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八章 夕海听雷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八章 夕海听雷

  胖子看到刘丧偷拍,立即恼羞成怒,指着他就骂:“拿来,拿来!”刘丧把手机护在怀里,一边躲一边冷冷的说:“被拍的人没说话,关你屁事。”胖子过去抢,二叔埋汰的看了胖子一眼,骂道:“再闹就下车!”胖子缩回去,在车后往我耳边轻声说,“这哥们肯定是你二叔私生子。”二叔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胖子,胖子把脸转过去。

  刘丧偷偷转头又看了闷油瓶一眼,闷油瓶看着窗外,胖子抓住闷油瓶的连帽衫给他戴上,遮住了他的脸。

  刘丧眯起眼睛看了看胖子,胖子把鞋一脱,一脚踩在刘丧的椅背上,做了个去你妈的的手势,刘丧冷笑坐回去,车里的气氛一下非常尴尬。

  于是一路无话,那傻逼不停的偷拍的,我一开始还能忍,慢慢的,我也有点忍不了,他只要一拍我就踹前座的椅背,后来换他开车才老实了不少。

  我们开了快7个小时到了平潭县,第一站选在平潭主要是因为当地的一个民间传说,这个传说非常有趣,二叔觉得可能和南海国有关。

  传说有关一个“哑巴皇帝”,说是平潭很早以前,叫做海坛岛,总共126个小岛组成,渔业非常发达,在岛上有一个哑巴,被人称呼为哑巴皇帝。他平时特别喜欢折纸兵纸人当兵马,被人称呼为哑巴皇帝。

  哑巴皇帝的亲戚都被当时的皇帝杀死了,所以他非常恨当时的皇帝,但是没有办法,一次出海打渔差点死了,在海中漂流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奇怪的人从海里浮了上来,说自己是蓬莱的仙人,他看哑巴皇帝可怜,就给了他三张纸,说你第一张纸头剪一栋房子,第二张纸剪一个粮仓,第三纸剪一些衣服,剪完三张纸他就可以开口说话了,也可以遮风避雨吃饱取暖了。但是做法术的时候不可以被人看见,否则法术就不灵了。

  哑巴皇帝看着三张纸,想起自己死去的亲人就咬牙切齿,所以他第一张纸剪了一座大山,挡住海上的大风大浪,为乡亲们挡风,第二张纸他剪了一把大弓和一只神箭,还有很多的兵马准备对付皇帝,但他手比较笨,所以兵和马的眼珠他不会剪,于是都用了嫂子锅里的芝麻去当眼睛。第三张纸头,他剪了舂臼、簸箕和槌子,准备给嫂子劳动使用。

  第二天天没亮的时候,哑巴皇帝就搭弓引箭,射向皇帝的金鸾殿,结果皇帝昏庸还没有上朝,箭射在了皇帝的宝座上,皇帝上朝之后,看到箭大惊失色,于是派了丞相去查,很快就查到了这是哑巴皇帝所射,于是派了大军过来围剿,哑巴皇帝甩出千军万马的纸军队,结果因为嫂子的芝麻是炒过的,所以兵马全部都是瞎的,被皇帝的大军打的一败涂地。

  哑巴皇帝没有办法,让嫂子闭上眼睛,将舂臼、簸箕和槌子丢入海中,大声喊:“舂臼变船、簸箕变帆和槌子变浆。”一下舂臼、簸箕和槌子就变成了船,他带着嫂子上了船,对嫂子说不要睁开眼睛同时逃入海上,结果海上风浪太大,嫂子被风浪一颠,嫂子吓的增开了眼睛,一下法术就破了,舂臼、簸箕和槌子变回纸头,哑巴皇帝和嫂子一起消失在了大浪中。

  我们在海边的滩涂边,夕阳西下,整个滩涂全是橘金的波纹,海面像金箔一样,远处无数的钓梁子——就是一个7字形的两根棍子,是渔民在涨潮的时候用来钓鱼用的。

  我们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听金万堂绘声绘色地把这个传说讲了好几个版本,胖子听着别扭就问:“不对啊,怎么都是他和嫂子,他哥哪儿去了?”

  我说道:“他哥肯定被皇帝杀死了,你能想点正能量的么。”我二叔特别不喜欢讲这种笑话,给他打眼色。

  胖子不解风情,继续道:“你们确定他哥不是卖烧饼的,你们再好好打听打听,那皇帝是不是姓西门。”

  我不理他,转头问二叔:“你的意思是,这个哑巴皇帝,就是南海王?”

  “南海王曾经造反被镇压,之后贬为庶人,最后消失于海上,你不觉得有点相似么?这里有大面积的滩涂,下面有没有东西,要靠刘丧好好听一听了。”二叔说完看了看刘丧。

  刘丧看了看天,这天上没有一丝云,要是能打雷就有鬼了,胖子就对他道:“我买几个炮仗来放一下,你凑活听一下?”

  刘丧看了看手表,对胖子道:“我按时间算钱的,你要想给二叔省点钱,你就少添乱。炮仗是不行的,得用雷管。听说胖爷你玩炸药一把好手,不知道你炸泥巴怎么样?”

  胖子看刘丧起范,冷笑道:“你小子看不起人,你胖爷别说炸泥巴,炸屎都能炸上格莱美。”

  刘丧来到车后,打开后备箱,翻开来一箱子的雷管,把雷管丢给我和胖子,也想丢给闷油瓶,想了一下没敢丢,胖子甩手把自己丢给闷油瓶,刘丧红着脸再丢给胖子,我们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刘丧开始脱衣服。我们三个人立即跟着脱衣服。

  “我在中间听,你们在三个角分别引爆,如果下面有东西,40分钟我给你找出来。”刘丧戴上一只特殊的耳机。我看到刘丧身材很瘦,裸着的身上,纹着一只不完整的麒麟,能看的出是模仿闷油瓶的,但是纹的不如闷油瓶有神韵。还没有纹完。

  刘丧满脸通红,胖子刚想说话,刘丧骂道:“别说了!走!”就往滩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