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重启 · 第二章 废弃的气象站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重启 · 第二章 废弃的气象站

  我把整本留言簿卷起来,用力一扯把线扯断,往兜里一揣,就出了博物馆。胖子跟着我出来,他还没听明白,我们找了个角落蹲下,仔细看了好几遍这页转让函。前前后后又翻了好几遍。发现其它的留言都很正常。就只有这一页有问题。

  “这,这东西能生效么?”胖子问我。

  我虽然懂的不多,但三叔如果真的想把东西留给我,其它文件肯定全部都准备好了。于是点头。

  胖子立即回去,说要去翻那面墙上其他留言簿,说说不定还有贴错的其它地块。

  我坐在台阶上等他,发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用手机查资料,这个小松山常平路甲一段87号地块,似乎是在南京冶山一带,面积还不小,之前是一个气象站,气象站拆迁之后,整块地被三叔买了下来。这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地价非常低。如今那个区块虽然不是非常昂贵,比起当时,也算是一比巨款了。

  买地三叔不算是先例,之前他自己住的那一片也几乎给他买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肯定不是为了搞投资。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块地下有什么?

  不过到了这个时代,墓里的东西拿出来往往没有墓占的土地贵,已经是事实。有这块地在,地下有什么似乎不太重要了。

  胖子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再找到什么,但是腰板已然直了,我们上车去到冶山镇,胖子在车上开窗拿出烟来点上摇头:“天真啊,你叔其实挺够义气的,胖爷我咋就没这样的叔呢?我看,咱们下半生的事业已经找到了,老天要你三更富,谁能让你穷五更。总经理应该是胖爷我的吧?”

  我没空和他贫,看着手里简陋的地契和上面的手印,心中这才开始翻腾。

  三叔真的可能没死。

  一方面,我心中的一块悬而未决的石头终于开始偏向让我心安的方向,如果他没死,那他在外面怎么浪,都不关我的事。另一方面,他没死却不出现,让我心生恐惧。

  难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么?

  吴家暗中斡旋了三代人,我已经竭尽了全力,现在不仅是我的心态,连我的心魔都老的走不动了,难道还没有结束?

  我不敢细想。

  专车司机一路问人,问那个气象站,冶山是一片矿山,那地方一片平原一片丘陵,除了镇外,就是各种野山坡和各种地质保护区域。我按例查了县志,知道这个镇的矿山地下全是历代的矿道,最早发现的矿道是西周时期的,深入地下几百米深的地方。不知道三叔买下这里,和那些矿道有没有关系。

  我们从马路拐进路边的村子前,说是气象站在村子的后山上,下车进到村里,村子是个老村,长条形的非常局促,木头的老房子和新的水泥房子挤在一起,中间的道路都不能并排走三人以上,里面很多文革时期的标语都还在,在城市郊区这里的植被算是保护的好的,树木参天,虽然往外看不到几步就是村道,但是往山里走走还是有一些阴森的感觉。

  出村子就进到村后的荒山山道上,上了后山胖子开始愁眉不展,骂道:“这地段只能修坟地啊,刚才进来那块地多好,咋你三叔给你留的东西,都在犄角旮旯。”

  “阴宅房地产也是房地产,干一行爱一行。”我嘲笑他。气象站就得在环境干扰相对少的地方,方向是没错的。到山顶就看到了封住的老铁门和气象站已经腐朽的老挂牌,两边是黄水泥的围墙,不少地方已经坍塌,没有坍塌的地方,墙头上怒放着杂草,墙面怒爬着青苔和蜈蚣藤,那种长势简直要把墙给整个吞没。往铁门里看去,看到了有一栋气象站的老建筑还立在那儿,外墙完全霉变斑驳,长满了青苔和藤蔓,地下的落叶烂了好几茬,估计走进去能没到脚踝。

