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早早的醒了过来,贾咳子已经从饭厅把每个人的早饭都带了回来,热腾腾的面线糊、润饼菜、满煎糕、花生汤、牛肉羹、碗糕、麻圆。在土楼的中间天井里,就是大堂和饭厅所在,听说有很多游客来了之后会留下来做一段时间义工,所以这里的菜式很丰富。

  其他人还没有醒,贾咳子默默的小声的吃着,呆呆的看着桌子。

  我父亲是一个不太说话的人,小时候,家里每次吃饭,父亲都是沉默的吃着,看着桌子,似乎有满腹心思。我很熟悉这种气氛。

  我在他面前坐下来,他推了一盆糊过来,“你们浙江人,应该爱吃这个。”

  我吃了一口,长久以来,对于福建的早饭非常熟悉,没有什么爱吃不爱吃的,但我也懒的解释了。看了看手机,其他人大概还要一个小时才会醒,贾咳子继续呆呆的吃着自己的早饭,我看着他,没有开口问任何的问题。

  普通人的苦在绝对对比上,也许远不如我的凄难,但苦难这种东西,永远只对自己而言才能真正感知,所以别小看任何人的辛苦。人心个个不同,各有各的苦法。

  吃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看我:“下棋么?”

  我摇头,放在之前,这样的提议我会很好奇,但如今我不想做的事情,会简单的拒绝。

  贾咳子一个人默默的开始剃胡子,他早上没有结巴,讲话讲的很慢,也是接受了一切的人了吧我想。他答应来的时候,刚送走了老父亲,父子两个人,一辈子都在铁道上,两个人都是耳朵好,做听轨的,找铁道的断点和判断火车的情况。所以贾咳子的小名叫做1435,他的微信名字也是1435。

  两根铁轨永远能看得见对方,但是触碰不到对方,永远在一起,永远又不在一起。

  贾咳子是故意伤人入狱的,具体我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我对于有故事的人敬而远之,我自己的故事,还没有结局呢。

  慢慢几个人陆续醒来,响墩出去晃了一圈,回来就告诉我们,这个楼没有昨晚来的时候看的那么高,一共五层,昨晚我们以为的五层,是四层。

  在四层和五层之间,还有半层,但是这半层不知道是结构问题,还是在装修,是进不去的。

  很明确的时间推断,最早来的人在五层,也就是小花的整只救援队伍就在五层,但是按服务员的说法,这只队伍进到土楼里之后,就闭门不出,甚至连灯都不开,所以我们昨天把四楼当成了五楼。

  按照我的理解,小花非常习惯的把所有的窗户全部用黑布蒙了起来,这是他的习惯,小花年轻的时候,有个外号叫做黑灯笼,做事情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来龙去脉。

  而四楼则完全不同,每天人来人往,似乎住着另外一群队伍,这群人对于五楼保持一种克制,但明显不是普通游客,穿着打扮什么人都有,响墩给我看了看他用手机拍的一些照片。我看了几张,就知道这是一只大喇嘛队,都是四处找来的熟手,看样子,四楼住着一个大老板。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的照片,这个人在人群中,显然已经看到了响墩在偷拍,看着偷拍镜头,是一个极其清秀的二十多岁的青年,非常面熟,我放大这张照片,现在的手机摄像头真的厉害,放大之后,我看到了,在这个青年的脖子上,带着一枚铜钱项链。

  “响墩你已经被发现了,小白,换你去。”我把照片递给白昊天:“你注意一下这个人,去四楼看看,夹喇嘛的筷子是哪家的老板,为什么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