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开了11个小时开到山西,我顺着熟悉的路线直接杀进祁县。

  在路上,我偷偷把白昊天加进了好几个群里,这些群都是一些文玩的同好。每天很多人在里面发自己的藏品,流通也是很快。

  现在的古董市场,如果有钱的话,到县里很多犄角旮旯的小旧货铺子就能收到80%的好货,不用自己下村里,扫村的当地人肯定已经垄断了,不管是“老乡”还是老房子里的传世品,都有当地人的熟人一遍一遍定期的扫。我当年生意开始起色,就是因为控制了这个部分,然后翻过了县里的这批古董贩子,直接到城里。

  所以祁县县里的古董贩子是非常恨我的,我退出来之后,他们迅速把窟窿给堵上了。所以此次再进祁县,我靠自己是肯定会坏事。白昊天会非常关键。

  找了一个14块钱一天的破烂旅馆,我租了两间房,然后自己去买了铺盖床单换上,爬上窗户,把窗帘框拆掉,把窗帘框后面的墙壁挖空,再把窗帘框装回去。这是用来藏货的地方,一旦收到好货,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是我多年的经验了。

  之后我染了头发,染了一头黄毛,带上圆框的眼镜,带上了络腮的假胡子,然后穿特别修身的t恤,看上去就像乡村ktv停车的马仔,然后让白昊天穿上白衬衫和热裤,两个人站一起,就是有钱人家小姐姐不长眼看上了一个非主流的男朋友。然后来到祁县旅游。

  白昊天很努力的化了妆,这现在的化妆技术是一流的,画完之后根本不是一个人,我们就到县里郊区的一个建材市场里面,一家小二手货铺子里。

  这家铺子里最牛逼的是银锭和老马鞍,满墙满玻璃柜都是,玻璃柜都是90年代百货大楼那种最老的玻璃柜,里里外外全部都是灰尘和锈垢,里面的老银锭胡乱的一堆一堆,其他地方还有很多老房契和堆起来的老家具。

  我们走进去,装作特别好奇的看着这些老物件,老板是一个矮个子老胖子,根本不抬头看我们。自顾自在看iPad里的电视剧。

  外面阳光明媚,但是整个铺子特别的暗。走近两步就阴冷了下来。这种感觉颇为熟悉。

  白昊天轻声问我:“这里的东西我们买回去也出不了手,来这里干嘛?”

  我用长沙话回答她:“拍照。”

  “拍照?”白昊天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低声嘀咕道:“古董这一行玩的是眼力和信息差,有钱的时候,屯着不卖永远比流通赚的多,没钱的时候,知道哪儿有哪些好东西,比进到好货重要的多。”我来到老胖子边上,看到了墙壁上挂着好几串老蜜蜡,每一串都有七十多颗,我直接探身过去拿了一串,一边说道:“上手了。”

  老胖子嗯了一声,看了看我,眉头就一皱,我立即用手揉搓了一下蜜蜡,闻了一下。他放下了iPad,警觉的站了起来。

  我迅速用手划过这一串蜜蜡的每一颗,其中有二十一颗的大小相似。再看了看边上的另外一串,老板看我的动作就知道我是内行,顺手把另外一串也递给我,我用手再次划过,和刚才的二十一颗大小差不多的,这一串里有十二颗。

  “两串16万。”我报价,一边好似无意的把手机拿了出来,拍了几个老蜜蜡的局部照片,几张拍品相好的几颗,几张拍品相不好的几颗。瞬间发给白昊天。

  老胖子的声音很小,只回了一句:“二十,十六不走。”

  白昊天还在看我的发的照片,我拿了过来,用她的号,把几颗品相好的照片发进了几个群里,直接报了价格:“老蜜蜡手串,三十三颗,二十六万。每颗直径一样,上品。”

  然后转头就走,对老板说:“十六就拿,二十贵了。”

  胖老板也没有理我们,继续看iPad,我走出铺子,一边用我自己的号,在刚才白昊天发的每个群里都说了一句:“这串我要了,谁都别和我抢。”

  白昊天没明白我在干什么,我和她在六百米外的羊杂割店里坐下来,我和她说:“让子弹飞一会儿。”

  吃完羊杂割,我们往前走了两公里,在一个老街的胡同里进了另外一个铺子,这个铺子主要卖石头墩子,各种老大的水缸和石头墩子,也有一些银锭和老马鞍,这个时候,白昊天的微信开始有人跳出来。

  白昊天给我看,这是个陌生人,我也不熟悉的头像,陌生人对白昊天说:“你别卖给他,我出二十一,你卖给我。”

  我拿着白昊天的手机回了一个,“吴老板已经付了三万定金了,你最少得二十四,否则我定金亏了还是亏。”

  对方回道没问题。

  我轻轻的笑了笑,这是二叔在吩咐人拦我,拦我进货,不让我赚钱,二叔大概不知道我连进货的钱都没有。

  我和白昊天跑回到之前那个铺子,让老胖子给了支付宝,然后报给了对方,对方钱到支付宝,我把蜜蜡中的三十三颗品相好的重新串起来,变成一串很好看的手串,给那个人寄了过去,剩下将近90颗大小不一,品相不一的老蜜蜡。我全部收了起来。

  因为对方打了二十四万来,老胖子很奇怪,多出来的四万,我对老胖子说:“打错数字了,算了,你这里还有什么好货,我再买点。”

  老胖子看着我,默默的从柜台最下面拿出一张旧报纸。慢慢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