  空气中弥漫着山上泥土青草和腐烂落叶的潮霉味,夹着铁门的锈味,闻到的喉咙发紧。胖子眼睛都直了。“狗日的,没拆干净啊?咱们得自己拆啊?这路也不行啊,这他妈亏本买卖。”

  我看着这个加大号的格尔木疗养院,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走,你麻痹肯定有事,我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那腐烂的废墟建筑中透出来,这他妈又是三叔给我的巨大的潘多拉盒子,不能打开,不能打开。

  但我没回头,想着三叔如果现在在哪个野外被野人绑着弹鸡鸡,能去救他的人只能是我,我要是转头走了,内心不会安宁。胖子失望归失望,他已经从边上的破口爬了进去。我跟着,两个人趟着杂草往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走近那桩水泥楼,我看到门口的外墙上,用涂鸦喷漆方方正正的喷了一行数字。

  1773xxx5034

  是个手机号码。

  我拿出手机,调出那个短信,这个号码就是发给我祝福短信的号码。当时手机软件无法识别是垃圾短信还是骚扰。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从背包里拔出大白狗刀横在腰间,胖子在边上找了一块板砖,刚想往气象站废墟里走去,忽然就听到废墟里面有人说话,胖子一把抓住我躲进一边灌木丛里,就看到从废墟里走出来两三个人,其中一个人道:“我吴三省的名声,从来是说一不二的,老马你现在要是要了这块地,不出三年,这儿地价还得再翻。我和村里都商量好了,路的钱,我和村里一人一半,你只要给个名目就行。”

  回答他的人用的是南京话,听不懂,但似乎并不满意。但是最开始说话说自己是吴三省的那人,声音非常的熟悉。

  虽然熟悉吧,但绝对不是我三叔。我心中纳闷?

  我们在灌木丛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熟人往外走,不是别人,竟然是金万堂老同志。他带人去到门口,指了指山下的村子,“这是状元村,从明代开始出了十六个了,我吴三省看的风水,没跑,你找人问问爷的风水造诣,地你拿下来,办个学校最好。不信你问问我侄子,他高考前我就让他来这个村呆着,他非不信我,就呆了半个月,结果本来可以上麻省的,上了浙大。”

  边上金万堂的助理点头:“我就是一时糊涂。我叔这方面不会错。”

  “这不是金大瓢把子么?怎么来这儿了。”胖子轻声道:“哥们干嘛呢?满嘴喷沫的。”

  我皱起眉头听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这么回事,这哥们冒充我和我三叔,在卖这块地呢。

  这时候废墟里传来一阵敲砸的声音,里面看似还有人在干活,我看了胖子一眼,胖子问:“很尴尬,你准备怎么弄。”

  “干丫的。”我站了起来,大吼:“金万堂!”

  金万堂刚把人送走,回头一下看到我,第一下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会出现,愣住了,接着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哇呀”一声撒腿就跑。我和胖子两路包抄,金万堂手下过来拦,胖子提溜起来直接按地上,两脚下去就不敢爬起来了,胖子继续追。

  三个人冲进村里,老头年纪大了跑不动,几下在村里的老祠堂口被我一脚踹进人家院子里,上去我就骂:“你她妈的找死。”掏出手机指着那短信:“是不是你在整我?你把我骗过来?”

  金万堂看了看我手机,没反应过来,只能指着我:“小三爷,好歹我是长辈,就算我做错事你也不能动粗。”

  我冷笑:“倚老卖老是吧,你再说一句你是长辈,我电话扣小哥过来,揍不死你丫的。”

  “我真没整你,你三叔之前托我把块地交给你,我寻思你要地也没用,不如我帮你先卖了,现金分给你。我这是服务到位。”金万堂认真的看着我。

  “你在帮我卖地?你是想吞了吧。”

  “我吞这荒山野岭的地有意思么,小三爷,这块地那么古怪,您难道没看出来?”金万堂神秘的说道:“而且,你知道当年你三叔为什么要买下这块地么?你就知道了,就明白我这么干是为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