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11 南派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11 南派

  雾琅花渣骑在马上,小张哥就被当成行李挂在马屁股上,追上队伍之后,很多人看着他用头巾蒙起来的眼睛。他们在队伍中慢慢的行进,小张哥得以近距离的观察每个人。

  雾琅花渣不敢做出任何的举动,刚才的那个瞬间,他动了杀心,同时正面看到了小张哥的动作。在那个瞬间,他屁股后面挂着的这个男人,整个躯体犹如妖怪一样扭曲了起来。

  而几乎是同时,他看到了那个男人在笑。

  就是那张在高速运动中狰狞的笑脸,让他明白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这是两种生物之间的强弱悬殊。他以为自己在绝对优势,而别人似乎只是用杂技应付他。

  “你真的不知道新娘藏在哪儿?”小张哥找了一圈之后,默默的问雾琅花渣,后者摇头:“大爷,我们是安保队的,给乡绅做做护卫,平时打打猎。送亲的细节都是新娘的家眷在做。”

  “他们就没有提醒你们特别要注意什么么?”

  “没有啊,队伍这么长,前面的觉得新娘在后面,后面的觉得新娘在前面。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新娘不见了。”雾琅花渣的眼睛疼的直抽搐。

  小张哥换了个舒服的躺法,仰面躺在马屁股上,看着头顶的黑暗,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翻起来,看向四周的黑暗。

  “往边上走。”小张哥说道,“灭掉火把。”

  “怎么了?大爷。”

  “还有另外一只队伍。”小张哥说道:“刚才追我的人,有一批人我没有在队伍中看到。”

  要隐藏的最好的方式,不是把人隐藏在人群中,而是在彩灯和锣鼓喧天之下,在黑暗中平行前进的另一只队伍,这只队伍,没有火把,脚步声隐藏在锣鼓中,躲在彩灯照亮长龙的阴暗处。

  雾琅花渣慢慢的离开队伍,把火把在泥巴中熄灭,往黑暗中斜插进去。马小步往前进入到丛林深处,慢慢的,果然他们都听到了轻微的马蹄声。

  雾琅花渣慢慢靠近,就看到一群披着蓑笠的阿匕人,在黑暗中默默的前进,马带着封口,马蹄上都包着草垫。其中有一批马上,坐着一个带着头冠的女孩的影子,应该就是新娘了。

  这里黑的一塌糊涂,领头的似乎非常熟悉道路,所以人和人,马和马都连着。

  小张哥接着夜光看到的都是模糊的影子,所有人都不说话,也有任何的动作。他觉得像赶尸一样。

  雾琅花渣的马术非常好,马靠近的时候,声音很轻,到了队伍附近,完全是在摸黑,小张哥一下扯掉自己的捆绑绳子,轻声对雾琅花渣说道:“在这里等着。”

  说着翻身下马,凭借着印象,一路混进队伍中,在几乎完全漆黑的环境中,几个腾挪,来到了新娘的马边。

  所有人都往前僵直的走着,他翻身上马,一边捂住新娘的嘴巴,一边压住新娘的双臂,用极其轻的声音说:“我来救你。”

  他对于人的肢体观察非常的细微,所以对于新娘的身高体态有很深的记忆,即使只是短短的闹市一瞬间,他也记得很清楚,他的手卡住双臂之后,发现没有像他估计的,卡在腰部的位置,反而卡在了两个玲珑但是丰满的胸部上。

  他楞了一下,心说怎么矮了,又摸了一下,刚才新娘的胸部在衣服中几乎看不出来,但是这个胸部,手感很好,就像厦门的大包子。有弹性,而且形状非常可爱。

  “你摸够了没有?”新娘低声说道。

  小张哥楞了一下,觉得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忽然一个激灵:“张海琪。”

  “放手,这么大了还摸亲娘的奶,你他妈还小。”张海琪轻声说道。

  “你怎么在这儿?新娘呢?”

  “掉包了,老娘办事还要等你?”张海琪用四川话说道:“现在老娘就是新娘,你给我下去。我带着你这么大个拖油瓶改嫁,连门都进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