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千面 第三章

藏海花(连载中)千面 第三章

  冰箱是真的大,大到能走进走出,她扯掉一边的隔断躲进去,皮肤贴着冰箱内靠的地方,很快就冻的没有知觉。但冷气让她逐渐冷静了下来。

  她开始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灯光闪烁的瞬间,这个别墅里多了一个人。

  因为之前仔细的观察过别墅,所以她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疏漏,除非是有人恶作剧。否则这个人是在断电复明的瞬间出现的。

  和解老板说的情况一样。

  恶作剧是有可能的,因为断电的频率有长有短,它可以事先躲在什么地方。自己对别墅并不了解。

  难道这是一个真人秀?

  阿透看了看看了看自己的花臂,不会,纹身艺人上不了真人秀,除非是国外的真人秀。如果是真人秀,自己这个表现,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剪进去的。除非给比较好的费用。

  三十万,三十万自己可以接受,但是得税后。

  但不会是真人秀的,毛孔的收缩让她持续冷静,刚才那个“鬼”的体型,一看就不是很正常,真人秀不需要细节到用两米多高的人扮鬼。

  阿透回忆了几分,鸡皮疙瘩再起,她能确定了,她看到的东西,是个邪物。

  冰箱里非常黑,她动也不敢动,生怕那东西会瞬移,现在已经在冰箱里了,就在她贴脸边上。

  不对,黑暗里似乎确实有东西,就在她身边。她把自己用力贴近冰箱内靠。

  嗡一声,冰箱的压缩机启动,来电了。外面的灯全亮了,有光射了进来。阿透愣了一下,她算女孩子中非常冷静的,她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冰箱门没有关严。

  光从门缝里射进来,她用余光就能感觉到,缝隙的外面,站着一个东西,正瞄着缝隙。阿透尖叫起来,瞬间冰箱门就开了,光线射进来。冰箱灯也亮了。

  解老板,就站在外面。

  阿透继续尖叫,把能抓到的东西都丢了过去,解老板单手都接住了,说道:“请从我的冰箱里出来,你踩的东西是我朋友送我的调料。这东西我自己调不来的。”

  阿透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下面,是一堆塑料袋,调料,是黑松露么,她爬了出来,知道名贵的黑松露非常贵,拿起来一包,发现是某种腌菜。

  “方便面配料?”

  解老板进来把她提起来,开始把隔断插回去,整理冰箱,阿透大叫:“真的有个人!”

  “我自己已经见过好几次了。”解老板把东西全部都整理整齐。把她推出冰箱,阿透看了看吧台,上面已经没有人了。

  电力好像稳定了。但是她仍旧不敢靠近吧台。

  “放心,今晚不会断电了,断电断的很规律。”解老板走出来,把衬衫挽起来,开始洗手。

  “你可以开始画了。”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出去,留我一个人。”阿透看到甲方也回来了,脸色煞白,看着她,又抱歉,又不想呆在这。

  “超过两个人这东西就不会出现了。”解老板说道:“这别墅是别人抵债过来的,我暂时用来避开北京那边的事情,没想到有这种问题。”

  说着他把画板和笔递给阿透。

  “听说你对人面,过目不忘,请吧。”

  阿透绕过吧台,吧台上没有人站的痕迹,她回到桌子边坐下,有另外两个人在这里好多了,她看着画板,觉得这事情好荒谬。但是她不敢一个人回去了。

  解老板非常娴熟的给她泡了一杯热咖啡。

  “等一下,你说你能帮我找到人。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人?”她忽然想起这事来。

  “有些人不能乱找,你找他,你虽然找不到他,但是他立即会知道你在找他,他会先对你好奇,来观察你,试探你,如果你居心不好,也许他会在你找到他之前,就对你做点什么。”解老板说道:“据我所知,你要找的那个人,一直在观察你,我才想,你是因为,任性,觉得自己能够面对世界上的各种挑战,毫无敬畏的好奇心驱动,所以才去找这个人的。这种动机,对那个人来说,是一种侮辱。所以,他可能会对你不利。”

  “那哥们以为自己是汉尼拔么?”阿透天生反感。“还是你们要把他塑造成汉尼拔,怎么,还要收门票么?”

  “我和他是同类人,有业务联系,我帮你找他,当然也有我的目的,但你先得帮我——”

  解老板敲了敲画板。

  阿透拿过画板,妥协了,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之前的那个瞬间。

  她能回忆起来,就算当时没有看清,她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在事后,在脑子里还原出那个瞬间。

  然后再次仔细观察。当然她的老师不建议她这么做,因为不管当时有看到多少细节,大脑都会把没有看到的部分,通过美术能力补全,所以有时候,你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看到了,还是大脑修补出来的。

  如果看到的细节太少,那补全的部分过多,就会完全失真。

  阿透回忆起了那张脸,她画了几笔,惊异的发现,那是一张普通的男人脸。

  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是人的脸。亚洲汉族,她对于人脸是有充分研究的,大概三十多岁,很普通。

  她很快画了下来,细节更多了,是南方汉族,颧骨有点高。

  这比是张鬼脸还吓人。

  这人是谁?

  显然解老板他们也不认识了,阿透看完之后,他拍了一张照片,放入网上的图片识别系统。转了半天圈圈loading,啥也没出来。

  “你没有耍我吧?”解老板问。“这看上去是一个潮汕的渔民。”

  阿透摇头,她仔细回忆,忽然抬头,指着房顶上的一个方位:“它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只有它一个东西,还有另外一个东西,挂在那儿。”

  别墅的挑空非常高,别墅的顶有点像东南亚的茅草屋酒店,上面有灯组。

  阿透指的地方,是一圈房梁,在这个角度看,看不出什么来。她瞬间的记忆里,在那个瞬间灯光亮起,那个地方,还吊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