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首先想到的是危险,喊泉爱喷什么喷什么,这个不归我管,但是按刘丧的说法,喊泉喷出毒气是在打雷之后几天,如果焦老板并不是听雷,他只是知道喊泉会在打雷之后几天,喷出毒气,那么小花他们进入喊泉的入口——不管是真入口还是假入口——对于焦老板来说都是一次大胜,他只要保证他们进去就可以了。所以焦老板的战术非常清晰。

  之前几天,这里刚打过雷,那么胖子就非常危险了。

  第二是闷油瓶和黑瞎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喊泉会喷出毒气这种情报,二叔和小花都没有发现么。我的手有些发抖,说到底,二叔的态度非常的清晰,他非常悲观,我觉得这种大事,他不需要骗我,但是仔细一想,如果是二叔内心确定,两个人已经活不了了,那他确实是有理由骗我的。

  为了让我逐渐接受这个现实。

  也就是说,没有泉水倒灌这一说,这是假的,真像是:喊泉内部可能含有剧毒,两个人十死无生。

  但是这个推测的前提和推论非常可怕。

  二叔知道两个人已经死了,二叔不仅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救援的小花,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下去,至少应该和小花说一声毒气的事情。

  二叔没有说——要么二叔不知道毒气之事,要么二叔想要害死小花。

  我的手的抖的非常厉害,我的内心当然相信二叔不知道毒气之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隐隐觉得剧烈的不安。

  哪里不对,二叔,小花,他们的行为,整个事情中,有一个模糊的地方,让我很不舒服。我找不到那个点。

  刘丧还在继续往下说,我摆手让他停了一下,定了定神,虽然身体抗拒,我还是想往最可怕的方向推一下。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为什么二叔要杀小花。

  我只往这个方向想了一步,我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之前的疑惑点:为什么,黑瞎子和闷油瓶这样的老炮会出事。

  我站了起来,开始回忆整个事情的源头,一条短信:指向了三叔。

  然后我的威信没有了,我变成了一个废人,吴山居没了,闷油瓶和黑瞎子说是死了,小花差点死了,北京城一半的好手死在地下,胖子现在进了喊泉。如果我不去通知他毒气的事情,他妈的他也非死不可。

  谁拿走了我的威信,谁让我变成废人,吴山居给谁拿走了,闷油瓶和黑瞎子出事是谁说的,是谁隐瞒了毒气的事情。

  我忽然明白了那个不对的感觉是什么。

  所有事件的推手,都是二叔,二叔在所有的关键信息点上,都是唯一的信息出口。

  我看着坎肩,轻声问他:“小哥和瞎子出事的时候,你们在现场么?”

  坎肩点头,我道:“你仔细想想,我说的现场是,你亲眼看到他们被困住。”

  刘丧在边上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出事的点,离我们进入的距离很远,只有贰京离他们最近。但是他们确实没有出来,而且我们再进去救人,口子上已经被水淹没了。”

  我摸着下巴,吸了口气,心中忽然开始出现一个一个的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这是个大局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层逻辑还是两层逻辑。

  是二叔要灭了我身边所有的人,还是二叔在保护他们?

  我深吸了一口气,所有的细节在我脑中全部排开,所有的细节在我脑中出现了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二叔不知道什么动机,他利用了三叔的消息和我的性格,利用我身边朋友对我的信任,让他们相信了听雷这件事情,并且帮我去调查。然后他利用我身边朋友对我的关心,一点一点把我剥离出这个事件,然后先杀了闷油瓶和黑瞎子,现在准备杀小花。但是小花毕竟是解家天下第一算,他没有完全得逞。

  整件事情从头到位都是假的。

  第二个故事:

  听雷是真的,三叔正在调查听雷的秘密,同时他面临巨大的威胁,这个威胁之大,让二叔无法正面对抗,所以二叔先藏起了闷油瓶和黑瞎子,传播他们假死的消息,把斗争卡死在雷城的入口的救援事件上。用小花做局,而黑瞎子和闷油瓶,可能早就已经进入了雷城。

  二叔给我过机会,让我参与整个计划,但是我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因为全部的过程,我只在关注第一层信息,没有看到背后的第二层逻辑,所以我出局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直接偏向了后一种可能性,因为我开始回忆起大量匪夷所思的细节,这些细节,都是二叔给我的暗示。他在等待我的心领神会。

  我的表情肯定很难看,坎肩看着我,我的眼珠不停的抖动。脑子完全停不下来。

  脑子里开始出现了几张脸,这几个人中,一定有人有问题:

  红顶水仙。

  传达黑瞎子信息给我的土楼服务员。

  还有,我买海捞瓷的时候,他们说近海的一艘沉船被一夜捞空。

  但是岛上有能力这么干的只有二叔。

  十一仓白家,都是水性极好的人。

  南海王墓,横贯中国的地下水系,传说中的落云国,听雷,近海的沉船,十一仓白家。

  这个是一个极大的局,我被远远抛在后面,抛在了事件的外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