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29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29

  陈皮已经明确的感觉到,炮头和自己是一类人,他本能一样明白如何去攻击和躲避,但同时,陈皮也知道了炮头不是自己的对手,原因正如他刚才说的,他觉得炮头年纪大了。

  炮头喘着气,脸色阴沉,同样的话,黄葵的大哥也和他说过,从洞庭湖过来汉口自己也算是尽心尽力,作为一个屠手,这些年除了大哥和搬舵他谁都不放在眼里,却不知道为何,在年头的时候大哥对他心生间隙。说他年纪大了。

  黄葵夜江上“击鼓传花”是一种习俗,鼓声起而发,鼓声停之下得下多少个船户的人头为计数,数多者可担当炮头的职位,因他在位,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挑战,不久之前却被逼着摘了一次,虽然赢了,但他也很不痛快,在帮中的地位也不稳当起来。

  但他知道,黄葵大哥一般是不会错的,这才是让他内心时刻恐惧的根源。陈皮又忽然这么一句,让他心中咯噔一声,心中非常不悦。

  “小兄弟,你是来为那个小鬼报仇的喽?”炮头阴阴的说道:“你家里几口人,不怕黄葵寻仇去么?”

  炮头从来不会紧张,打斗对于他从来不是一件难事,这经常让他在特殊场合说出特别平静和不符合现场的话来。这种镇定到似乎自己不在场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陈皮没有给他任何反应,在炮头说话的瞬间,陈皮忽然发力跑了起来,毫不犹豫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堤坝一边的林子里,几下不见了踪影。

  炮头愣了一下,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陈皮跑了。

  黄葵的伙计都面面相觑,扶起伤者看着陈皮跑掉的方向,炮头的眉角抽动,有一种强烈的被人戏弄的感觉。

  他感觉到体内黄葵酒上头越来越重,脸上的疼痛已经感觉不到了,一边黄葵的伙计陆续上岸,他抬眼看了看杀成一片的江排那边,阻止了去找陈皮的黄葵伙计,指了指江排。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把大哥保下来,行帮如行军,狠人面前最怕气势衰竭。

  伙计们收拾家伙就朝江排那边冲去,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爪鞭,将鞭子抛入江中。也跟了上去。

  没走几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陈皮从他们身后又跑了回来,掠过众人,跳入了江中。

  炮头实在是厌烦了,就看着陈皮扑通扑通往爪鞭落水的地方游去,潜水下去。他想让身边的伙计下水去截了他,但是他明白身边任何一个人都不是陈皮的对手。但他自己又不能卡这里和陈皮缠斗,整个黄葵被一个叫花子在这里拖住,没有道理。

  他短短一想,就挥手让所有人冲向排子,管不了那么多了。手还没挥完,水中九爪钩飞出,一下挂到了他身边的一个伙计后脖子上,直接被拽进水里。

  “嬲你妈妈别。”炮头边跑边对着水中大骂,几乎就在贴着岸的水下,爪子一下又飞了出来,在奔跑中,像摘桃子一样,一个一个的把炮头身边的人全部拽入水中。六七个人之后黄葵的伙计全部都乱了, 全都往林子里跑去。炮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窘境,炮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从来不觉得惊慌的状态,忽然被动摇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在这种场合,慌张起来。

  就在他犹豫的瞬间,九爪钩毫不迟疑的再次从水中甩了上来,一下爪在他的跨下。炮头惊恐的看着爪子合拢用尽自己全身的反应往后退了一步,爪子一下勾住了他胯下的衣服,猛的往水中扯去。

  炮头一把拽住九爪钩扯掉,裤裆被抓出一个大破洞,这一次他再也不放手了,用力拔河一样的疯狂发力,大吼着把陈皮从水中一直拖到岸上,把陈皮凌空从水里拽了起来。一下掐住脖子,瞬间发现不对,掐住的是一个早就被刺穿了耳朵的黄葵伙计,忽然背后一动,转头就看到陈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岸绕到了他的背后几乎已经贴上。

  炮头大惊整个人翻身翻空,陈皮一击落空,翻身湿衣服在地上滚出一道印子来,就看到炮头惊恐的一连几个翻身翻到了安全距离。抬头的时候,他整张脸显得不可置信,他看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强的花签子,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不是年纪。年纪不是致命的,是——是聪明。他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小鬼,打斗起来,是用脑子的。

  炮头喘着气,转身朝着排子跑过去,他的恐惧让他无法思考,他明白一个有脑子的花签子意味着什么。

  …

  江排之上,黄葵大哥和三帮五派已经杀的白热化,江面上全是鲜血,所有的鼓爬子浑身是伤,围在大哥的四周,有的潜伏在水里,三帮五派的人数至少减少了一半,还有受伤勉强支撑的。

  炮头失魂落魄的

  冲了过来,三帮五派的所有人都看到炮头的身后,那个叫花子,正在崩溃的黄葵伙计中搭上他们的肩膀,一刀一刀的刺入他追上的人的耳朵。所有人都忘记了反抗,四散崩逃。

  黄葵的大哥默默的看着,他的内心已经知道了,这一次,是真的大势已去了。

  但即使如此,这个小小的,无法预测的叫花子,也终究会是这场闹剧的牺牲品。

  “好了好了撒。”他转头对三帮五派说道:“我们不要再这么小孩子气了,坐下来聊一聊条件莫。再这么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

  有突发事件,心情很压抑,也没有觉睡,到今天算是正式放下了。

  又隔了好几天不写,手又生了。写的可能又会差点。

  断断续续,写东西就是有这种麻烦。

  但得接受。

  收心收心,快点写完更正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