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05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05

  看春四爹浑身僵硬没有反应,那个半裸的男人似乎有些愧疚的感觉。他摆了摆手,想说什么,但最终似乎又觉得说不出口。

  “放心,我等一下就走。”半裸的男人轻声说道:“真的,能不能讨一碗水喝。我是在太冷了才不得已上来。”

  春四爹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男人不似一般的水匪,能够在凌冬的半夜在水里追船的人,显然水性极好。他说等一下就走,那他在水里做什么呢?难道是在追另一艘船。

  难道水匪有内杠?

  半裸的男人看春四爹还是没有反应,从兜里掏出了几蚊钱,忽然有些不高兴了:“老子付钱买一碗热水。老爹,老子是什么身份你也知道,只是要一碗水而已,喝了老子就走,你要不识相,可别惹急了老子。”

  月光下那人的手有如苍白的爪子,冰冷的江水冻得上面都是疮疤。

  春四爹仍旧犹豫不决,不知道如何应对,但是孩子娘立即倒出了刚才炉子里的湿煤,放入干煤引火,让春四去船后面打水。

  水很快烧了起来,船上起了一层暖光,将铜钱拍到船头,“我不进去行了吧,你拿过来烧,我暖和一点。”

  春四娘端起炉子,抬到了船头,那半裸的男人,从他腰后的水靠袋中,掏出一只小锡瓶,大概两只手指粗细,上头用泥封了口。这男人剥开泥封,将里面的液体倒入烧的水中。

  瞬间一股香味溢满了整船,这是烧酒的酒糟。

  “好这一口。”那男人呵呵笑了一下,用汉口话说,又掏出两只小碗,一只捞了一碗掺着酒的温水。放到春四爹的门前,一只自己喝了一口。发出了让人心痒的啧啧声。“来点吧,你们也不容易。”

  春四爹警惕的看着他,但是酒香让他有些焦躁,在船舱里,春申被酒味呛了,莫名醒了,抬头起来,就被春四娘迅速按回进被子里,捂住了他的嘴巴。

  “我让你喝酒,你看着我做什么。”半裸的男人没好气的让春四爹坐下,又有点不开心起来:“你不给我面子,来,我喝几口就走,你陪老子聊聊,哎呀,不要害怕,我要弄你们,早把你们船弄翻了。”

  春四爹看他的表情,这人似乎不是穷凶极恶之人,水匪成帮结派,这个人只是一个人确实不像是来害人的,他略微松了一口气。看了看那碗冒着水气的酒,他拿起来,看了看蓬里紧张的坐着的春四和她娘,喝了一口。

  酒糟非常香甜,就是掺了江水,味道也非常浓郁。一下冲开味蕾,春四爹一口下去,不由自主,又喝了一口。

  那人就开心了,咧嘴大笑:“这才对莫,我们都是江面上讨生活的。当水蝗,也是迫不得已。喝上酒了,咱们没什么两样。”

  “你喝了赶快走莫。”春四爹酒下去,一股热气就上来,一下也不觉得害怕了。

  “好酒喝就不一样,哈哈哈哈,喝完就走,老子喝完就走不骗你们。”他又从水靠后腰里掏出一锡瓶倒进去。“我告诉你啊,老子他妈也厌喽,这当水蝗,就是黑唬人,黑唬你们,你说,我们的收捐,都是问商船收,你们能有几个钱几个货嘛,还不是最近军队闹的,商货军货分不清楚才来找渔船,所以你们以后也别害怕,这一碗热水,老子记得你们,老子回去吩咐兄弟们,你拿着这个。”他从腰里扯出一条黄布来,在船头晒鱼的拉绳上挂上:“这是我们黄葵水蝗的免捐旗。挂着了,以后黄葵不会找你这艘船地麻烦。”

  春四爹看着那黄布,上面画着一朵奇怪的花的图案,那人的脸已经发红,有些喝多了。继续对春四爹叹道:“你记得,老子是黄葵水蝗的炮头,现在五湖十八河的水蝗都被赶到长江里来了,都是不要命的年轻小鬼盼着我们这些老人死,老子做炮头十几年,为黄葵算是汗马功劳,他妈的现在却沦落到要 ‘摘花鼓’,今晚花鼓摘不回去,恐怕老子的炮头也当不下去了。你听到刚才打鼓了么?那就是摘花鼓的声音,烦死个雀儿。”

  春四爹疑惑的看着这个人,他不明白什么是摘花鼓,那人把一碗酒水全部喝干道:“幸亏老子宝刀不老,八个花鼓我刚才一口气都摘了。累死我了,所以才到你这儿歇歇,所以你不用害怕。”

  炮头说着,弯腰把手探入江水中,原来有一只铁钩子钩在船头,连着水下什么东西,炮头一把全部提了上来。竟然是一串滴水的人头。全部被水泡的发白:“老子刚摘下的花鼓。前面三只船巧了,正好八个。”

  春四一声尖叫,她一下就认了出来,隔壁船经常和春申玩的二孬的人头挂在里面,四岁的小女孩脑袋皮只剩下半个,似乎被硬扯下来的,嘴巴张的很大。

  春四爹也一下就被吓醒了站了起来。几乎要吐出来。

  “1,2,3,4,5.”炮头拨弄着那些人头。忽然愣了一下,看了看水面:“搞莫逼,少了几个,掉了哪儿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