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 | 十八章 进山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 | 十八章 进山

  张启山行事迅速,是军寮里人尽皆知的事情。

  三更天入的睡,第二天天不亮,副官已经在院子里点清随行的亲兵,都是一身短打,盒子炮藏在马鞍下面,用水袋子压着,后背腰间横着刺刀。

  张启山检查了自己的柯尔特,眼看太阳升起,就让马夫带着马先去郊外。自己和几个亲兵随汽车,分散离开。日头上到八点多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在郊外铁道边的土坡上集合,全队一共十四人。一组六人伪装成商队先行20里,第二组四人伪装成茶商往四周查探,张启山,副官带两个伙夫殿后,一路汇集情报,排查方向。

  两队人走后,等了半天齐铁嘴才姗姗来迟,张启山和副官穿得犹如贩槟榔的商贩,还带着烟草的箱子,齐铁嘴一身算命先生的道服,提溜着毛驴就来了。

  好在长沙几代以来都是交通要道、往来枢纽,到处是南来北往的奇人异商,这种样子也不算稀奇。

  倒是毛驴走的太慢,常走一段就落下两三里地,张启山他们要等上半个时辰才能赶上来,张启山忍了半路,叹气道:“算命的,我让你乔装改扮,你骑个毛驴做什么?”

  “佛爷,算命的不骑个毛驴,难道骑个高头大马,那不是昭告天下我这儿有事么?您可千万别小看我这身行头,越往山里走。这小道我越管用。”

  副官入山之后,神色一直十分的警惕,有鸟飞起他都会停马看上半天,听齐铁嘴这么说,难得回过头来道:“这山里的道士,早已经穷的绝了种,所谓道士多是落单的山匪,躲在深山废弃的道观里装神弄鬼,偷村里的孩子回去养成悍匪。你这样子,见人恐怕被打死。”

  “非也非也,他们是悍匪,只有蛮力。我可是黄庭祖师亲传,齐家之后。”齐铁嘴说着拍了拍自己的百宝袋:“这百八神通都在身上,到哪里都是活神仙。不然佛爷喂我吃那甲片,我早已毒发身亡了。”

  “那些甲片早已用我的血蒸过,否则怎么会用手去拿,不怕传染么。”副官幽幽道。

  传说张家的血和常人不同,能辟毒去病,齐铁嘴茶聊时常问张启山取证,总被嘲笑,如今副官竟然直接说了,他不由半信半疑。刚想追问,却见副官受伤的绷带,放血伤口仍未愈合。心说用血蒸,不会成血豆腐么?

  一边的张启山勒停了马,看了齐铁嘴一眼,似乎又要嘲笑,齐铁嘴把问题吞了回去。

  一路往湘西而去,也无法一直跟着铁轨,入山之后在山脊上只能远远跟着铁轨前进,遇上几次泥石流,齐铁嘴的衣服就脏的不成样子,倒是像极了在这一带活动的野道。

  三天之后,他们来到了地图上划定的第一个矿区。

  湘西多产水银,这里矿山有十一二座,伴生各种杂矿,矿工吃住在深山中,两个月出来一次,有专门的马夫每日来回运输矿石。这里大多是苗族,各种侗、寨,分布于深山中,基本都是自治状态,完全是野生的苗疆边境。

  开矿的除了矿局,还有和当局合作的德国人、日本人,现在日本人已经都撤了,矿工多为当地混居的汉人,民族情况非常复杂。

  铁轨已经在两里地之外了,舟车劳顿暂时也没有人回报,几个人进了一个山腰上的侗村,便找早年茶马古道上的古驿站,已经由当地人经营,多为商旅杂居补给,往往一个地方聚集几百人,各种民族,人物汇集。

  这个侗村修在山腰,驿站却沿着悬崖边的山路凌空搭建,长长的一条长草檐子顺着山路凌空延绵了半里路。里面如龙一样长的通铺,睡满了几百人人。枕头下面就是万丈深渊,甚是吓人。

  齐铁嘴面如土色,摇头道:“佛爷,这半夜小解,一脚踏空,可就粉身碎骨了。”

  张启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驿站的栏杆前,看向外面的广袤山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