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关于千面的研究

藏海花(连载中)关于千面的研究

  讲一下关于我身边一个非常神奇的行业。

  面具这个行业古代叫做易容术,面具很多时候不如我们想象的,电视里说的,是整张人皮从脸上撕下来。大部分时候,这个技术是通过用类似人皮的材料,贴在关键部位,进行改变容貌,这个技术女性比男性更加擅长,听理论说是女性比男性在相貌结构的分辨上,能力更强。比如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男性看到一些女性都以为没有化妆,但是女性一眼就能看出其实对方在脸上做了修饰,当然这些我都没有看到专业的论文,所以不可考证是否是真实的。 

  面具这个体系,目前有两个流派,我都接触过,阿透,是我师傅之一,就是给我带上三叔面具的那个女孩子,有着非常深厚的美术的功底,使用大量的现代材料和现代化妆技术,张家则是完全的传统技术,几乎没有改良。所谓人皮面具,以前是不是用人皮做的,我没有细问过。但张家用的特殊材料,只有他们知道配方。我则自创一派,用面粉或者福建的肉燕做法,可以做出临时的面具来,有效期看天气热度和我出的汗。

  这两个体系的源头,我估计都是一致的,阿透学习得这种技术的故事,可以写一个很长的故事,她说她只听说,祖师爷是在边关起家的,早年去莫高窟给富人修窟,做佛像,富人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希望佛像的脸像自己,祖师爷在捏脸上逐渐展现了天赋,做佛像之前,要做准备,因为没有那么多材料可以用来做模具,于是一开始是绷纸人做脸的模具,人皮面具逐渐开始成形,后来有家里亲戚犯事,要出关,于是铤而走险做了一张纸面具贴在脸上,就混出去了,于是名气渐大,就不做佛像了,光做送罪出关的面具生意,之后改良材料,成了一门特殊的收益。

  这个手艺在当时只传外姓,不传本家,只为流传,子孙后代是不能连续两代做这个的。据说是因为阎王爷因为这个面具,收人经常收错,怪罪下来,这一行人都命短。我想来是因为这一行被灭口的机会太大,所以很多人不得善终。

  张家的面具,应该就是古法,阿透的技术是后来很多人改良过的,这项技术后来被洗白在整容医学和法医学里,已经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美术,解刨学,医学,材料学甚至人脸识别的集成工程。

  在张家的面具里,有一个流派不得不说,就是张海琪(旗?)下南洋档案馆的一支,有一个脏面的传统。南洋档案馆行除恶,暗杀,突袭时候,每个人会带着自己设计的面具,这种面具不如人皮面具的功能是伪装,他只是用来遮掩面部,和恐吓对手。我有在南洋收藏过一个,这种面具制作非常精良,一般都是制作制作者心中最恐惧的形象演变而来,目的是第一时间让被袭击者产生心里恐吓,所以真的非常可怕。张海盐的脏面是一条蛇状的脸,非常逼真,带着如同人头蛇一样。他还有很多收集的其他人的脏面,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只鸟的面具,不知道是谁做的,在这张面具上我明白了绘画的妙处,原来一个恐惧鸟的人心中的鸟脸,和我们正常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吗,那张脸那么恐惧。令人发指。

  所以恐惧来源内心,而不是具体得现实存在,你的大脑会把很多东西塑造的恐惧和邪恶。远超你看到的。

  张起灵也有脏面,是张海盐为其做的,据说是一张没有五官的面具,看着犹如一个黑洞。说是只有混沌才能配上组长,我从未看他呆过。对于我来说,张起灵的脏面就是张秃子,他最害怕的应该是掉头发吧。

  脏面有着民俗的美学,制作上又精美,又有实用价值,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艺术品,制作脏面需要很长时间,有时候长达一生,脏面都在不停被完善,繁复,被修补,有些人一生有多个脏面,不同色系,可以配着衣服穿。我有一段时间深深着迷于这种面具。

  接下来有机会,我会做这个方向的深入资料收集,收集一千个和面具有关的故事,有一些人面,有一些脏面。统称为,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