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四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头骨已经发黄氧化,软骨腐烂之后,有一些头骨的区块脱落了,但是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骨片上面的圆孔,每个有一分钱硬币那么大,沿着耳侧一路打上来,最多的有七个,最少的一个两个,和我们在杨大广墓看到的尸体一摸一样,这些孔打的十分的整齐,看上去整个头骨就像一个乐器一样。

  从骨头的黄色和尸体的服装来看,应该就是当时在这里的特务部队,到现在应该还不到60年,所以保存的情况还算完好,孔的氧化和头骨一致,说明是他们生前就打上去的。

  我心中咂舌,看了看刘丧,就去摸他的头骨,他一下躲开:“死开,你有病啊。”

  “头骨上打洞真能听的清楚点么?”我自言自语,心说为什么在这里的人,在60年前就有打洞的,特务的目的不是颠覆政权么,难道这些特务在这里的目的,也是听雷?此时刘丧忽然看到了什么,一下爬上木床,木床早就腐化,他一脚上去木板就酥烂了,走了几步木床就烂成渣渣,他把墙角的尸骨全部都拨弄到一边,我们就看到墙角有一个记号。

  我凑上去,确定是张家的记号,刻上应该就在半个月内,印记还很新。记号是一个方向号,指向了一个方位。我掏出手机默默拍了下来,刘丧就喃喃道:“偶像的脾气也真怪,这他妈谁找的到。”

  我这一次不得不同意刘丧的说法,但嘴上还是荡了一下:“那现在还不是找到了?”

  “这符号什么意思?”

  “不告诉你。”我看了看四周,闷油瓶为什么要把记号留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虽然我知道他的记号都是非常隐蔽的,但如果是要给我和胖子留,这也有点太看的起我们了。

  但是这个记号肯定是留给我们的,我心中想了想,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在上面也做了提示,提示我们树下有东西,但是那个提示可能被人毁掉了。

  刘丧也没有追问,他走了几步抖烂木头屑,手电往下照的时候,嗯了一声。我也低头看,就看到在木板下面,竟然有金属的光泽,刘丧拿了一块上来,发现是老金条。

  我们拨掉木头碎片,就看到木板下全是老金条,刘丧的眼睛都直了。

  我拿了几条,爬到地面上,丢给坎肩,荒郊野外,这种地方,黄金是最没用的。刘丧也只拿了几根,两根敲击着。坎肩和白蛇就要爬下去,被我叫住了,告诉他们人救回来这个坑都是他们的,现在拿了金子连走都走不动。

  闷油瓶的方位非常清晰,我在指南针上做了标记,一行人就继续出发,我们在中段走的实在不行了,双膝发软——因为地面上全是落叶和淤泥,是软的——就坐了下来休息1个小时。

  坎肩和白蛇直接打上了瞌睡,我非常能熬,就一个人看着天,此时天几乎全暗,月亮非常亮,照的山谷霜白如玉,瘴气回土,冷的让人骨疼。

  刘丧也没有睡,整个山谷仍旧没有任何的声音,静的异样诡异。他没什么好听的,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我就问他道:“你这么追星,有意思么?”

  刘丧有点惊讶我忽然和他聊天,看了我一眼:“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的时候,有个人和你一样,但是知道的比你多,你肯定得跟随。我觉得我很像他,我只能用他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哦,你和他比算个屁。”我心中随口跟出,但是没有说出口,我觉得没有必要在大家这么累的时候吵架,于是我转口道:“你和他比还是差了很多。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他的生活未必你能承受的。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

  “你不崇拜他么?你不想成为他这样的人么?”刘丧看着手里的老金子,叹了口气:“当然我知道你做不到。你只是个凡人。”

  我苦笑,心中暗骂:“你个傻逼,老子得空把你在林子里埋了,还要尿上一泡尿。”忽然刘丧坐了起来,我刚想正面刚他,他摆手,用唇语:“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