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一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一章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女人皮俑狰狞的大嘴,心中恐慌。但那嘴中没有牙齿,从物理学上我把手伸进去,肯定是没有危险的。我上前作揖,口中默念:“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就把手从女俑的嘴巴里,一点一点的伸进去。

  伸进去半个胳膊还够不着,能摸到里面是中空的,就像个羊皮筏子一样,手机一直照着,能照出我手在皮里面的影子。

  我只好用力把整条手臂都伸进去,那样子稍微有些难看,摸到那东西,就感觉那东西像一个茧一样,好像是被很多丝挂在女人皮俑的空腔内,我一碰竟然掉了。一下就掉到腿管里去了。

  我把手伸出来,用手机去照,腿管,就发现那个茧卡在膝盖的地方了。那从嘴巴伸进去够肯定够不着了。我抬头看了看哪儿还有可以伸进去的地方。

  看了看我就尴尬了,站起来看女人皮俑的表情,嘴巴被我撑的像王大陆似的,一点也看不出狰狞了。

  我长叹了一声,看了看女人皮俑的下半身,心想我难道得做那么不堪的事情么?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我只能把皮俑剪破了,这皮俑非常罕见,如果贸然破坏实在有点可惜。

  我撩起我的袖子,蹲在女人皮俑面前做各种角度的模拟,不停的变换我手的角度、手势,分别作出了金刚狼、蜘蛛侠等一系列动作,都不得要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就听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

  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穿着库管衣服的小年轻站在我身后,指了指头顶上的摄像头。

  我老脸一红,站起来,挺了挺腰,对他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不要误会。”拿手电照给他看,和他说我的意图。小年青看了看我,过去把女人皮俑倒了过来,用力摇了两下,一个茧一样的毛球就从膝盖处一路掉到了女人皮俑的喉咙里。

  他再用力一抖,那球掉了出来。小年轻把女人皮俑放了回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惊叹,我果然已经是个傻逼了。小年轻递给我一张名片,带上手机耳机,听着音乐就回去了。

  我看了看他的名字,名字叫做白昊天,十一仓的值班经理。

  十一仓的仓管祖辈是大朝奉,姓白,白家人丁兴旺,估计现在有上千人,不管是计划生育时代,还是在英雄母亲时代,白家人都至少生上七八个,是一个大家族,二叔说管十一仓积德,所以白家还会兴旺下去。我以前有个伙计是白家人,外号叫做白蛇。据说活特别好,不下墓的时候一直在酒吧混着。

  虽然白家人丁很多,但素质参差不齐,有特别高位的官员和富商,也有手机贴膜的。派来管十一仓的,一般是白家19岁左右,在杭州上大学的孩子。一茬一茬的,韭菜一样。但从来没断过。

  白昊天这个名字有够霸气的,没夭折了算命硬的,不过看性格也不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快要被00后看不起了,也够难过的。

  低头看从人皮俑倒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团发霉的抹布,抹布已经腐烂到像泥一样,上面全是各种菌丝,年代十分久远,应该是三叔他们塞进去的,我翻开这块抹布,抹布各种碎裂,露出了里面包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干瘪的柴肉,我仔细看了看,意识到这是一条风干的人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