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传奇世界 第一章 清山

藏海花(连载中)传奇世界 第一章 清山

  提尔干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短刀,边上的同伴正在带护腕。他们看着眼前的洞,都开始平缓自己的呼吸。

  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在冲锋的时候,如果过早地心跳加速,那么在遇到敌人前就会用尽自己的注意力,导致格斗时会有几秒钟陷入晃神的状态,如果对方比你经验丰富,那么那将是最后一次晃神。

  没有看到敌人之前,不要过度亢奋。保持冷静。

  同伴用的是也是短刀,两个人眼神对视,对方问他道:“你觉得里面是什么?”

  “村民是怎么说的?”

  “他们说里面的是人,行动又和人不同,但绝对不是猿猴。”

  这个洞位于西山的深处。

  中州城就在西山环绕的盆地中,西山犹如三道屏障,保护着中州城免遭四面受敌之苦,但西山并不是高山,不靠陡峭山崖抵挡敌人。西山是一片连绵不断的丘陵,其中巨树丛生,泥沼密集。这使得山火无法蔓延,形成火攻之势。同时,过于潮湿的环境,让西山盛产有毒的丝草,被称为狐丝子,这种草在没有树木的地方,像地毯一样贴着地面生长,如果有树木则包裹树木。

  狐丝子是整个大陆毒性最大的植物,触碰则皮肤溃烂,如果被它割伤,三分钟之内就会死亡。这种植物在西山的原始丛林连绵几百里,使得这里几千年都没有人深入过,从而成为中州城最坚固的屏障。谁也无法通过西山的丛林,出现在中州城的背面。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每年的春天,狐丝子的孢子会随着西山里的风,吹向中州城,几周之后,西山和中州城之间的田地山村,都会长出狐丝子。提尔干所属的参宿骑兵,是唯一可以抵御狐丝子的重甲军队,每年的春天,他们都会手持火把,进行烧山清山的活动。他们不仅会清除平原上的毒草,还会深入西山两三公里,把毒草烧尽,以保一年的安全。

  毒草燃烧出的烟气,熏到参宿骑兵的盔甲和兵器上,在战场上有见血封喉之效,久而久之,这项活动就被参宿骑兵变成了神圣的仪式。毒草中有一种红色的特殊品种,可以将人麻痹,是非常名贵的冶炼药草。提尔干今年需要三株这样的药草,但他运气不好,所以他只能再往西山深入一些。

  以往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冒险,但今年不一样,在清掉的山坡上,他们看到了很多去年没有的深洞。从村民的传言来看,这些洞是在今年冬天的时候就开始出现的。有村民进去看过,里面长有红色的毒草。但,似乎还有其他东西。

  红色的特殊品种往往出现在阴暗的地方,骑兵长严令私自进洞,但提尔干回去的时候,如果没有三株草药,他就只能把马当掉还自己的赌债,而卖掉自己马的参宿骑兵,会被处死。

  “你是因为什么欠的钱?”提尔干问同伴。同伴是一个安静的年轻人,对方说道:“女人。”

  “你后悔么?”提尔干就笑,他年轻的时候,也常常因为女人欠钱,这真是无聊的理由。

  “她死了。无所谓了。”

  两人人潜身进入洞穴,年轻人打头,提尔干殿后。

  洞穴里十分潮湿,入口的地方都是青苔。穿着重甲,两个人行进十分缓慢,提尔干摸着洞壁,“这是动物挖出来的,还是人挖出来的?”

  “这些洞是冬天挖出来的,冬天这里的土都冻成石头了,无论是动物和人都不可能挖出这样大的洞。”年轻人道。

  “但就是有东西挖出来了。”

  “那就是其他东西。”年轻人谈论问题的时候,没有起伏,似乎是在说一件很久远时候发生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关于魔物的传说,在上上代老人口中,经常可以提及,但到现在,说起的人已经不多了,最早的传说是沙漠那边的旅人带来的,事实上中州的人几乎没有见过沙漠,沙漠离这里有几千里远,提尔干其实不知道沙漠是什么,只知道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沙子。

  他们继续往里,光线迅速变暗,年轻人打起了火镰,不久,他们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洞分成四五个岔路,提尔干抬头就看到了从岔路的顶上垂下的毒草的根。

  这些根来年还会复生,毒草的根系最深在十几米的地下都有,所以每年都要清山,他们小心翼翼地避过。这个时候,提尔干看到了第一棵红色的毒草,它倒长在洞顶上。

  他面露喜色,小心翼翼地过去,却发现年轻人面色并未变化,他仔细去看,忽然草上的红色滴落下来。他把火镰递过去。

  是血!这片毒草沾满了血和一些肉絮。

  “新鲜的血。”

  “动物的血?”

