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老九门之湘西往事 第十一章

藏海花(连载中)老九门之湘西往事 第十一章

  榕树有强大的固水作用,在榕树林中,蚊虫非常多,而且非常密集,比外面的林子里还密集好几倍,他们都看到蚊群几乎充斥着所有的缝隙。但是四周鸦雀无声,连蚊子都没有声音,似乎这里的生物都被进化出来,不能发声。

  边上的亲兵抓了一只,月色下也看不清楚,他放到嘴巴里嚼了嚼,轻声说:“有血味,是吸血的,但不像蚊子的口感。”尝水和尝虫是张家的技术之一,很多时候,在视野不好的情况下,需要大量依靠味觉和嗅觉来判断周围的情况。

  张启山他们上树,在榕树蔓延的枝丫上行走,可以免于涉水。这里到处是气生根,犹如帷幔一样,视野非常不好。一路往前,张启山就看到了那棵大树。

  那真是一棵巨大的榕树,它没有一根独立的树干,它的本体是由无数的长大的气生树根凝聚而成的,因为这些气生根已经比一般的大树都要粗了,所以它们之间的空间已经非常狭小,看上去就是一棵树一样。有多大呢?在张启山看来,这棵树就和森林里的一堵墙一样。他先一挥手,所有人都趴了下来,开始在树枝上爬行。榕树所有的树枝,几乎都是相连的,还有很多的藤蔓和青苔附着上面,比较隐蔽。树干群里面,一片漆黑。

  张启山低头看婴儿,那孩子的眼睛死死地的盯着树根群的最里面,似乎和这个山神有什么感应。山神就在这片漆黑里吧?他想。

  他等不了了,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开始往这树干群里小心翼翼地爬去。刚爬进树干群的区域,张启山立即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从最深处发出来,他们摸黑往里爬,爬的很慢很慢,慢慢地,四周就完全一片漆黑了,只剩下头顶的月光,也极难透过树冠,对下面有什么影响。

  里面的蚊子更多了,但是这些蚊子飞舞的时候确实一点声音都没有。那咕噜咕噜的声音,非常奇怪,让人寒毛直竖,犹如是什么怪物,在快速地吞咽液体。

  张启山活动了一下脖子,心说千万别是张小鱼被吃了。

  顺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往里爬,就发现这里的榕树干上,全是洞,是被人用爪子挖出来的,里面放满了骨头。张启山看不清楚,但摸着就知道有人骨和兽骨,骨头都被用植物的纤维编织的麻绳串了起来。大块的骨头,都被敲碎了,和棍状的东西穿在一起,似乎是一些装饰品。再往里面,他忽然看到了前面出现了火光。张启山确认了一下四周的人,都在黑暗里,有没有跟上不知道,就小心翼翼地往里爬去,就发现这个巨大的树干,或者说树干群的中间,是被挖空的。 大概有四五根巨大的气生根被砍掉了,剩下的是最原始的那一棵榕树母干。那真是巨大的树干,大概三十多人才能环抱,上面无数的枝丫辐射出去。

  火光来自于风灯。在主榕树树干的某一个枝丫上,挂满了风灯,估计都是被怪物杀掉的人留下来的,都被收集了起来,而只有一只风灯点着。那巨大的怪物就趴在那根风灯枝丫下方的一根更加粗大的枝丫上。

  而张小鱼就趴在那怪物的身上,一动不动。

  一盏风灯,光线非常微弱,那怪物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婴儿蝾螈,或者是人的胎儿没有发育成熟,却无限长大变成的样子。怪物雪白的皮肤非常病态,大概有六米多长,手臂则更长,这个距离,怪物的手可以直接伸到张启山面前。另外一个黑暗的角落中,又探出了一个亲兵,用手势问张启山,要不要动手。

  张启山先摆手,他穷尽目力,去看张小鱼的状态,就意识到,张小鱼现在和这个巨大“婴儿蝾螈”有一种诡异的互动。这个动作姿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山神,正在喂张小鱼吃奶。

  张启山能看到张小鱼卧的地方,就在怪物胸口的突起上,那是怪物的乳房。仔细看,还能看到这怪物长有头发和体毛,张小鱼的表情看不清楚,似乎已经昏迷了,或者完全沉浸式的,在吸奶。远处的亲兵在给张启山打手势,问他怎么办。

  张启山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太安静了,如果再靠近,怪物很可能发现他们。但是这里距离,如果他以最快的速度,直接跃起飞过去,用匕首刺入山神的脑门。就这么三四秒的机会,他相信这么暗的光线下,没有任何动物可以反应过来。

  他也仔细看了那山神身上,没有看到任何“神”的痕迹。张小鱼说那句话,他无法理解,难道是张小鱼和它交手的时候,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张小鱼的功夫不弱的,在几个副官里,张小鱼应该算前三了,这怪物能够重伤张小鱼,确实不能轻视。而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东西身上有很多人的特点。

  想着,忽然张小鱼就开始咳嗽,那怪物把张小鱼扶起来,张启山发现这奶水竟然是黑色的。而且,怪物的指甲死死地扣在张小鱼的头皮里,指甲直接刺入了头皮很深。

  来不及想太多了,张启山做了三个动作,第一个动作表明他要奇袭,第二个动作表明所有人在他奇袭重伤对方之后,齐射开枪,阻止对方在死前追过来。第三个动作,表明如果自己奇袭失败,那么所有人全部出来,吸引山神的注意力,伺机再找机会。

  表达完,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关节,拔出军刺反手握住。这怪物的脑袋很大,头骨肯定很厚,军刺必须全部刺入头部,才可能重伤。

  想着,他往树冠上方爬去,爬到树冠里,看着几根树枝的位置,忽然加速。

  张启山是用了最大的爆发力的,第一跳他几乎跳出去一半的距离,落到一根中间的枝丫上,然后踩着枝丫狂奔了十几步。那怪物瞬间转头,看向张启山,张启山此时已经第二次跃起,已经到了怪物的面门,军刺直接刺出。几乎在这一瞬间,张小鱼的身体忽然挡住了张启山的掉落路线,张启山差点一下刺穿他。

  张启山立即凌空翻身,落到怪物的身上,它身上特别滑,全是乳汁,他一下滑到,直接军刺一下刺入怪物的肋骨里,才没有摔下树去。怪物张大嘴巴,竟然没有发出惨叫,但表情极其痛苦,一下把张启山甩飞。

  张启山控制自己姿势,直接落进下方的沼泽,同时听到枪声四起,亲兵开始开枪了。 张启山从水里爬了上来,抓着一根气生根,快速爬了回树干。瞬间,所有亲兵的枪声,都听不见了。他顾不上这些,快速爬到树冠里,刚站稳,就看到张小鱼的脸从一遍的黑暗里探了出来。

  是那山神单手抓着张小鱼的脑袋,把张小鱼提溜了过来,张启山刚想开枪,就忽然听到张小鱼开口说话了。“你是谁?”

  张启山楞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不对。张小鱼完全翻着白眼,根本没有意识。谁在和他说话?谁在通过张小鱼的嘴巴和他说话?山神?

  “你是山神?”“为什么杀我孩子?”山神的脸也从黑暗中探了出来,露出了满嘴的牙齿。这东西起码有十几排牙齿,全部是乱长的,现在嘴边全是血。

  “你吃人?”“人好吃。”那山神通过张小鱼说道。张小鱼嘴巴的动作幅度,和它自己嘴巴的一模一样,看上去毛骨悚然。

  “吃人就要死。”张启山说道。“我不要死。”“由不得你。”张启山近距离拔枪,对准山神的脑门,瞬间山神就把张小鱼挡到了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