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章 听雷者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六章 听雷者

  在听录音带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录音带消磁,我已经把很多的声音录进了电脑,我翻找录音带,找出了我编完号的那一盒,然后在电脑里找出这个编号的文件,一边放着我刚刚录下的雷声,一边放着电脑里的声音文件,一点一点地去对比。

  很快,两段雷声开始同步,最终,我刚刚录下的雷声,和电脑里的那一段雷声,完美的重叠在了一起。

  频率,状态,几乎完全一样。

  我退后了两步,让两段雷声不停的重复播放,胖子莫名其妙。我指了指电脑,告诉他,这一段雷声,是在十几年前录制的。然后指了指录音机播放的雷声,这一段雷声,是刚才雷暴时录的。

  两段雷声完全一摸一样。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相隔十几年的雷暴声完全一样,假设这是巧合的话,机率无限趋向于零。

  细想真的让人毛骨悚然,被平复了很久的好奇心毫无抵抗力的炸了起来,我意识到这和我之前遇到的所有情况都不一样。但我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这他妈怎么可能?

  难道雷公是互相抄袭的么?

  两段雷声不停的重复播放,我脑子逐渐进入了死循环,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说,这一定有合理的解释。我之前遇到的所有不合常理的事情,最终都有合理的解释,但是另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你遇到的事情和之前你所处的那个事件完全不同。

  我甚至想到了很久以前那盘录像带——据说录像带来自于青铜门后——黑暗中的雨声和雷声。这个念头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无数的联想思绪犹如乱麻。

  胖子在边上想表达什么想法,张嘴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道:“这没有道理啊?是不是所有的打雷听起来都差不多?”

  我心说这其实谁也不知道,因为从古到今,应该没有一个人尝试录制过雷声,如果杨大广是一个搞气象的,被三叔利用去找古墓,他会第一次尝试收集雷声,那么他就有很有机会,在大量的雷声中发现什么。他发现这个规律之后,追着雷暴跑录制那么多年雷声的行为,就有解释了。

  他是想弄明白雷声是怎么回事。

  但三叔为什么要让我发现这个?

  我和胖子坐下来,我关掉录音机和电脑,对胖子说道:“来,你枚举一下各种可能性。”

  “枚举个鸡吧,这还用枚举么?”胖子道:“要么,这哥们十几年前录到的雷声,不是当时的雷声,他录制雷声的地方,能录到未来的雷声。”

  我摇头:“就算是这样,也过于巧合了,我不知道十几年前他在哪里录制到那段雷声的,但是十几年后我拿到录音带之后的几个月后,我就听到了一摸一样的,这说不过去。”

  胖子点头:“好,那只有另外一种更扯的可能。”他看着我:“如果不是巧合的话,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种频率的雷声,经常出现,十几年前杨大广听到过一次,十几年后你听过了一次,中间还发生过无数次,都是这个频率的。但是,任何固定频率不停重复的声音,别管是叫床还是打雷,都说明一个原因。”

  我看着胖子,胖子也认真的看着我道:“说明里面含有隐藏的信息。”

  说完铺子外又是一道闪电,接着雷声再起,又开始下雨,我看着外面重新开始避雨的行人,问:“谁发出的信息?”

  胖子道:“只有老天爷知道。”

  当天晚上我睡的非常不踏实,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梦到青铜门,梦到之前看到的录象带,梦到我自己在地上爬行,梦到了天上无数的闪电。我早上5点就醒了,雨一直断断续续在下,我在窗口看着天上的乌云,头皮一直是麻的。

  我把所有杨大广的东西重新看了一遍,上网去查相似的信息,仍旧是没有收获。我就盯着他的老身份证看,看着他的脸和身份证上的地址。我意识到我需要到他老家去一趟,那是唯一一个还有可能有线索的地方。

  第二天我和胖子就出发,王盟落寞的看着我,说:“老板你怎么刚回来就走。”我又给了他两百块,胖子倒是一点异议都没有,我看他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竟然也没有睡好。他和我说他想不通,一路几十年他见到的离奇事情很多,他都无所谓,但这打雷还能打出花来,他实在想不明白。

  长话短说,我们蒙头赶路,到了杨大广的老家村里,拿着他的身份证和照片到处找人问,印寻人的招贴,出乎我们意料,杨大广在家乡非常有名,几乎所有的老人都知道他,说他是村里当时唯一的大学生,后来进了机关单位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就问杨大广还有没有什么亲人还活着,有一个老人就告诉我,杨大广没有兄弟,唯一的亲人是他的父亲,好多年前被枪毙了,听说是因为盗墓。杨大广很可怜,很早就是一个人,所以考上大学之后也没有回村里。

  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看了一眼我,我心说有戏,我就问那老人杨大广的老宅在哪里,老人摇头说老宅早没有了,老坟倒是还在,那坟头有点奇怪,长不出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