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07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07

  陈皮睡眼惺忪的在江堤上走着,在澡堂里躺了一晚上,潮气骚的他浑身的骨头疼。他的头昏昏沉沉的,昨晚的骚动已经消失了,被江风吹着,不仅没有清醒,反而有一股想作呕的感觉。

  一边的太阳刚刚升起来,他往码头趟去,今天还是要做苦力。却忽然见前面的堤岸上,围着厚厚的一圈人。

  陈皮本能的往路的里面靠去,避开人多的区域,他能受得了臭味,受得了霉味,但人扎堆在一起的气味让他作呕。走的靠近了,一阵江风吹来,他却挺了下来。

  风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人群窃窃私语,陈皮拨开人群进去,就看到堤边卡着一艘渔船,码槽带人正在船上查探,满船的血顺着船舷一条一条的挂下来。陈皮眯起眼睛,看到了船上横着几具尸体,他能看到头颅被割下了,脖子处的脂肪翻出,被风吹了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变成了番薯烤酥之后的颜色。

  血泊中,能看到白嫩的躯体,那是一具半裸女尸,在黑色的血中,露出的白色,白的犹如羊脂一样。

  陈皮听着边上的人的议论,大概知道了什么事,他瞥了一眼那具女尸,耀眼的白色仍旧让他心中有些躁动,刚想离开,他忽然看到在船的边上,呆呆的坐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孩子。

  是那个春申,他看着码槽指使人搬运尸体,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他的手里紧紧的抱着一个罐子。

  命还是真是硬。陈皮心想,转身走开了,他看着江面,发现堤上随处可见的当兵的都不见了,难怪水蝗忽然回来了,长久没有出现,肯定要杀人立危,自己没有切过人头,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要那么费事。

  想着陈皮忽然发现自己的木板忘在澡堂了,只得悻然的回去取。

  这一日码头上就没多少人了,纤夫们都不敢出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今天会在汉口传开,漕运的消息今天傍晚就会到上游,很多船会在上游的码头直接卸货走陆路绕过这一段,明天的活儿肯定会更少。

  人少货多,陈皮打了两趟苦力得了10文钱,在夕阳里拖着木板再往澡堂里去,路过早上的地方,围观的人群早就散了,船仍旧在着,尸体已经被人抬走了,春申一个人蹲在船尾,用抹布在洗甲板上的血。

  血都冻在甲板上,要很用力的擦,擦几下,在江水里就要洗一洗,船外的江水泛着一层血沫。这个小孩子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擦洗的动作,看着就像码头上的那批纤夫一样。

  陈皮停下来看着春申,春申也抬头看着他,陈皮忽然有一股冲动,他觉得这个小鬼不应该活着。你活着干什么呢?你又能活多久呢?

  陈皮看了看四周,四周没有人,附近的船都逃进各处的湖里去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陈皮忽然觉得身体疲惫,想着喜七和他说的话让他不舒服,自己也实在提不起劲道来,于是什么都没有做,拖着木板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忽然觉得不对,转身一看,就看到春申下了船来,怀里抱着那个罐子,呆呆的跟着他,看着他拖着的木板。

  陈皮看他那个呆样,忽然一阵恼怒,上去举起木板,抡起来,一木板把春申打翻在地。

  一下血气上来,“你的荣华富贵,通通就在这块板子上了。”他的耳边忽然想起来喜七的话,这段时间积压的怒气,一下就全部爆发了,他上去拿着木板对着春申的头一连狠狠砸了三板子。

  “荣华富贵呢!荣华富贵呢!荣华富贵呢!”木板被打的开裂,春申头上的皮都被打裂了,鼻子和嘴巴里都是血,站都站不起来。

  陈皮冷冷的看着春申,仿佛看到了自己,一个毫无办法,一直被困在原地没有希望的人,他杀心就起了,举起了木板。

  忽然,他的脚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只见春申的罐子摔破了,里面摔出来一把铜钱。

  ——

  写这几段的时候真不舒服。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小时候。明天加更一些舒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