以为意,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汉口入冬,螃蟹就几乎钓不到了,军警满城,也不敢偷窃抢劫,陈皮便到码头,寻一点苦力活想捱过冬天。

  此时仍旧没有人光顾他,他不禁也开始怀疑起来,喜七是否只是死前疯言疯语

  这一日,他缩在潮炉边上,取暖发呆,一百文杀一人的木板也没有之前那么珍贵,垫在屁股下,上面的字也磨损了很多,忽然头上一疼,被人用石头打中。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男孩子,拖着鼻涕,正在用石头丢他。

  他初看愣了一下,他认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是之前他踢进水里的那个傻申。这小鬼竟然没有死。而且还胖了。

  在他发呆的瞬间,春申的两块石头狠狠打在了他的头上,打的他眼冒金星。一段时间不见,这傻子丢出石头变得更加熟练了。陈皮拨开接下来的石头,站了起来,春申立即转身逃跑,躲到一个壮硕的汉子身后。

  那个壮硕的汉子抬头看向陈皮,眉宇间和春申长的很相似,不是父亲就是叔父之类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壮汉也不说话,只是挡在春申面前。

  长江纤夫非常凶悍,而且团结,陈皮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的杀心又起,但他立即看到码头上不远的宪兵。

  陈皮想起来,这人是码头上的工头之一,码头上的人都听他的,现在码头军货非常繁忙,如果自己上去和他打起来,肯定是自己倒霉,当兵的不会抓工头的,自己扰乱后勤军序,是要杀头的。

  他瞪了春申一眼,缩了回去,安慰自己:现在自己杀人有价了,没有好处的杀人如果不是特别方便,他也不愿意做了。来年开春别让自己看到吧,没看到事情也就过去了。

  不过这小鬼也算命硬。陈皮看着那个汉子拍了拍春申的后脖子,春申就跑开顺着江堤跑远。跑到一艘船边,船是江上的小渔船,有一个女子将他抱到船上。显然这一家子是在江边讨生活的渔民,春夏秋在江中捕鱼,冬天就拉纤。一家人肯定都生活在船上。

  现在水匪施虐,这些人也只能都生活在岸边,借着码头的军队保护自己。

  陈皮远远看着抱着春申的女的,他满满发现,这不是春申的娘,应该是春申的姐姐,小姑娘大概18岁,长的条子很顺,汉口的姑娘大多腿长,长年入水,18年少,有一股少女特有的美丽。难得是这姑娘常年在船上风吹日晒的,人却长的很白,两只手臂像白藕一样,真让人看着想截去了当枕头。

  不由自主,陈皮得了活之后收了,就拖着自己的招牌,到她的船靠的岸边,找棵树下坐着,看那个姑娘进进出出,陈皮盯着她的小腿,纤细匀称,在船板上走起来像跳舞一样。陈皮摸着自己的后脖子,就觉得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心中有些烦躁。和他杀人之前的感觉差不多,但又不是杀心。

  春申拖着鼻涕站在船头,呆呆的看着陈皮,他也不害怕陈皮,女孩子不停的干活,时不时给他醒个屁涕。一来二去,女孩子也看到了陈皮。

  女孩子停下手里的活,穷人家的女孩子很多事情懂的早,一看陈皮盯着自己脖子和领口的部位看,就用汉口话骂道:“下作鬼。你看莫子,我爹回来挖出你的眼睛。”

  陈皮仍旧盯着她看,女孩子就恼了:“看看看看,回家看你妈去。”拿起船桨就拍船边的水,水溅起来泼在陈皮身上。

  陈皮忙躲开,看着姑娘白稚的脖子,心中的焦躁更加重了,他站起来,撑着招牌,和女孩子对视,竟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女孩子也气虎虎的看着他。“听到没,你滚开我的船边儿。”

  陈皮冷冷道:“我摆摊儿,船是你的,岸又不是你的,你把船打摆开儿,别挡着我看风景。”

  女孩子就笑了:“你个要饭瓜儿摆什么摊?要饭还要摆摊?么人光顾你。”

  陈皮指着招牌:“一百文钱,杀一个人。杀人的摊子。”

  女孩子一船桨拍在水里,又溅了陈皮一身水,冬天的江水冰冷,冻的陈皮一个哆嗦。“等我爹回来收拾你,你脑瓜儿有病。”说着拉着春申就进了船舱,把帘子一放。

  陈皮拍了拍身上的水,冷水一泼,他内心的那种焦躁忽然就下去很多,他左看右看,发现看不到那女孩子,又见一边人声讪笑,那批纤夫都完了活往家里走来,只得悻然的扛起招牌。

  在船里,那个女孩缩在船头,看着陈皮离开,才松了口气。也不由多看了几眼。

  夕阳下,陈皮吊儿郎当的走远,女孩其实对陈皮早有耳闻,他爹让她看到这个人一定要走远点。在夏天沙湖一代,很多人就说这个陈皮是个狠角色。现在看来,这个人真的脑瓜有病。

  但那个年纪的女孩来说,陈皮是一个一眼看去,就和渔民纤夫不一样的人。她看了几眼,扯了扯自己的领扣,想到陈皮看自己的眼神,不由脸红了起来。

  来到城里,陈皮被泼了一身江水,也不想摆摊了,将木板拖入到卤煮的摊子,找了几块石头搭起来,把木板架上,两文钱打了一碗下水,伴着辣子就呼啦了下去。红汤下水汤,吃的他满头的汗。连汤水都喝的一干二净。再一文钱隔壁澡堂子泡个澡,最后一文钱,晚上就去庙里斗鸡。

  泡在澡堂里,他想着自己的事情,就觉得心生郁闷,这种江边的澡堂都是苦力,互相给互相搓背,江风四周都能吹进来。想起船上的小船娘,那白皙的脖子,那蛇条子一样的小腿。焦躁又起,只得站起来到澡堂的破洞边吹江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起了反应。

  往洞外望去,外面江面上渔火星星点点,对岸烟波流转,喜七说的事情,什么时候才会应验?

  ——

  这几天三号风球,两天没更新。(好像没什么关系,好吧,破戒喝酒了,惭愧惭愧)

  今天更多点。

  陈皮阿四不好写,尝试找找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