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千面 第一章

藏海花(连载中)千面 第一章

  十年前,故事要慢慢讲。

  阿透看到那栋别墅的时候,憧憬过有钱人的生活。

  这么大的地方,打扫起来应该非常累人吧,不过,有钱人不会担心这个吧。阿透觉得自己很好笑,有钱人还会自己打扫别墅么。估计有很多清洁工吧。也许还有园丁什么的。

  阿透决定恢复淡定。

  别墅是新盖的,阿透记得这个老板有很多老建筑,有收集老建筑的习惯,姓谢还是姓解,她记不清楚了。年纪不大,做古董生意的,应该是继承的产业,她多少知道新贵,这个年纪能这么有钱的,得涉足互联网才行,古董行业看天吃饭,又是资金密集型,不太可能少年暴富。就算是少年天才,现在也得真刀真枪有入市的第一桶金。

  进入别墅之后,她的甲方和别墅的主人都在客厅里等她,她的甲方是她的委托人,也是这个别墅主人的秘书之一,是一个大概三十七八的女人,她们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别墅的主人穿着一件粉红的衬衫。

  还不错,阿透看到他,心里想,好看,驾驭的不错。这张脸有点东西。

  三个人坐下来,阿透就把自己的合同给了过去:“闹,实际业务,工商是不认可的,我写了顾问费,提供房屋装修顾问,如果没问题,签了我就开始干活了。”

  解老板看了看甲方,“她行不行,那么贵。”

  “绝对可以。”

  得到了甲方的肯定,解老板很快的签下了名,阿透掏出画板:“好了,先说好了,我只能根据你们的叙述,画出那个人,你们叙述的越精确,我们就越不浪费时间,我没有开天眼,没法猜你们见到的那个人长什么样。”

  阿透有非常多的能力,通过别人的叙述,速写出一张脸来,是她的一项能力之一,她的能力大多集中在美术上,笔头功夫,对,就是很多警匪片里,警方专家通过受害者口述,完成凶手画像的工作,只不过她是民间的。

  这个解老板不知道想完成谁的画像,一面之缘的梦中情人,已经过去很久没有照片的初恋,生意上的诈骗犯?无所谓,这不是阿透关心的,这种小活能够赚四万块。她很满足了。

  “来吧。”阿透拿起铅笔,草草的打了一个人的轮廓。

  解老板看了看手表,对阿透说:“时间还没有到,我可以先和你说一下接下来工作的来龙去脉。可以么?”

  阿透点头,你是老板,她注意到解老板的脖子里有一块湿疹,皮肤情况不太好,哦,难道是被人种了草莓。看不清楚。

  她压根不在乎解老板之后会说什么,这项工作其实不需要前因后果,但很多人有倾诉欲,很多人要整理自己的思路,她都可以理解,吧啦啦啦啦,她可以放空继续看这张脸,这张脸她其实可以打五折做这个活。

  “我不会和你说细节,告诉你眉毛什么样,不是这么工作的,可能和你以往的工作不同。”解老板说道:“等一下你得自己看,看了画下来。”

  “看什么?”阿透愣了一下。

  “看你要画的那个东西。”解老板说。

  阿透第一次有点疑惑,想了几秒:“你是说,等一下我要画的那个人,会到这里来?”

  解老板点头。

  阿透就笑了:“我对着他画?你以为我是街头画游客素描的?有钱人的误会?”

  阿透有点觉得被侮辱了,不行,这张脸也崩不住让她这么去赚这四万块。她看了看甲方,甲方是多年的朋友了,她应该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会来这一出,甲方还是挺了解自己的。她没有立即走,是得给甲方一个面子。

  甲方没有说话,阿透发现甲方似乎有一些害怕。

  解老板继续说:“这个房子,不是老宅子,却有一个新房子按道理不会发生的问题。我就直话直说了吧,每天的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这里的镇上都会断电,原因不清楚,在这四个小时里,会不定时的来电,不定时的断电。”

  阿透不知道解老板想说什么,但她觉得有些浑身发凉。

  “断电和来电的频率非常高,有时候,刚断电几分钟,就会立即来电,一秒之后,又断电。”

  “嗯。”

  “在这几天,我都一个人在这里办公,在断电之后,因为是别墅靠海,所以没有其他照明,我就会坐在原地,等电恢复,这里四周会一片漆黑。这几天,每一天,都有断电恢复立即又断电的情况,灯会亮起一秒钟然后再次熄灭。”

  “嗯。”

  “那一秒钟时间,灯光闪起的瞬间,我几次都看到这个房子里,有一个人。”

  “告辞。”阿透站起来就走,浑身的鸡皮疙瘩抖起来。

  深井冰啊,叫我来画鬼啊。收你四万块,要我来画鬼,我宁可去画城市宣传画。

  “我确定当时别墅里只有我一个人,等后来灯亮的时间长一些了,我几次找遍别墅,都找不到那个人。那个人,只有在反复断电的那几秒里,会出现。”

  阿透说道:“解老板,你脑子不正常不要扯上我,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解老板看了看手表,也不去拦他,他讲的时候很平静,不像是开玩笑的。阿透来到了门边,这时候,一下灯就灭了,阿透听到了空调哑火的声音。

  一间房子有电器运转,会在环境音有轻微的噪音,平时我们呆着焦虑,是因为这些声音我们其实已经适应了,听不出来,但它确实存在,让人烦躁。

  断电的瞬间,你才会听到真正的安静。一下子真实的安静逼来。

  “八点了。”解老板说道:“你没仔细看合同,你不能中途中断服务,我们在外面的车上等你,请你务必画下那个东西的脸,如果成功了,除了四万块奉上,我还能告诉你,你在找的那个人的消息。”

  手机手电亮起,解老板和甲方站了起来,甲方跑着跑出门去,解老板用手机照了照阿透,阿透脸色惨白,浑身冰冷。想大叫跑路,但心中有另外一股欲望,死死的让她坐在了椅子上。

  她确实在找一个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她看了看四周,别墅里一片漆黑,这里怎么这么黑啊,别墅那么大,一个人住不害怕么?她心说,黑暗中,冰冷的气息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