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五十三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五十三章

  那个大豁口一看就是用六根雷管打洞定向爆破出来的,当年那个年代能把炸药的分量调到那么精确的,肯定是矿区的老手。胖子对我们说,他一直很还怀念那个年代手艺人一些神乎其神的技术。比起现在用挖掘机的傻逼,虽然都是毛贼,但总归显得有老底子的腔调。

  我不以为然,特殊的历史时期成就特殊的传奇故事,倒斗这种老底子的传奇,其实已经走入末路。说起来隐居,也是历史选择了放弃这样的传奇,解放之后,这些个东西就应该只是在书里给人读读寻乐。

  这上面如果是主墓室,就应该是我们刚才所在的,门缝里全部都是指甲的地方的门口,想想就觉得凶险万分,胖子说都是人皮俑,传说中都是瞎的,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只要轻手轻脚就行。当年哑巴皇帝不是也被汉皇帝打败了逃入海中么。

  我说那是千军万马,咱们现在就三个。

  闷油瓶把手机摄像打开咬住,我们两人托他上到洞口,他伸手抓住破口断层处的突起,单手用力挂住,因为墓底有一人多厚,他挂在半空,直接双手并用爬了上去,到口子边缘,他用手机伸上去拍了张照片。用蓝牙发给了我。

  我看了一眼,手机的闪光灯有限,只拍出了上面墓室的地面,是方形的石砖面,上面是老旧的鱼形图案,一看就是模仿当年船的一些特征。南海国的胥民文化特征非常明显。

  没有看到任何不详的东西,然而手机也只能照出那么远。闷油瓶没有等我们,直接翻身上去。

  我不可能像他这样爬上去,等了一会儿,他才回来,伸手来拉我们。

  我们两个几乎全裸被拉进上面的墓室,看闷油瓶小心翼翼的动作,我明白里面肯定不安全。

  墓室不大,但是主墓室无疑,犀角蜡烛的绿光下,首先我们看到了墙壁上的大幅壁画,全部都是眼睛和船。我经验老道,瞄了一眼构图就知道看上去混乱的壁画是叙述性的,似乎讲述了南海国船队在海上的事情。

  壁画完整,在犀角蜡烛下,壁画上的所有眼睛都是闭着的,我开始明白其中的逻辑。

  其实使用犀角蜡烛非常简单的理由之一,犀角绿光不会引发壁画的毒性。

  我们上来的方向是主棺床,三叔也是艺高人胆大,猜出了棺椁的位置,直接在下面把棺椁偷走了,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的盗洞,整个墓室几乎是完整的。

  爆炸把本来在棺床前的棺桌给推出去六七米远,完全腐朽了,绿光能照出的墓室一边,我们看到了一个罕见的结构。

  我们看到了一只石船,在墓室正中的位置,在船上,站着很多的人皮俑,肤色惨白,形态惟妙惟肖,身上穿着金丝编成的罗缎华服,有男有女,虽然颜色氧化暗淡,但是竟然保存的非常好。人皮俑脸上的描线都非常清晰。

  距离稍微有点远,所以看上去竟然像真人一样,我没有想到这南海国还有这样的技术。但也觉得残忍万分,为了保证这些人皮千年不腐,竟然把皮整个从人身上扒下来做成陪葬俑。

  这些人皮俑的指甲都很长,火光看去,这样的石头船在墓室里还有三四只。

  “玩船模的。”胖子用唇语道。

  我看着没跑了,下面那具女人皮俑就是主墓室里下去的,这上面的金丝罗缎不容易剥落,肯定是当时队伍里有人想整个盗出去再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遗落在了落水道中。如此说来,不是机关,那真有点瘆人了。

  想着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爬上来的地方,又看了看手机,刘丧仍旧没有消息。在这个距离我们也看不到墓门的后面是什么情况,我四处观瞧,墓室很多地方都没有被动过,这也非常反常,三叔不是良民,他们是不敢动,还是没时间动。

  我对自己的推理有自信,在这个墓室里肯定有某些重要的动因,让扬大广和三叔对于雷声进入了痴迷的状态,我需要好好找找。

  想着胖子拍了拍我,指了指头顶,我抬头,就看到头顶上还挂着一艘船。似乎是用人皮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