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17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17

  小个子大哥点上水烟,坐到伤员的边上,"这是水黄葵,多吸么,吸了就不疼了。"说着给他抽了一口。烟土似乎有什么药物,一口下去,受伤的伙计的疼痛似乎立即就缓和了下来。

  伤员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小个子大哥让他多吸几口,一边问道:“叫花子为啥子道理要弄你们?你们又弄人家的闺女了?”

  受伤的伙计摇头,眼神涣散,似乎在回忆昨晚的事情:“不晓得莫,但是,但是他有面免捐布,他一直问我,这是谁的。”

  后面炮头脸色惨白,抹了抹手上的汗,手不停的发抖。边上的长衫冷笑了一声,炮头眼睛血红的盯着他,脸上的肉都抖了起来。

  “免捐布?那你认得那个叫花子莫?”小个子大哥再让伤员抽了一口就把水烟拿了回来,那个伤员点头:“我认得出,我认得出,当家,给我准备个銮驾,我带兄弟把他的花鼓摘回来。”。小个子就叹气,摆了摆手,“莫要了,丢死人,昨天晚上就死了十二个,你要几多兄弟才够。”说着把手轻轻地放在伤员的口鼻上。

  那伤员立即就不能呼吸了,挣扎着想把小个子大哥的手挣开,但他抖动了几下,似乎手脚和脖子都已经失去了力气。完全不能移动,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捂住口鼻的手,毫无办法。

  小个子大哥没有回头,有点不悦的问道:“你不是说那面旗烧子干净了么?为什么还在一个叫花子手里。”

  炮头眼睛血红,他几口扒完饭,“老子找不到莫,老子就把整个船都烧了,我哪知道那个小啊拿给别人去?”

  “你莫找到,你就敢说妥了,你是不是年纪大喽?脑壳坏喽?”小个子大哥平静的看着伤员的眼睛慢慢翻白了上去,脸憋的通红,裤裆里流出尿来,人开始剧烈的抽搐。

  “大哥,干啥说的那么难听吧,花鼓我都摘回来,你还要老子怎么样?不就是块破布么?”炮头说着就往外走。

  “你去哪里?”后面的长衫问道。

  “老子去弄你的破布,磨拐来拐克,几裸连额。”说着炮头跨过几具尸体走了出去。

  小个子大哥皱着眉头看着没有出声。等到手按住的伙计终于断气停止了抽搐。他才抬脚到排边在江水里洗手。看炮头已经上岸了,大哥脸上露出了很疲惫的表情。埋怨道:“你个长衫搬舵,我说这个炮头不能用喽,迟早要闯祸,你怎么就没弄妥呢?你是要老子把你这个搬舵也换了么。”

  “没个炮头这四梁八柱就摆不平,大哥你之前弄他,他花鼓却也摘了,确实一个不少,凡事讲个名正言顺,日本人打来打去,人心不稳,再没个名头就动梁柱,人心就散喽。”搬舵说道。

  “那你抓紧弄个名正言顺!”小个子大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气的够呛,他指了指这些尸体:“瞧的出啥来。”

  “大哥,这个叫花子是个新手,这手法绝对没有学过,但一路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是根花签子。我早就注意过他了,他前段时间摆摊一百文杀一个人,估计是有人托了他一百文,要去炮头的命儿。”

  “一百文。咱们黄葵的炮头儿就值一百文。”小个子大哥笑了笑,起来来到一边的煤炉边,拿起一炉子汤药,递给那个白内障的老婆子,老婆子吹着喝着,长衫就看到,在老婆子的怀里,似乎抱着一个什么东西正在吃奶,被衣服包着看不清楚,那东西闻到药的味道,焦躁起来,开始不停的蠕动。

  “你去找找那个叫花子,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当咱们的炮头,钱由他开。不行就弄妥了,不要让炮头把这事做了,我不想听他括噪。”小个子大哥拍了拍长衫,忽然用非常标准的官话,轻声道:“二十年水蝗你还没当腻么,这条江就要变天了,现在应该做什么,这道理只有你我能懂。”

  “我去办妥当。”长衫看了看那个老婆子的怀里,默默的说道。

  说着长衫也走了,小个子大哥揉了揉自己的腰,就叹了口气,他把那个老婆子搀扶起来,用听不懂的土话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那个老婆子也用土话回他。一边拍着怀里的东西,似乎想让它安静下来。他把老婆子扶进排子上的一个棚屋里,往里面看了看,黑暗中,里面似乎挤满了人。

  小个子大哥对着黑暗说了几句话,就把棚屋的门锁上,然后自己把桌子上的碗筷在江中洗了。

  他一边洗一边看着江面,眼中全是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