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08 不好意思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08 不好意思

  寨子外西垭口前的洗头滩,大树从岸上一直长到水里,树下有石板相连用来在水上踏脚。是往西去江边的必经之路。

  两个人站在树梢上,看着下面通过的送亲队伍。那是一条灯龙,各色彩灯在树下蜿蜒。

  之前他们摸黑混在一队马帮里出了寨子,送亲的人家应该是大户,出寨子的人每个人都分到了一碗烧酒。两个人喝完擦嘴,张千军万马就问小张哥:“刚才我们被送亲的家眷砍了半个寨子,现在我们还是两个人,怎么劫亲?”

  “刚才是面对面的事儿,现在我们在暗处。我们赶上去的路上,我就能想出办法。”

  于是他们砸晕了施酒的人,偷了他们的骡子,一路赶到了前面。现在队伍已经过去大半了,小张哥还是没有说话。

  张千军万马对劫亲的事情本来就有存疑,他没有追问,只是看着小张哥,小张哥此时却觉得不对。

  他找不到新娘了。

  下面的彩灯排列的杂乱无章,乐队几乎横贯了整只队伍,但是本应该在队伍最头上的新娘,中断没有,到了尾段也没有。

  刚才那一撞虽然小张哥出于条件反射,但也不会太重,稍微淋点凉水,新娘应该早就醒过来了。如果新娘没有醒过来,是不会重新上路的。

  “难道,被我撞死了?”小张哥摸了摸下巴:“不对,撞死了就更不用送亲了。”

  如此说来,新娘是被藏起来了,藏在送亲的队伍之中了,难道,队伍中有人知道有人劫亲。

  “我的心思那么好猜么?还是新娘在闹市的举动,让人起了联想。”

  刚才在闹市的举动,新娘忽然咬了一个路人,如果路人没有把新娘撞翻在地,还真的会有很多误会,但这个路人毅然决然的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自己完全不知情,应该是不会让人联想劫亲的事情。

  忽然小张哥一个激灵,觉得自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对张千军万马说道:“不对,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结合事实的小小猜想,这是族长的女人,和族长深深的相爱,族长向来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族长的仇人寻找族长十年不得,但是仇人在查找过程中,知道了族长女人这件事情,于是用计逼迫族长的女人嫁给一个满脸长疮的汉人老马帮,他的真实目的是引族长出来,知道族长绝对不会放任他爱的女人嫁给一个马帮糙汉,但是族长实力强劲,所以他们知道族长一定会选择送亲时候劫亲,早就做好了准备,新娘被藏在队伍中,就是等族长出现。下面是一个陷井。那——族长也在我们附近!”说完他看向四周的黑暗。

  张千军万马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张哥。隔了半响:“你说什么?”

  小张哥在黑暗中看不出什么来,回头深吸了一口气,又对张千军万马说了一遍:“我有个结合事实的小小猜想,这是族长的女人,和族长深深的相爱,族长向来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族长的仇人寻找族长十年不得,但是仇人在查找过程中,知道了族长女人这件事情,于是用计逼迫族长的女人嫁给一个满脸长疮的汉人老马帮,他的真实目的是引族长出来,知道族长绝对不会放任他爱的女人嫁给一个马帮糙汉,但是族长实力强劲,所以他们知道族长一定会选择送亲时候劫亲,早就做好了准备,新娘被藏在队伍中,就是等族长出现。下面是一个陷井。那——族长也在我们附近!”

  张千句万马总算听懂了,看着他:“你这个哪里是小小的猜想,听上去完全全部是猜想。”

  小张哥说道:“我直觉就是这样。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新娘找出来。”

  张千军万马看到他的嘴巴里忽然闪出了一道冷光,不知道是从舌头下面舔出了什么东西。“我们先混进去,近距离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