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五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五章

  我是被胖子用水浇醒的,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我在一处石梯上,边上一片漆黑。

  石梯和上面几层一模一样,之前上面都应该有木制的楼梯,现在都腐朽只剩下石梁本身,没有栏杆,间歇也很宽,每一次跨步都很痛苦,稍微有所闪失就会掉落下去。

  他们正在用手摇发电机给手电充电,冷焰火应该全部用光了。所有人都是满头的汗,我身上也全是汗,这个空间里非常的温暖,不,应该说是非常的热。

  我抬头看了看,上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顶部,往下看了看,下面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底部。

  “第几层了?”我深度昏迷之后,身体得到了很好的休息,肺部此时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了,只是肺中好像缺了几块一样,不是特别的舒服。胖子回答道:“我已经搞不清楚了,这一层我们走了七个小时了,我们还没有看到底。我们实在背不动你了。”

  我看向闷油瓶,对他道:“你什么意思啊?我说句话怎么了?”

  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闷油瓶默默道:“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

  我忽然震了一下,忽然意识到,遗言这种东西,对于一个不会死的人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在他的生命中,他肯定听到过无数次遗言,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最后的留话其实是我们人生的总结,肯定非常的重要和神圣,但对于他来说,遗言只是他经历过的人的最后一句话,那些人生都太短暂了。

  其实人并不是多种多样的,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人一共就是那么些,几十类吧,你在普通的社交关系里找到一个和自己同生日的人很难,在一个2万人的跨国企业,公司总裁每天都会通过系统向几百人发布贺卡。是的,人的种类并不单一,但也并不无限复杂,如果活的够久,你就会看到同样品性的人在你的生命中一次一次的出现。你不想活的无聊只能不停的改变自己。

  所以,难道遗言也是有类别,我的遗言就算对我再有意义,也是一种固定遗言类别而已,可能还是科基这种常见的?所以闷油瓶选择不转过椅子。

  这简直是悲剧啊。

  黑瞎子在边上就笑,用力摇着发电棒,说道:“你知道伟大的遗言,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么?”

  我摇头,黑瞎子说道:“被忘记。”

  我想反驳,黑瞎子说:“你见过的将死之人太少,我见过很多,快死的人,越要努力过好今天。健康的人却喜欢牺牲今天去期许美好的未来,事实上,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得认真的去过。”

  “你们怎么都一套一套的?”我捂住脸,心中暗骂,知道自己想说的话,对他们没有意义,虽然非常不爽,但是确实也是事实。

  他们无非都是在说,死有什么牛逼的。

  我起身跟着他们继续往下,胖子就道:“这塔到了这一层,高的离谱,我们没有冷焰火,现在没法测这个距离了。这么走下去,脑袋都发晕,就是走不到底。再这么下去我们总有一下摔下去。”

  “上头打雷了么?”我问道,他们都没有回答,胖子说:“这么深了,就算打我们也听不到吧。”

  我让胖子详细说说,他们这些人脑子都好使,但是说起博闻强记,瞎子都不如我,胖子说他们下到水池中,就看到那些童尸体内的小贝壳一样的虫子,已经把道路将军吃的只剩下一层皮了,他们顺着桥两边的通道都探索了一下,发现两遍的通道里,全部都是蛇鳞一样的青铜簧片,布满了通道整体,这些青铜片非常锋利,而两遍的通道四处分叉,道路四通八达,里面也全部都是这样的簧片,犹如迷宫一样。

  他们在其中迷路,最后来到了这个塔内,这个塔并非是我们之前的那座塔了,但是最开始的计数还是顺着上个塔的计数继续计算,胖子估计这个塔是分段的,我们过了地面往下那一段之后,要经过一个青铜簧片的各种复杂的管道,进入到地下的另一段,这一段塔身深埋在地下。比上面这一段长出很多倍,现在他们走到的这一层,似乎是无限长的,不知道“底”是不是存在。

  我心中莫名,想了想,就他们道:“这听上去不像塔的建筑结构。”

  “是你自己说是塔的。”胖子说道。我道:“瞎子,你应该能想起这是什么结构。”

  瞎子看着我,忽然扬了一下眉毛:“你是说,这个塔。”

  “是个巨大的乐器。”我说道:“这个是一个巨大的发声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