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二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七十二章

  那个情形过于匪夷所思,我到现在仍旧记忆犹新,刘丧看着女人皮俑之后,嘴巴里发出了一连串发音非常奇特的古语,然后闷油瓶告诉我们:“往里爬!”

  我打死不相信这是女人皮俑在告诉刘丧去哪里,然后闷油瓶又把古语翻译给我们听。肯定是我所不知道的原理,但现在表面看上去就是这样。

  胖子一合计,把女人皮俑往洞穴里一塞,让它当开路先锋,说道:“大姐,你和它们沟通。”一边我们每个人分了一个犀角蜡烛,全数爬入洞中。

  胖子这次学乖了,不爬在最后一个了,我最后一个,刘丧也缓过来不少。

  往前爬,之前那些堵着路的人皮俑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们很快爬到了洞壁出现刻度的地方,前面还在继续往前。胖子对刘丧说:“小子,你听到什么可别自己憋着。”

  刘丧骂道:“他妈倒了血霉和你们下来,赶紧出去我没那么多玩笑和你开。”

  很快我们就超过了之前那道仙门的位置,我以为前面的人会从这道门出去,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往洞穴的更深处爬了过去。

  “千万不要回头看。”闷油瓶在前面提醒。我的心就凉了,这个洞就像高速公路一样,是不可能后退的,不能后退,是因为当我们只要往后退的时候,在我们身后的洞穴里,就会朝我们爬来无数的人皮俑。虽然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和上一次有所不同,但闷油瓶不让我往后看,说明他已经判断我身后可能有东西出现了。但他也实在不用担心,得遇到相对宽敞直径的地方,我才可能回头,越往里走,通道的直径越窄。

  “你们这些人现在鬼话连篇,最好不要掉链子!”我咬牙心说,继续往前爬去。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胖子的蜡烛先烧光了,接着是我的,再是刘丧的,最后所有的蜡烛全部烧光,我们陷入到了绝对的黑暗中。

  我们身上还有照明的东西,但是怎么打起,四周仍旧是黑的,我们看不到犀照之外的其它光线。刘丧说道:“你们能感觉到我们四周的黑暗是活的么?”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他解释说:“都是小虫子,这些小虫子密集的飞在我们四周所有的空间里,我能听到非常细微的声音,我们眼前的不是黑暗,是浓密的虫雾,我们以为没有光,其实是光被它们挡住了。只有犀火能赶走它们。”

  我挥动双手,但是毫无用处,我的手感觉不到那么细小的虫子。或者有可能我已经瞎了。

  我们没有太多的对话,我通过声音判断刘丧还在我前面爬行,喘息声和心跳声是我能听到的最清晰的声音。

  我一开始并没有非常的害怕,在四周有岩石可以依靠的地方 ,最开始心中产生的是安全感,只有手脚无法伸展超过三到四个小时,幽闭的恐惧才回袭来。

  但真正的毛骨悚然在十个小时之后潮水一般的涌了过来,不是由外界的环境,而是由我的想象力。

  我已经爬入了岩石的深处,且已经往里爬了整整七个小时,这条通道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我们已经爬过了我们之前尿尿的区域,事到如今,也没有太多的忌讳,在所有人的屎尿堆里都无所谓了。到了后来尿都没有了,都变成了身上的汗水。

  我们可能不能退后,我不敢回头看,即使能够回头走,我也是爬回到南海王墓中,在黑暗中,我们能吃的东西就是那些手一样的贝类和海蟑螂。不过好处是,那些东西短时间内应该吃不完。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我们四个在这条通道中被默默的困死,谁都不会知道我们死在这里。

  又往前爬了最起码5个小时,时间和一切的声音都在我耳边消失了,我只能麻木的往前爬,很长一段时间我被拉下,我摸前面摸不到人,剧烈的恐惧让我往前疯狂的爬行,最终再次摸到刘丧的脚。

  也不知道最终是过了多久,胖子说了一声:“有了!”

  我以为有了出口,问道:“出去了么?”

  “刻度!”胖子说道:“我摸到了石壁上有刻度了。”

  在这么深的地方还有刻度,我吃了一惊,胖子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摸,之后他道:“这个刻度我不认识。”

  我来,我催促他们上前,摸着四周的石壁,很快我摸到了胖子摸到的东西,我自己感觉,忽然一身冷汗,这个刻度虽然我也不认识,但我知道,这是丁兰尺上的一个单位。

  丁兰尺是阴宅尺,上面是阴间的计量单位,是一个“苦”字。

  这是汉代墓,丁兰尺还没有发明,是齐家高人刻的字,为什么要用丁兰尺?

  是暗示我们,我们已经到了阴间了么?

  最重要的是,妈了个逼的。我把尺忘在南海王墓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