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千面 第四章

藏海花(连载中)千面 第四章

  阿透最终把当时的各种细节,都画了出来。

  一张画纸都不够,画了三张多,她觉得有点亏了,但又想到新宅闹⻤确实也有点惨,和这种有钱人谈加价很累,也就作罢了。

  解老板看着三张画,陷入了沉思,阿透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就是在那儿思考。想了有十五分钟。甲方终于说话了:“要么,我送阿透先回去?”

  阿透已经意识到甲方其实吓的够呛,之前没有为自己说话,或者多给解老板的行为解释也没有办法做到,是因为实在太害怕了。她过去和她的手握住,两个人勾在一起,给对方力量。

  解老板把三张画卷起来,对她们道:“我来送你们吧。”

  在路上阿透知道了这个解老板,名字叫解雨臣,他开一辆g500,后来知道也是别人抵债的,这人开古董典当,一开始都是翡翠,后来典当的东⻄杂了,就多是豪⻋。

  “听上去不是什么正经生意吧。”阿透坐副驾驶,解就问他。“反正和高利贷差不多。”

  “嗯,卡号给我,我等下就给你打钱。”解看了看阿透,阿透正偷偷捏着口袋里的烟。

  车里一点烟味也没有,烟灰缸里也没有烟,这哥们肯定不抽,自己也不好意思抽。

  解把窗户打开了,车速放慢。

  “想抽就抽吧。吓够呛,舒缓一下。”

  不客气了!阿透急着掏烟点上,把手靠到窗户沿上,深吸缓缓吐出,一股松快从肺散播到全身。她随即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刺青露出来了,想遮掩一下,想了想就算了,一个放高利贷的,不用给他什么好印象。

  “你这打算怎么办?这么大一房子闹鬼,租售都不太方便吧,放心,我口风紧,你骗着赶紧出手。”

  “这不是闹鬼。”解说道:“这栋房子里有一部分木头是用老船的龙骨做的。盖这套房子的人,喜欢玩修旧如旧那一套东西,长条形的老木料,现在只有去南方海边买老船,拆龙骨才能找到最好的。船这种东西,是有灵性的。”

  “那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不知道,这个得专业人士才能判断。最奇怪的是这个吊着的东西。”解沉默了一会儿,阿透也没追问,觉得越问越害怕,不如不知道算了。明天还要早起。睡不着就完蛋了。今晚估计不太好睡了。

  “那个东西和船没关系。”

  “so……”

  “我猜,这房子里有一个东西,在告诉我们关于这间房子的另一件事情,太复杂了。”说着,解对身后的甲方说道:“把我的手机号留给阿透,她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

  甲方答应,阿透就愣了:“什么事情,我能发生什么事情?”

  “万一呢?你的眼睛和其他人不一样,也许会沾上什么东西。”

  阿透心吊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解老板,心说你为什么要说这个,你是恶趣味想吓唬我么?

  我就,真的一定会被吓唬到的!

  剩下来一路,阿透脑子里就全那句话:也许是沾上什么东西,她一下连后视镜都不敢看,生怕有什么跟着后座就来了。

  她住在一个艺术区的厂房里,自己在这里开美术工作室,二楼隔了层高不足2米的,做睡觉的地方。晚上这艺术区里其实住不少人,就是她性格孤僻都不认识。

  走进厂房的时候,到账短信就到了。她看了看数字,叹了口气,面前的厂房一片漆黑。

  她把灯撸亮了,厕所是在楼下,睡的地方在楼上,今晚估计要全部开灯睡了。最好不要喝太多水吧。

  厂房是她熟悉的环境,她看着自己的作品,都是一些版画和油画,还是让自己心安的。

  “丁丁!”她叫了一声,自己的猫从一边的废纸堆里探出头来,看着她。是一只大缅因。

  丁丁非常黏人,阿透心里一暖,“丁丁会保护我的。”她心里说,在我睡着的时候,丁丁是一只神兽,会穿上靴子保护我。

  呵呵呵,猫靠得住男人也就靠的住了,阿透心里给自己翻了个白眼。几岁了,这个时候,她发现丁丁没有过来黏她,而是在原地看着她。

  不,不是看着她,是看着她身后的位置,而且,头慢慢的抬高,似乎她身后有什么非常高的东西。

  阿透太了解自己的猫了,她瞬间僵硬在当地,但长期的独居生活让她有一种面对的果敢。

  她立即回头。

  身后什么都没有。

  阿透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空气,再回头看猫,猫还是看着那个位置,不是在看她。

  她冲过去抱起猫,冲上楼,躲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解雨臣并没有走多久,他开出了厂区,就在一个路灯下停了下来。

  后面的甲方也开了窗,点起了一根烟。

  解雨臣问她:“你看的这么样?这个人?”

  甲方顺手用指甲去剥自己的下巴,很快就剥出了一张皮的裂口,然后把自己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真正的脸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不是甲方,比甲方要漂亮很多。

  “似乎是个普通人,不过她没说,她想找我做什么。我还想再观察一下。”

  “你还挺上心的。干脆别见了,我帮你打发掉。”

  “你是想留着自己用吧。”

  “我和你比起来,算正当生意吧。也是用人之际,你知道,我这里有朋友正面临一场大变革。”

  “吴家的事和我没有关系。”女人说道:“这个女孩子,我不会留给你的,我和她的渊源,比你想的要重。”

  说着,那个女人探身,从解雨车的手扣里,把三张素描拿了过来。

  “我需要这三张画,处理掉那个房子的问题,我的体感,事情还是比较严重的。”解说道:“而且,我付了钱了。”

  “我来帮你解决。我需要一个理由,和这个女孩子相处。”女人下车,脱掉高跟鞋,一手拎着鞋,一手抽烟,往阿透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