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讲故事 | 我是神 第一章

藏海花(连载中)讲故事 | 我是神 第一章

  第一章

  那一夜我在考试驾照,杭州下了一场大雪,下午的时候通知考试改成了晚上,我从未练过夜考,考试的时候非常紧张,也就顺理成章的忘记了开灯,夜考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没想明白是没有开灯,前面只有路灯光,开出去三十多米,就被考官踩停了车,勒令补考。

  我坐公交车回家,当时租在杭州王马路一代,回去路上有一个小时,从夜考的地方走到公交车站,大概有十五分钟,路考选在城乡结合部人流冷清的野路上,因为大雪,几乎没有行人和其他车辆,我就一个人走着,路灯光都非常昏暗,我的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这十五分钟我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想到了什么,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灵感,顺着那个灵感往下思索——这里要说明,这个灵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我越想越深。

  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成佛了。

  这里的成佛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比喻,我觉得我可能找不到更加贴切的比喻,就是在那十五分钟的思考了,我鬼使神差的,洞悉了这个世界的根本,然后,我突破了,我变的无所不能。

  这种无所不能也不是小说中,那种设定精巧的超能力,而是一种野蛮的无所不能,虽然它有一些限制,但总体上,他就是无所不能的,我在那一刻,就忽然明白了,我可以做到任何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和信息,我都知道了,明白了,顿悟了。

  那天晚上,我成为了神。而且几乎是同时,我也知道了,我是唯一的神,并没有我的同类存在。我将无限存在,直到这个宇宙消失。

  ………………

  ………………

  这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事。如果你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在大脑里尝试和我说话,我如果没有在处理其他事情,我会立即出现在你面前,证明这一点。

  我很庆幸这种顿悟是发生我身上的,因为我是一个温和的人,即使到现在我也没有买到房子,还在凑首付,打工的公司最近几年也很艰难,但我仍旧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否则我可以立即结束这个世界。因为实在太强了,我反而无事可做,我在公交车站等车等了一段时间,觉得实在太冷了,便瞬间移动回到了自己家里。

  我坐在马桶上,拉了肚子——成为神的是我的意志,而不是这具身体——虽然我可以让我肚子里的宿便消失,我低头甚至可以看到它们,但我在此时意识到了神的限制,虽然我知道一切,并且可以改变一切,但的意识仍旧是人类的,我仍旧会出错,比如说当我看着肚子里的宿便的时候,我有可能会把边上的肠子当成是宿便的一部分,同时用意念让其消失,那我的肉体就会感觉到疼痛,我只能把时间往前倒回,因为我也不擅长改造自己的器官。

  拉完肚子,我就在马桶上琢磨接下来怎么办,作为人的意识,作神是有局限的,难怪古代神话里,所有的神都有一些局限性,因为毕竟是由人记录下来的神,还是人的意识在行使神的能力。所以我做不到的事情还有一些,比如说,我无法让其他人,成为和我一样的神。

  想了很久,我发现我什么都不用做,这个世界没有我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运作规律,我是忽然产生的,我干预这个世界恐怕只会让原来的规律崩溃,我虽然可以重建次序,但没有必要。

  我躺到床上,想到了明天要交房租,看着天花板,一张一张现金便凭空出现,飘落下来,整齐的落到我枕头边上,我能透过天花板,看到楼上的独居女孩在写简历,房间好乱。我左边的房间,那户人家的老头刚得了癌症,老头还没告诉老伴,但是老伴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两个人吃饭得时候,有些沉默。

  不要干涉人间吧,我入睡前这么打算,在那一刻,我作为人的欲望,焦虑,全部都消失了,我的目光透过所有的楼层,看到了星空,我能看到多远呢,下一秒我便来到了大气层之外,再下一秒,我贴近了太阳,我的肉体迅速蒸发,双目立即被灼盲,但我的意志快速的修补,很快适应了太阳轨道的高温。

  再下一秒,我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身上还冒着高热的蒸发痕迹。

  我其实不用睡眠,但我还是觉得不安,当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我有些觉得,刚才发现的事情,就是另一个梦境,我是在梦中梦里。

  世界你好,你们的神回来了,我在梦里,应该这么大喊。我知道我未来的生活将索然无味,但在索然无味到来之前,我应该还有两三年,能够享受人成为神中间阶段愉悦的时间。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记忆没有立即恢复,我拖着疲倦的身体,看了看闹钟。

  我的房间很小,只有一个居室带一个卫生间,这里的几层楼都是一个房东,房型都一样。离我工作的地方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我现在的工资只能租的起这里,我刷牙的时候才忽然想起,其实我住在哪里都可以,我也不需要忍受早起的疲倦。几乎是瞬间,我便回复到了十几岁的精力,我仔细的看了看我的皮肤,毛孔粗大,鼻尖全是黑头,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让黑头,一个一个自己脱落下来,让毛孔变得细腻。

  我的牙齿也不是很整齐,前门牙有些往前,我裂开嘴巴,牙齿开始变得整齐,门牙也往后缩了进去。

  虽然不是很帅,但比之前好多了,我还是希望自己还是自己,神得容貌应该是有自信得。然后我穿上衣服,瞬间便到了单位。

  我起得就非常早,单位里一个人都没有,从落地窗能看到鱼肚白,我打了卡,继续深入得思考。

  因为睡得很好,早上我得脑子比昨晚清醒很多,那种强迫自己给出一个情况说明得强迫感没有了,昨天晚上,我得脑子希望整个人体能够给出一个解释,发生了什么,但今天,我得大脑接受了,自己成为神得事实。

  之前得生活,我就是一个什么都接受,毫无个性得人,成为神得时候,想不到自己也是这样得没有骨气,就这么接受了。

  接下来,我得意识给我提出了一个天问,我是要做一个善神,还是一个恶神。

  我从小知道我是一个欲望深重又胆怯害羞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心中看不得世间悲凉的事情,又隐隐想做恶人。最后还是我的拖延症解决了问题,我的拖延症告诉我,走着看吧,希望世间好好待我,我可以不用痛下杀手,发动洪水。

  从日后的日子看,我在这个阶段的想象力是十分贫瘠的,如果是小说家,肯定能够做很多事情,但我竟然还老老实实的上了一天的班。

  我的工作是web的前台设计,我拖延了大概三四个BS结构软件的进度,在这一天全部都完成了。在中途,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学习了英语,法语等四十多种语言,寻找有没有教程,教导别人如何成为一个神。下班的时候,单位聚餐,人力资源统计人数。

  以前这样的聚会我是从来不参加的,因为社交对于我来说,压力很大,就算被强制参加也是一直玩手机,但是今天,我忽然有了改变,我想参加了。我们的部门老板正巧走出来,看到我还赞许的看了一眼,她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太太了,退休返聘,对我一直很好。这个部门其实管的是所有大老板不管的东西,我们技术部也是她来管,事实上这个公司主要做粮油的O2O,老太太之前是粮油局退休下来的副局长,大老板高薪养着,用来做政府关系的。

  老太太一辈子没结婚,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感情有挫折,但是人很好,一直希望我能够主动一点和人交往,不要自闭。

  我们一起出发,我坐人力资源的车,一共三辆车去望江路的据点吃烧烤,在车上,我望向人间,得癌症而不自知得年轻人,隐藏秘密即将分开得情侣,背负罪名得罪犯,神情恍惚得妓女,等等等等,都走在路上。

  原来,世界的景象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