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传奇世界 第五章 九个月前

藏海花(连载中)传奇世界 第五章 九个月前

  寻马不曾偷听别人说话,他多数时候是在战场上,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战场之前的日子了。但他也听过很多类似的怪谈。

  参宿骑兵是武圣的精锐,也是中州皇帝的瑰宝,中州这个地方,虽然自称是世界的中央,但却有很多奇怪的地理现象,首先就是中州的繁荣似乎是独一的。

  曾经所有人都以为在世界的远方,还有很多像中州一样的城市,因为远方穿过沙漠,会有很多客商来到中州,带来很多故事,但却没有任何城市的传说,似乎中州之外,只有零散的部落。最远的客商说过到达中州他用了十年,也就是十年脚程之内,都没有任何和中州一样大的城市了。

  这对于中州皇帝来说,当然是一个好消息,没有外敌入侵的可能性,当然比虎狼环伺要好,但中州城却有巨大的城墙,这些城墙实在太高大了,高大到,让人觉得毫无必要。

  中州城建立的时间非常久远了,久远到没有历史可查,但城墙却依靠皇族的祖训,一直在翻新修缮,所以到现在仍旧非常坚固。它既不是防御人的,也不是防御野兽的,一定有某种敌人,能够配得上这种城墙。百姓们之间都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这些城墙是为了防御一种极其强悍的怪物。

  而这种怪物,应该生活在远方的沙漠之中,中州城这座城市,就是为了抵抗这些怪物而建。

  对于寻马来说,这城墙如果不是因为好大喜功而建,也确实太过怪异,因为他亲历过很多部落间的战争,参宿的重甲骑兵对于部落的冲杀是非常残忍的,部落很难和满编的参宿直接对抗。他知道,要建起有效的城墙,成本非常高昂。在实际战争中,所有的城墙只会建到恰到好处的高度。

  这种抵抗怪物的传说,当然让人不是很舒服。中州后来在明面上,并不允许别人讨论这些事情,但私下里,这样的传说还是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如今听到苏荣说的事情,寻马其实是有兴趣的。

  但苏荣接下来,就说不出什么新东西来了,只说,沈公子认为,如果可以追查行尸的来历,也许就可以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他会这么说?”寻马问苏荣。他有所触动,因为他确实追查过行尸的来历,就在九个月之前。

  “他觉得因为他参透了奥秘,所以行尸才会出现,如果是什么力量,想要除掉他,那么追查行尸的来历,最后也许能知道幕后的主使。”

  寻马听完就叹了口气,他知道沈公子的说法是错误的了,因为他九个月之前,就亲自调查了行尸的来历,并且有了清晰的结果。但是他没有反驳苏荣。他不想多费口舌了。

  那个结果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苏荣的肚子饿得叫了起来,她求助地看着寻马,寻马规定了自己一天只吃一顿,就对苏荣摇头。

  “我是孕妇,我需要营养。”苏荣对寻马说道。

  寻马摇头:“出城之后,到避难的地方,起码还有三天的路,路上什么补给都不会有,我的食物本来只够我一个人吃,你现在要吃,我们路上三天只能吃草根。”

  寻马说罢不再理她,开始闭目养神。

  他很快就睡着了,在梦里,他开始回到了九个月之前,他发现行尸的那个晚上。

  九个月前。

  营火燃烧得很旺,提尔干躺在地上,一个年轻人跪在他的边上,在他们面前,放着十二颗头颅。

  参宿的千夫长钹金,坐在营火边,他的盔甲是参宿骑兵里最重的,全身涂黑,他的马也是参宿里最大的一批马。钹金有两米多高,没有人看到过他脱下盔甲的样子,所以他的外号叫做大黑甲。

  提尔干没有死,但是身上都是血,显然受了重伤,似乎是大腿上少了很大的一块肉,已经用火烧了,撒上了石灰。

  年轻人的武器已经被收缴了,他低着头,似乎在等候审判。

  “抛开你们私自进洞,寻找红毒草不说,这十二颗人头,都是中州的子民,你们为何砍下他们的头,是他们发现了你们私自进洞,你们要灭口,还是他们身上带着毒草,你们抢劫杀人?”钹金有些疲倦地问年轻人。

