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三章 南海王墓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三章 南海王墓

  地券说白了就是问阴间买地的凭证,和现在的土地证差不多,只不过买的地是地府里的地,作为自己的栖身之所。当时写地券是和阴间交易,所以多为无功德阴损的事情,只有无后的人才帮助别人写这种东西谋生。

  我曾经收到过四川雅洪出土的地券的拓本,前面一些内容我还记得,是:

  维天圣四年太岁丙寅伍月二十七朔今有亡人为徐国嘉州洪雅县集果乡侏明里今有殁故亡考君徐大人用钱九万九千九十九贯九百文——

  所以地券前头的内容会非常集中的体现墓在哪里,墓主人的信息,闷油瓶点子是准的。

  我们在石棺边上往下看去,就看着闷油瓶用双脚卡在井的两边,仔细去查看尸体的底部。我把手机递给他,他拍了一张递回给我。我就看到在尸体的底部是一整块石板,上面全是铭文。因为满是藤壶一样的东西,所以铭文看不清楚,胖子递下去一只锤子,他开始敲那些藤壶,露出下面的字,缓缓念道:“闽越蛇种,南海王织。”

  “什么玩意?南海?”胖子问:“不是西海么?”

  金万堂道:“胖爷,你刚才都说西海落云国是杜撰的,杜撰也要有基础,南海王织,西海落云,改一个字杜撰算杜撰的很工整了——南海,难道是南海国?”他忽然眼睛一亮,跳了起来。

  我们都看着金万堂,他皱起眉头就道:“闽越蛇种,据说古代七闽古国的人,崇拜蛇,又是闽又是蛇,说明地券买的是福建的阴地,人是百越族的人,山海经里说闽在海中,也就是很久以前,这块区域是在海里的,和大陆是分离的,那天姥追云追到海边的故事是可信的,他可能不是往西走,而是往南走。所以不是西海落云,是南海落云,西海落云国就是南海国!”

  他看了看尸体,继续道:“那这具尸体难道是南海国的国君,南海国是中国当时沿海福建江西交界的一个古国,汉代的时候就消失了。”

  “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和听雷有什么关系?”我问道,看他的耳朵,确实不似中原人的风俗,金万堂道:“历史上对于南海国的记载非常少,因为这个国家非常小,而且存在的时间很短。只知道灭国之后,遗民皆结船出海,无数的船出海之后,就没有出现过了,南海王也不知所踪,没想到这么一个国王也有那么豪华的墓葬,这方面真是不遗余力,此外唯一和听雷有关的,就是天姥追云的传说了。”

  如果是南海国,那这些藤壶也就有了解释,南海王墓很可能被海水倒淹过。杨家人盗出棺材的时候,将藤壶一起带了出来。

  闷油瓶在下面“pi”了我一声,我再次把手机递下去,他已经落到靠近井底的位置,拍了照片,再次把手机丢上来,我打开看照片,就看到井底青铜片下的石板上,有几十盘已经腐朽粘在底上的磁带。

  他缩骨重新爬上来,磁带的残骸一字排开,大概有四十盘磁带,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里面的带子都已经烂断了,无数的污泥卡在磁带里面,转都转不动。王胖子喃喃道:“看来杨大广同志,曾经躲在这个井底,录雷声。”

  “为什么没有把这些磁带带走?”如果有个一两盘就罢了,那么多磁带,感觉他带来充足的准备,却都没有拿走。

  “应该是没有录到他想听到的东西。”我道。

  闷油瓶忽然摇头。我们看着他,他道:“他不是在井里录雷声,他是在井里播放雷声。”

  我愣了一下,忽然一身的冷汗,“什么意思?”

  他拿出一片青铜片,放到我的手中,“这是某种鸣雷用的乐器。”

  我皱起眉头,忽然理解了他的想法,天上的雷声传下来,经过上面的扩音器,然后在下面的井中形成共鸣,就能催动这些青铜片,发出特殊的声音,这似乎是一种翻译器,可以翻译出雷声中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推测,但是现在青铜片都腐朽了,所以我们听到的声音浑浊不堪,无法确定。

  并不是杨大广每一次来都会碰到打雷的,所以他来这里的时候,为了能够听出雷声中的信息,他是带着录着雷声的录音带,到井里播放。

  把录音带抛弃在这里,也许是这些录音带里没有他要的东西,或许是他和我们一样什么都听不出来,因为巨大的挫败感而把东西丢弃,因为毕竟这些青铜片看上去很久以前就已经腐朽了。而他死在自己隐蔽的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也证明了,他没有太多的收获。

  但不会什么都没有,因为他毕竟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他多少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吧?

  我仔细的看着青铜片,胖子沉重的对我道:“我们得到这些壁画来的地方去。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他妈就是想去拿东西吧。”我怒道。

  胖子也不忌讳,点头:“你还记得之前我们在福建山里遇到的那些怪事么?你不觉得,那些事情,和这个南海国,也有一些联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