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32 结束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32 结束

  这不是打斗,因为炮头所有的破绽全部卖了出来,陈皮心中凌然,已经觉得不对,但他已经杀红了眼,左脚踏出迎了上去,炮头连续划出了几十刀,全部被陈皮避过,在间隙中对准炮头的下巴就是一刀,炮头猛的后退,忽然双刀脱手,飞向陈皮。

  陈皮一刀劈掉一把,另一把贴着他的脖子飞了过去,转身就看到炮头已经贴到了他一拳开外,一把抓向他的头发。

  陈皮想都没想,一下把头发送了上去,就在炮头大喜的瞬间,陈皮整个身子抱住炮头的手臂翻了上去,直接硬扯掉头发。

  头发扯破的剧痛让他大叫,反手一刀,直刺炮头的耳朵。

  刀刚刺出,他就心叫不好,因为,他翻手刺出的瞬间,就发现炮头的真实目的。

  他看人的耳廓就能判断耳朵孔的位置,所以一刀入脑,用筷子都能杀人,如今出手的瞬间,才发现耳廓已经被炮头自己割了,一慌之下,手就不稳,炮头头一歪,刀刺在炮头的太阳穴边上。没能刺入耳朵孔。

  炮头的头壳极其硬,陈皮的刀划过头皮,切出一道可怕的血口,黄葵酒让他毫无痛觉,在那个瞬间,他一把抓住了陈皮的脖子。

  陈皮愣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反抗,他不知道怎么反抗,因为所有之前被他刺入耳朵的人,此时都应该是个死人。

  炮头将他整个人从自己手臂上拽了下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膝盖,将他的脑袋砸在自己膝盖上。

  陈皮整个鼻子都凹陷了进去,血炸了出来,炮头看着陈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不相信自己能抓住这个叫花子。接着他大吼了起来,将陈皮高高的举起,对着自己的膝盖直接一砸,膝盖顶上陈皮的腰窝,就听到陈皮的脊椎骨发出一声折断声,整个人一下被折成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摔翻在地上。

  江风吹过,鸦雀无声,黄葵老大冷冷的看着一切,手心里已经全是汗。

  这一切几乎就是一瞬间发生的,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炮头跌跌撞撞的,也脱了力,耳朵和头皮上出的血已经把他自己染成了一个血人,他一下坐倒在陈皮边上,低头四处找刀。

  他看到了陈皮的刀,刀还死死的攥在陈皮的手里,他用力去掰,发现陈皮的手犹如石头一样,完全掰不动。他的指甲划破陈皮手上的皮肤,把肉都扣了下来,手纹丝不动。

  他自己的手在抖,四处找自己刚才的刀,也找不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翻到陈皮的身上,他还能感觉到陈皮的体温和呼吸,叫花子还活着,他不能让他活着,他死死的掐住陈皮的脖子,但是手已经没有了力气,他只好用肘部压住他的喉管,用体重压了上去。

  炮头的血下雨一样的滴在陈皮的脸上,陈皮睁大了眼睛,他的腰部剧烈的疼痛,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下半身,他无法呼吸,只能通过抽搐勉强获得一些氧气。他看不清炮头的脸,也无法思考。

  他的嘴巴尝到了咸味,那是炮头的血,他长大的嘴巴想吸取任何一口氧气,血被他吸入了喉咙里,渐渐的,他就感觉不到疼痛了,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然而却不是,那个时候的刹那,也许是炮头满是黄葵素的血,流入了他的喉咙的。巨大的镇痛和兴奋作用,让他的眼睛清明了起来。他的腰不疼了,脸也不疼了,浑身疲软的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他看向炮头,缓缓的把手抬了起来,对准了他的喉咙,划了一刀。

  炮头完全没有反抗,他的眼睛被血迷住了,也许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一刀,又或许他完全没有想到,陈皮还能行动。

  他倒在了陈皮的身上,咽喉中的血液流出,陈皮大口的喝着,慢慢的,滚烫的血让他暖和了起来,陈皮终于站了起来。

  他的腰仍旧是歪的,他看了看炮头的尸体,就像那只杀秦淮一样,瘫软在地上,还在不停的抽搐,四周的人看着,他们的赌注都已经下完了。这一次,终于是自己赢了。

  他来到江边,艰难的俯下身子,冲洗脸上脖子上的血,在水中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只鼓爬子,小小的诡异的脑袋探出江面,也不知道是死的还是活的。

  陈皮甚至都没有再看排子上一眼,他转身往庙的方向走去,平账了,他心里告诉自己,终于这一百文算是赚到手了。

  狗日的嘿,太不容易了。但是他累的一点点脾气都没有了。

  走了几步,他的路被一个中年的女人拦住了。

  “你还剩一个。一起杀了吧。”官姐指了指排子上的黄葵老大。“你今天不杀他,他以后一定会杀你的。”

  “走开。”陈皮对官姐说道,推开这个女人往前走去,才走了几步,忽然丁零当啷,一串铜钱丢在了他的脚下。

  他低头看了看,那是一串百文铜钱,回头,官姐看着他,浑身簌簌发抖,陈皮抬眼看了看水排,鼓爬子爬上了水排,黄葵老大默默的看着这边,看不清表情,他想了想,把铜钱捡了起来。

  -------

  想来很多人已经看不懂这一篇了。虽然我心中是有数的。

  28,29,30,31这几章几乎相差了一个季度,说不影响思绪是不可能的。

  大约29,30最终会合并成一章。28需要删减和重写。

  30章往往是我短篇小说的极限,写到30,我会进入一个倦怠期,今年因为电影,身体问题,也是磕磕碰碰。

  这也是一个教训,有机会写完的时候,千万不要中途断掉。否则重新捡起来,需要很多额外的体力。

  陈皮阿四大体是一种新的文法,我觉得前半是剧本写作对于我小说写作带来了益处的体现。后半则显示了剧本写作对于小说写作的伤害。

  进入了休眠期了。希望能写出一些好东西来。

  修改小说,修改小说。

  写老九门了,明天开始。一点一点开始连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