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章 杨大广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五章 杨大广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

  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王盟的工位上,然后把运回来的东西,破烂腐烂家具堆进去。

  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

  我把尸体摆到我躺椅的面前盖上布,给了王盟两百块,让他去跳广场舞别碍事,就开始一盘一盘的听录音带。

  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

  我用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才把所有的录音带全部听完,这个期间,我上车听,下车听,上厕所听,洗澡的时候听。但是这玩意和其他声音不一样,听着雷声非常无聊,而我有特别用力仔细的,想把所有的细节都不漏下,其结果就是,我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睡去。睡醒之后,这盘带子就得重新听一遍。所以效率非常低下。

  手机再也没有新的短信。而我听录音带的结论是,这个杨大广,一定是个疯子。

  所有的录音带里,录的全是各种各样的雷声,各种频率、声响,很多还伴随着巨大暴雨声。大部分的录音带,雷声的烈度,都是雷暴的级别。

  录音带的销售时代是可查的,他获得这些录音带的时间只会比销售时间晚。我初步计算了一下,就算以销售的时代最早日期算起,因为并不是每一天都下雨,要录下那么多雷声,唯一的可能性是:他是追着雷雨云跑的。

  雷雨云往哪里走,他就往哪里走,这是一个追雷者。

  但雷雨云也不是时刻都有的,综合所有的时间算起来,要录下那么多雷声,最起码,他需要坚持追着雷暴录雷声16年之久。

  这他妈就是一个疯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些雷声有什么意义?

  胖子在第一个月过去之后,早就意兴阑珊,说这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恋雷癖,你信不信他被雷劈到就会高潮,这哥们打雷的时候肯定顶着鸡吧对着天当避雷针用。

  我觉得不是,我看着其他的资料,也有一些新的蛛丝马迹,我看到了在他和三叔文锦的合影照片上,他身上背着一个很大的机器,这个机器我找专家问过,是一个录音机,当时第一代磁带录音机体积很大。这张照片是在山里拍摄的,也就是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他录雷暴的时候,和三叔在一起。

  三叔这人无利不早起,他那个年纪,唯一能让他早起的,就是陈文锦和倒斗。

  我摸着下巴,胡子很久没剃长了一大撮,我去刮掉,在刮的时候,我开始纠结。

  看照片里三叔的样子,我不愿意把三叔想成是一个处心积虑的坏人,他看似和这个杨大广是很好的朋友,甚至是哥们,但我三叔,从实际上说,他肯定就是一个处心积虑的人——为了自己的私人目的假装和别人交朋友,你说他做不出来么?我觉得未必。

  所以他会不会在利用这个杨大广的气象知识,在用雷声为自己寻找古墓?这对于当时顽劣凶狠的三叔来说,绝对有可能,而且,追着雷暴走,推理上去,感觉很像古代洛阳一带听雷倒斗的法子。

  或者说,这两个人是狐朋狗友,杨大广被三叔买通了?三叔当时是跟着他探斗的。

  但是探斗归探斗,为何要把雷声录下来,难道,这人的耳朵厉害到,可以通过听录音带,来判断当时区域古墓的位置?不,按常理绝对不可能。我不管怎么听,只能听到非常模糊的雷声。

  但这件事情线索就到了这里,我后来又一直在重复听这些录音带,但很快身体开始排斥,我听起来就会非常的焦虑和不舒服。甚至看到录音带我就觉得有点恶心。

  坚持调查了很久,少有的完全没有线索,慢慢的连我都开始懈怠了。

  我开始把录音带归类,尸体检查了再三,拖了关系火化下葬,胖子又各种捣乱……我们注意力就开始被六月黄吸引了。

  夏天转眼就到了,杭州热胖子想回福建山里,我说我们这算外出打工,还是要赚点钱回去,否则过年时候难看。

  以前攒的那么多钱,又修路又投资乡镇夜总会都花的七七八八了,于是我们就窝在铺子里外来务工。

  胖子在铺子门口摆了五香豆腐干和荷兰烤香肠,这几乎成了主营业务,我们白天卖豆腐,晚上喝小黄酒吃六月黄,偶尔聊起这个事情,也越来越无感,似乎三叔的目的就是仅仅让我把尸体安葬好?那我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另外我一直在琢磨怎么把三叔的这些事情告诉我奶奶,我怕她受不了这个刺激,觉得还是延后再说,我爹知道之后就开始哭,数落三叔不孝,没有人情。但总算是高兴的,还让我回个短信,让三叔回家。我说再等等,说不定自己就回来了。

  当然三叔没有回来,这一天我偷偷去楼外楼丢垃圾——他们垃圾有人专门处理,我们的垃圾都偷偷丢到她们垃圾堆里,忽然天黑下来就下起雨,雨毫无征兆,一下就倾盆而下,天就压下来黑了。我跑回铺子,还没进门的时候,天上闪电一闪,接着整耳欲聋的雷声铺耳而来。

  我大喊王盟:“把豆腐干都收进去!”

  刚叫完,我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异样,我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闪电再闪,雷声再次滚了下来,非常的清晰。

  大雨中我满身的冷汗,我忽然意识到,刚才的雷声,我听到过。

  我站在雨里看天听了足足有15分钟,一直等到胖子把我拖进去,问我干嘛,忽然想情深深雨濛濛么,我冲到房间里,拿出录音机,掏出一盒磁带我就用雨衣抱着冲到雨里,对着天空。开始录天上的雷声。

  雷暴很快过去,我浑身湿透的回到铺子里,胖子就递给我一个锤子:“欢迎你加入复仇者联盟。”

  我推开他,开始去翻找杨大广的磁带,我有一个惊人的让人毛骨悚然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