  “砍下头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年轻人回答道。

  “所以说你砍下是尸体的脑袋。”钹金低声,头盔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脸,所以看不清表情,从语气中,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丝毫不感兴趣。

  “是的。”

  “那你的同伙,为什么会受伤呢?这明显是被攻击的伤,而且还是刀伤。”钹金问道。

  “尸体,攻击我们。”

  钹金沉默了,良久,他追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尸体,攻击你们,所以你们砍下了尸体的脑袋。”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是村民伪装成了尸体,在洞内伏击我们,作为参宿,我们有能力仅划伤他们的膝盖关节或者刺入肋下半寸,不用杀死他们,就可以让他们失去攻击能力,但我们都试了,除了砍掉头部,否则攻击其他任何部位,他们都不会停止攻击我们。”年轻人缓缓地解释,“您可请医官检查这些头颅,伤口是新切的,但皮下的肉,已经死了很久。”

  “我看这些血——”

  “这些不是血。”年轻人说道,“我不知道他们体内是什么,但不是血,血腥味是本来血管里的血腐烂之后的产生的,这些红色的液体,您仔细闻一闻,有一股灰尘的味道。那不是血的味道。”

  钹金沉默了很久:“死人复活,攻击活人。”

  他看向年轻人:“你知道你说的事情,难以让人相信么?与其如此,为何不直接跑掉?”

  年轻人看着钹金:“无处可去。”

  “我明白了。”钹金叹了口气,参宿骑兵有一个铁律,这是成为参宿的第一前提条件,就是在军务上,参宿绝对不会说谎。参宿骑兵并不是高尚的骑士队伍,所有的军人会犯的人性上的恶行,他们都犯过。唯独在说谎上,参宿是不会说谎的。这使得只要说真话的士兵,在很多罪行上都可以获得豁免。所以参宿的情报,一直是非常精准的。

  久而久之,这成为了一种参宿的最高精神准则。但即使如此,在中州城里的当权派,仍旧是不会相信反直觉的情报。

  所以当前方战局有出乎任何人意料的情况发生,参宿认为需要否决上级命令的时候,参宿会有一个仪式,就是提供此情报的人,必须把自己的头和情报一起递交到中州,以示情况的真实和紧急。

  在这种情况下,参宿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被豁免。

  “你可知道,这种事情是要上报的,事情难以让人相信,这件事情要传入中州,让上头重视,你要做好准备。”

  “既然回来了,知道。”年轻人毫不畏惧。

  钹金拔出了自己的长刀,来到年轻人身后,看了一眼提尔干,后者痛苦滴呻吟着,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如果你愿意献出头颅,向上头证明情报的真实性,那么你的同伴将被豁免。”

  “他结局如何,和我没有关系。”

  “好,世间都将信你,因你以死而证,参宿者。”

  “永不言虚。”

  钹金手起刀落,年轻人闭上了眼睛,只听到刀划过的破风声,滚热的血溅上了他的脸。

  他的脖子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头痛,也没有之前幻想过的,头颅滚落的晕眩感,心说,钹金的刀,这么快么?

  瞬间之后,他睁开了眼睛,想看看自己头落之后的样子,他就发现,自己的视野没有变化。

  他的头还在,他转头就看到钹金提着提尔干的头颅,放到了旁边副将拿过来的托盘里,盖上了金丝的布匹。“将头信,这些头颅,和刚才记录的事情,送入中州城内。”

  年轻人看了看提尔干的无头尸体,又看回钹金,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钹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入参宿的时候,点字官给我取得名字,叫做寻马。”

  “为什么叫寻马?”

  “请恕我不愿意说。”

  钹金看着年轻人:“寻马,现恕你罪行,带领参宿第三骑,到洞里,探查死人之事。进洞之后,如没有再看到死人,由第三骑长统领,如再见死人那一刻起,由你代领第三骑,方便行事。”

  寻马明白了钹金的用意,点头。钹金疲倦地站了起来,看着寻马离开,自言自语了一句:“死人复活。凭空出现的洞。在这些山里,冬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寻马当时不知道,他会查探到的结果是什么,如果他当时就知道,他会希望被砍头的是自己。

  是以大部分人也不会知道,整个中州大陆最大的谜团,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开始逐渐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