  年轻人看向地面,地面上有很多脚印,脚印中也有血迹,一直通往一个岔口的深处。

  “人血。”人血比动物血油腻。参宿骑兵每天面对死亡,巨大的伤口,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的血迹,都是司空见惯的。

  如果人的底线是死亡,而你免于了对死亡的恐惧,那你会变得足够狡猾和勇敢。

  提尔干和年轻人对视了一眼,他从背包中拿出几根机括,把机括的发射器埋入洞顶的毒草根中,拉出一根丝线,垂直立在洞穴的中间。

  丝线非常细,有任何东西从这里经过,都会立即触发机括。钢箭就会呈伞状射出,一共有十二根,都有剧毒。

  两人绕过细线继续往前,血迹越来越多,忽然,远远的,黑暗被火镰的光逼退的尽头,在朦胧的黑色和光照的交界处,提尔干看到了有东西。

  年轻人也停了下来,这里四处都是血,他反手又拿出一只火镰,打亮,同时将手里的这一只,直接甩出去。

  火镰打转飞入黑暗中,撞到了什么东西,落到地上。他们就看到那个黑暗中的东西,是一个人,穿着村民的衣服,浑身是血。这个人被粘在了洞顶上,上头狐丝子的根都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

  这是一具尸体,死了很久了。火镰过去,空气一热,气流运动,他们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血腥味中有一股尘气,似乎空气中有很多的灰尘。

  他们缓缓靠近,就看到尸体的后面,横七竖八全部都是村民尸体,足有十几具,都挤成一团。

  “看衣服是冬天的时候进来的。”衣服都非常厚。“冬天被冻住了,没有太腐烂。”

  “那血为什么还在流?”提尔干奇怪,就算是解冻,血液应该凝固了,他来到第一具尸体面前,非常熟练地从尸体身上把钱袋取了出来,里面只有六个币,他取了三个丢给年轻人,剩余三个放入自己的口袋。然后他打开尸体背的袋子,里面是一些矿石和红色毒草。尸体的腰间还有一把匕首。

  他把匕首插入自己腰带,包裹里的红色毒草已经腐烂了,矿石倒是值几个钱,但是太重了。他示意年轻人看看其他人的包裹。

  收集战利品是他们的习惯,对于死人的财产他们从来不客气。

  “里面有红色的毒草,这些人是冬天到洞里来找草的。”他说道,示意年轻人继续前进。

  烧山是参宿骑兵的神圣仪式。春天,骑兵能够到达的区域,狐丝子会全部被清理。附近村民要得到一些红色毒草换取费用,只能在冬天的时候,深入山洞中一些有温泉区域,可能会有一些。

  “可是怎么死了呢?被毒死的?”年轻人看着尸体后面的更深的黑暗。这个时候,提尔干发现第一具尸体身后的棉衣上,有人用黑墨写着字。

  他用火镰凑近,摊平衣服,仔细去看,是这么几个字:

  此尸会活走,见之请焚烧,莫拿走尸身矿物。

  “什么意思?”提尔干纳闷。

  年轻人脱开尸体的上衣,就看到尸体的关节处,都被硬生生打进了矿石,好像镶嵌一样。提尔干用匕首立即撬下一块来,是铁矿。但是矿石上有很多绿点,不知道伴生了什么。

  “说是这具尸体会活过来。见到了就要焚烧掉。”

  “为何写这些字的人不焚烧?”提尔干又撬下一块来,是在咽喉部位的矿石,“这一块可以卖三十个币,武圣正在打造兵器,需要上好的铁矿,这些成色都不错。”

  “字体歪歪扭扭,不像是读书人的手笔,可能是同村的识字人,同村人不忍心下手,于是将尸体赶入洞里,等路过人?”年轻人思索,忽然,他按住了提尔干继续挖矿石的手。

  年轻人没有看提尔干,而是看那具尸体,尸体已经回过了头来,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血。

  “僵尸?”提尔干话音未落,尸体忽然就咬了过来,年轻人的短刀一下上去,顶住了尸体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