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之湘西往事 第一章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之湘西往事 第一章

  引子

  我爷爷和我讲往事,总是避重就轻,其实和普通家庭一样,长辈和你讲的故事,他亲口说的是一个版本,他身后,旁人唏嘘的,是另一个版本。
  
  两个版本混起来,才可能是真相。
  
  我还记得,我爷爷身后办白事,奶奶时而镇定,时而又悲伤难耐,守夜的时候,断断续续地和我们几个晚辈说了很多,奶奶说的这些事,和爷爷笔记里写的,还有他平日里讲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
  
  也不可说不同。或者应该说,奶奶说的那些事情,让老九门更像是人而不是话本小说中的人物。
  
  爷爷嘴里,多是九门叱咤风云的故事,年少时如何起事,张启山和二月红长沙初见,揭开了长沙九门最盛的时代,老六入湘,阿四拜二,九五主事……爷爷内心中希望他记得的九门,是长沙烟火气中的传奇,而不是时代洪流中,身不由己的那一群疲惫不堪的当事者。
  
  我开始了解九门,因为上面说的原因,初而是一截一截的片段,不是一个个完整的故事,这些片段相对独立,我们无法窥得片段与片段之间发生的事情,但借由那些细碎的往事碎屑,我开始了漫长地拼贴。
  
  久而久之,老九门那个时代的气息,从这些碎片中扑面而来。我不由心驰神往,毫无疑问,那是一个浪漫主义泛滥的时代,也是一个欲望深重、身不由己的时代。
  
  人这种东西,在任何一个时代,如能以浪漫主义面对自己的命运,不管结局如何,都应该是幸运的。
  
  望你们也能感受到,我所感受到的一切。
  
   第一章

  张启山和八十二寨的缘分,是起于二月红和大土司的一段缘分。
  
  当年,二月红隐没于苗寨之中,躲避追杀,和齐铁嘴两个人因为偶然的原因,被逼进入大土司的送葬队伍,去送葬她夭折的幼子。
  
  当时寨子里的护法,已经准备在路途进入鬼谷之后,由随从的武夫杀死汉人脚夫,并且挖出大土司的双眼,将其分尸在死人谷深处,谎称是幼子尸变索命。
  
  大土司当时已经万念俱灰,谁也没有想到,脚夫中会有长沙老九门的二八两位,在芦苇荡二月红杀光了所有叛变的随从,并把大土司安全带回了寨子。
  
  当时大土司已经萌生了爱意,无奈二爷刚刚丧妻,难以动情,两个人的情感就此耽搁,结果一错过,就再无可能。后来尹新月带张大佛爷,由二月红引荐也避入苗寨,从此开始了和八十二寨的缘分。
  
  此乃这个故事的前世今生,事情一晃过去多年,长沙会战血染湘江,老九门众大多战死,日本人逼吴老狗用自己的狗趟雷区排雷,吴老狗由此将日本人引入雷坑,准备以身死报仇,不料自己养的群狗在头狗的带领下,全部扑倒他身上,在地雷连环爆炸的瞬间,保全了他的性命。
  
  而张启山在一次战役中,遁入了山中,和八十二寨一起对日军继续展开激战,但当时的湖南已经是抗日战争的核心,战线拉的非常长,所以这个故事发生的历史环境和地理位置都十分特别。发生在两次大会战中间短暂的平静岁月,涉及的区域几乎遍布湖南。
  
  八十二寨中有三到四个寨子,属于大土司的管理之下,虽然这已经是管了十几座山,但八十二寨子一共还有有七个土司,三十六个祭司……十分复杂。
  
  当时也纷争不断,日本特务多次渗透,进行瓦解,希望获得八十二寨里一部分人的支持,从而断掉整个湖南犹如毛细血管一样复杂的情报线和补给线。
  
  当时这项斗争的关键人物,是一个老人,我们这里没有办法直呼其名,可以称为八十二寨子中的最高领袖。他有一个称呼,在苗族神话里地位非常高,虽然他并不实际管理事务,但在八十二寨之中,拥有绝对的最高权力。
  
  为了获得他的支持,传说张启山和这个领袖,在密室中相谈了三天,在其中,他们达成了一个约定,而张启山在约定之后,率众入山,进去了两个月之久。
  
  后人传言张启山为这个领袖,在山中做了一件事情,从而得到了八十二寨的全力支持。但没有人知道这个约定是什么。这个故事淹没在一众老九门绚丽的民国传奇之中,根本没有人知道它有多么的重要,它应该是整个老九门历史拼图中最重要的一块。
  
  这里有几个细节,在张启山进山之前,领袖已经几乎双目失明,因为没有人记录年龄,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个领袖的年纪有多大,但有人说过:没有见过比这个老人更老的人了。
  
  这是其一,更奇怪的是,这个老人是不睡觉的,每到晚上的时候,领袖就会面对深山坐下,用失明的双目看着那座山,一直看到日头出来。
  
  年复一年,没有人见他睡过觉,他的这种举动,被人认为是在等人。他似乎一直在等一个从深山中出来的人。这个举动估计应该已经持续超过五十年了。
  
  加上张启山进山,这故事似乎和等待是有关系的。是不是他觉得自己时日无多,要让张启山进山帮他寻找什么。
  
  而在我调查的结果中,事情却变得有些诡异,因为在张启山出来之后,老人开始闭门不出。而张启山派人守在领袖的门口,这件事情还在寨子里流传了张启山夺权要控制寨子的传闻。
  
  村里的孩子非常调皮,没有听从管教,就去偷看,还真有小孩子绕过守卫,到了窗口,就看到领袖的房间里,完全没有任何的灯光,只能由月光,看到有一个巨大的土堆,堆在房子的中间。那土堆中有东西在动。
  
  这些土的颜色不是寨子附近的土,带着一种奇怪的青灰色。
  
  苗族有土姑娘的传说,传说有女子浑身赤裸,但是只生活在泥土里,以裸尸的面目出现,勾引沿途的货郎,拖入土中,吸食血肉。湘西有泥石流中,有记载冲出腐烂的女尸,但是腹中都是人的指甲,这些一般会被认为遇难的村姑,但也有人说,有一些是因为山体坍塌,被碎石裹死的土姑娘。
  
  于是寨子里开始传言,领袖的房间里,抓了一只土姑娘。一个月之后,领袖从房间里出来,那土堆就消失不见了。张启山也由此成为了上宾。
  
  张启山到底为领袖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山中有什么,那些土又是什么来历?我是从当地县志中的一件事情,得到了启发,继而解开了整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