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盗墓笔记重启 第二十七章 眼墙

藏海花(连载中)盗墓笔记重启 第二十七章 眼墙

  壁画的风格和杨大广祖坟里的完全不同,确实如二叔所说,那个祖坟里的东西,来自于两座不同朝代的古墓。但都和西海落云国,也就是南海古国有关。这里的壁画多为汉代带南方的风格,有很多兽角的符号,线条简单,因为年代更为久远,所以氧化的非常厉害,几乎只能看到一些红色,其他都已经变成灰色。

  陪葬坑中的泥浆也不知道在这里沉淀了多久,泥浆的表面都结了一层痂,看样子不是因为我们破坏的结构导致的。这里的墓室很可能有很大一部分都早就被泥浆浸没了。

  如果不是这层泥浆的痂,壁画的氧化会更加严重,水蒸气被封死在痂下面,即使如此,壁画上的眼睛的瞳仁部分已经全部褪色,满墙的眼睛都是灰色的,看上去如同死人一样。

  以前的经验让我警觉,陪葬坑其实是宣告自己财产的方式,在陪葬坑的壁画,肯定要和这一主题相关,或者在歌颂墓主财力的财富之多之广,画着眼睛则毫无道理。胖子刚才说,墙壁上的东西会看着我。我的冷焰火划过墙壁,除了这些眼睛,我没有看到其他看着我的玩意。

  心中不由纳闷,但满墙的眼睛,感觉还是相当不舒服的。

  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不由心有余悸,闽越当时虽然有汉传的文化大量交流,但在海边很多胥民仍旧笃信鬼术,这些胥民又叫游艇子、白水人、白水仙、白水郎、白水婆、庚定子、卢亭子、泊水等,大部分人都保留着一些部落时期的水神文化。

  他们生活在水上,其神话和笃信的自然规律都不一样。又没有文书记载,所以无据可考。其中很多奇怪的传说,五花八门,匪夷所思。刚才那“雷公”不知道是什么,我完全没有头绪。但那东西并没有被我干掉,它肯定还在泥浆里面。

  我又喊了两声胖子,上头没有反应,决定先到陪葬坑的边缘,但是这样要重新跳回到淤泥里,一旦被困住就非常麻烦。

  前后去照,我也能踩着哪些人俑一个一个的走。冷焰火下,这些“雷公”看似如雕像一样,但鬼知道到底是什么。我虽然双腿夹着一个,但几乎不敢乱动。想了半天,我就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深吸了口气,我掏出自己的手机,之前我们有过约定,如果遇到困境,可以利用手机的蓝牙查看对方的位置。

  我打开手机的蓝牙,搜索了一下,就发现了闷油瓶的手机蓝牙名字,但是没有看到胖子的。我松了口气,他离我的距离不远,立即举起手机,对着自己,带着整个陪葬坑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一张照片传了回来,我看到他和刘丧在一处墓道里,刘丧在他身后做了一个耶的手势,照片光线是手机的闪光灯,曝光的不平均,说明他们没有打其他的照明。

  在他们的照片里,我发现,他们所处的墓道的壁画上面也全是眼睛,但那些眼睛是闭上的。

  我看了看我四周的壁画,就发现不对,壁画上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彩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