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八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八章

  被临摹过的壁画意味着关键的信息,我正坐以表示重视。

  这幅壁画画的是无数的人皮俑,几乎壁画上所有的空间,画的都是各式各样的人皮俑,我之所以能看到的它们不是活人,而是人皮俑,是因为它们的手指,都和人皮俑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之前的那种贝壳。

  二叔在边上做注释,一共432具,这些人人皮俑都各具身份,乐师、士兵、仕女、武士、金刚。这些人皮俑全部都整齐的排列在壁画上,我眯眼看了一会儿,这幅壁画完全讲的,就是南海王墓的设计象征理念。

  在最上端,能看到一个仕女围绕的区域,南海王织端坐在宝座上,宝座四周是一片云海,四周仕女在仙船上环绕,群臣参拜。形成了极致极乐的美好世界。这个就是主墓室的场景。

  在这个世界的四周,有雷神模样的金刚护卫,守卫在这一层的四周。这些就是我们在墓道中看到的雷公俑。

  在这个最极乐顶天的世界之下,是无数的车马,刚才的那些雷公俑称为了这些车马的奇乘的战车上,在极乐世界之下进行驰骋。这些就是陪葬坑内的车马坑。

  在车马军队之下,是一群朝拜的士兵和工匠,这些士兵和工匠位于整个壁画构图的最底端,向上顶礼膜拜,这些就是我们在下水道区域内发现的那些水下的人皮俑。

  整个南海王墓的结构十分简单,二叔还标出了每一个人皮俑根据服装的不同可能的身份,其中有一个女人皮俑,壁画上面目模糊,他重点打了一个圈。这种面目模糊并不是壁画的腐蚀,而是画的时候,就没有画的清楚。

  之前的壁画每一部份都非常的清楚明白,只有这一张的这个部分,画师画的十分的草率。以至于这个女人皮俑的脸诡异狰狞。而这个女人皮俑是在壁画的最顶端云海仙境中的,在南海王的身边,按道理是最重要的构图之一。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会是那个女人皮俑么?

  我拿起手机,给闷油瓶发了个短信,问他那个女人皮俑哪儿去了。

  闷油瓶回了一个:“带出来了。”我想了想,这种东西带出来了,二叔不可能带着到处跑,肯定已经回到杭州入库了。

  再看二叔边上的注释,二叔写的是:“在主墓室中,有很多仙船,在壁画中纪录,这个壁画中面目不清的女人皮俑,在墓室的位置是在第一艘船上,但我们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皮俑,按照服装,这个女人皮俑应该是皇帝身边的女性巫女。”

  我看到了第一艘的照片和壁画的对比,果然第一艘船的照片中少了一具女人皮俑。

  二叔拍摄了第一艘石船前地面特写的照片,有清晰的脚印痕迹,二叔注释:这具女人皮俑显然是被之前进来的人带走的。

  为什么?

  二叔给自己提了这个问题,为什么当年的老三要带走一具女人皮俑?

  “没有带走。”我心中暗自说,如果这具女人皮俑就是我们在水道中发现的那一具,那这具女人皮俑只是被丢在了水道中。

  而三叔他们把整个壁画中的人皮俑全部都临摹了一遍,这种临摹从我的看法,是为了记录细节。我手抖了抖,给二叔拨了一个电话。

  二叔的声音永远听不出在做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提供点情报总没有问题吧。”

  二叔说你说,我说道:“二叔,我有一个很有跳跃性的想法,你觉得,会不会有两个南海王墓?”

  二叔顿了顿:“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确实没有理由,只是一种突发的想法,我说道:“我看了你给我的资料,三叔临摹过壁画,临摹壁画是为了记录细节,记录细节,肯定有另外一个’东西’,需要和临摹下来的细节做比较,所以我觉得会不会有另外一幅完全相同的壁画,只有其中的细节有一些不同,三叔才需要临摹去对比,如果有完全相同的壁画,我想是不是来自于一个完全相同的古墓,那就是有两个南海王墓。”

  二叔沉默了一会,说道:“并不是这样,但和你说的有点相似,是有另外一个墓,壁画和南海王墓的壁画非常相似,但是这另一个墓和南海王墓之间,时间差了好几个朝代。”

  “宋代。”我说道。二叔顿了顿:“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