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千面 引子

藏海花(连载中)千面 引子

  阿透最后一次见到屠颠,是在他上刑场前的一个小时,屠颠被判死刑,在大马法律附加六次鞭刑之后,以英式长距坠落的方式,进行绞刑处决。

  她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自己计算自己体重需要的绳索强度,以便瞬间拉断颈骨死亡,不需要忍受十五分钟的痛苦,他的面前放着《官方绞刑公式表》(OfficialTableofDrops)1888年第一版,这本书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屠颠希望阿透在自己手臂上纹的那张表格的来源。当时他翻到那一页的时候,阿透就觉得这个人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比起他们热恋的时候,屠颠老了很多,长久以来阿透看这个男人,面前总有一层薄雾,让她觉得看不清楚,薄雾让她没有精力去回味这个男人对自己做的一切,让她疲于想看清楚对方。如今这层薄雾已经消失了,阿透终于能从空气直接直视这个男人。

  只是凡人一个,阿透很想这么下结论,但这样,似乎对于自己的过去的十年,有所亵渎。和这个男人撕扯了十年时间,她希望自己的对手,拥有神性。如今把他送上断头台,有一种弑神的快感。

  然而,和所有的小说文学作品中写的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来检查你的脸。”阿透对屠颠说到,后者已经得出了一个数字,抬起了头来。面无表情,他总是面无表情。阿透在法警的陪同下,对屠颠的整个脸部进行了检查,以确定不是整容或者面具技术伪装的替死鬼。

  确实是他,有一刻,阿透还希望不是他,自己又被骗了一次。但这一次他无路可逃了。

  “你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阿透在他对面坐下来,他们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对话有一点困难。

  屠颠颠了点头。

  “你们男人,背叛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屠颠看着阿透,沉默了一会儿,“你是指背叛你,还是背叛其他人。”

  “竟然还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因为我爱你。”屠颠看了看背后的行刑室,已经有宗教人员开始准备。

  阿透笑了,这一次真的笑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是希望马上就要到来的死亡,给你的话增加说服力么?”

  “你离死亡还很远,所以你不会懂人之将死意味着什么。”

  阿透愣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对,屠颠就笑了:“你看,你又开始怀疑自己了,我说过,你的问题就是不相信自己,否则你不至于要等十年才能抓住我。你是对的,我只是想试试,你是不是还对这句话有反应。”

  阿透有点厌恶,她深呼吸了一口。“回答我问题,我有取消鞭刑的权利,让你舒服一点去死。”

  这话对于屠颠是有策动的,他挠了挠头,瘫倒在座位上,思考着说:

  “背叛一个人有太多的情况了,但是有一点,谈的到背叛这种词语,至少双方都曾经付出过。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要完成一件事情,最终有一方退出了,另一方不知道。”屠颠看着阿透的眼睛:“一方退出的时候,另一方不知道,这才是背叛的本质,另一方不知道的越久,仇恨越大。”

  “所以呢?”

  “我大部分背叛别人的时候,连那个约定是什么都已经忘记了。或者说,当时我和他说的话,要做的事情,以及他这个人本身,只是当时的兴致使然,整个一切,对我都不重要。”屠颠说到:“转头我就忘记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人生虚无主义者,当时的经历是我的一切,结果不重要,我不是非要得到什么,非要完成什么。”

  “但是和你一起的那些人,他们当真了。”

  “人少有不当真的,特别是当你拥有那么多名誉地位的时候,你和他们说你是人生虚无主义者,他们其实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以为你只是口花花,回到家里,专营努力,和他们是一样的。但我得到名誉地位实在比其他人要简单的多。这是一个悖论你知道么,你根本不害怕失去这些的东西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和鱼缸里的藻一样,除都除不干净。”

  “你背叛他们也是一时兴起。”

  “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做生意,赚钱,但并不代表我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大概一年多两年吧,如果他们还没有摸到门道,那我就会烦了。”屠颠看了看法警,法警给了他一只烟,他没有舍得立即抽,闻着:“有一些人,他们在我背叛他们之前,一早就背叛了我,人世间谁先变心,谁就能对对方用刑,这种福利,我也不是时刻都能抢到的。”

  阿透看着屠颠的眼睛,他说的是实话,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我呢?”

  “嗯,背叛一个自己爱的人,确实感觉很不同。”屠颠坐正了一些。

  “男人是可以爱着一个人,同时又背叛她?”

  “人类都可以。”屠颠点上烟:“你难道就没有背叛过爱你的人。”

  阿透愣了愣,想起了烟烟。

  “怎么,是不是忽然间懂了,什么叫做你和别人说过的话,做过的计划,以及这个人本身,你其实不感兴趣。当你背叛所能得到的,不够多的时候,你从小受的道德教育,会让你内疚,难过,但当你背叛的所得足够多的时候,你根本不会犹豫。情感背叛,人类历史上情感背叛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

  “那么背叛我,你得到了什么呢?”

  “当时,我不相信你能一直爱我,虽然你很爱我,但我知道你有背叛人的能力。你内心里有一种坚定的无情,阿透,我知道我如果完全投入,就会迎来背叛。我们是一类人。”屠颠看着阿透:“与其等着那一天到来,我只是早点占据了主动的位置。而且,我知道恨可以比爱持续的时间久很多,一辈子恨一个人,也是我占有你的方式。”

  “所以你就背叛了我?”

  “嗯,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犹豫了很久。”

  阿透顿了顿,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感动了,她问他道:“所以,这就是你栽赃我,让我坐了十年冤狱的理由。”

  “那是一个意外,我说了,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化成这样,我以为你最多三个月就会出来。我留下了足够的破绽,以为警察会发现。”

  “有人抹去了这些破绽。但在这十年里,你有足够的机会,可以弥补你的错误。”

  “自首么,我如果自首了,最终你并不会属于我,我们会形容陌路,我又不是好人,为什么要做这样善良的事情,是,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那个人才是你的仇人,不是么,我虽然做了坏事,但我的动机没那么坏。”屠颠吸了最后一口烟:“没所谓的,那个人你还会继续追踪么,我觉得你没有胜算,她比你更爱我呢。”

  阿透不说话,屠颠继续道:“我为了你,也背叛了她呢。”

  他笑了起来,似乎讲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阿透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获得答案,她能听懂他的每一句话,即使听上去都是狗屎一样。

  也许有句话他是对的,自己有背叛人的能力。

  屠颠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人,他并没有讨论太多他背叛她的事情,而是让阿透想起了,自己背叛的那些人。

  强迫自己与加害者共情么,阿透心里想反驳,但烟烟的脸不停的在自己面前浮现。

  她绝对不是自己毫不在乎的人,虽然阿透想忘记她,但早就已经做不到了。

  离开之前,法警给了她撤销鞭刑的表格,屠颠看着她:“你说的,说实话你就取消鞭刑。”

  阿透看着表格,其实,死亡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的惩罚了,但阿透想了想,摇了摇头,这时,她第一次在屠颠眼中看到了失望。

  “并不是想针对你。我不恨你。”阿透说道:“只是你说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对我做心理引导,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影响,所以,我打算,就当作我没来过一样。”

  屠颠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阿透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转头对屠颠说道:“HappyDeathDay.”她知道自己终于赢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