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三回 第32节—第33节

第三回 第32节—第33节

  32

  “那个,”唐小米站起来,指了指易遥手中的笔记本,“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要用哦,你快一点抄。”

  易遥抬起手腕看看表,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明显没办法抄完。而且下午是数学和物理课。根本就没有化学。

  她把笔记本“啪”地合上,递给唐小米,然后转过去对齐铭说,“上午落下的笔记怎么办?”

  齐铭点点头,说,“我刚借了同桌的,抄好后给你。”

  易遥回过头,望向脸涨红的唐小米。

  目光绷紧,像弦一样纠缠拉扯,从一团乱麻到绷成直线。

  谁都没有把目光收回去。

  直到唐小米眼中泛出眼泪来。易遥轻轻上扬起嘴角。

  心里的声音是,“我赢了。”

  33

  被温和,善良,礼貌,成绩优异,轮廓锋利这样的词语包裹起来的少年,无论他是寂寂地站在空旷的看台上发呆,还是带着耳机骑车顺着人潮一步一步穿过无数盏绿灯,抑或者穿着白色的背心,跑过被落日涂满悲伤色调的操场跑道。

  他的周围永远都有无数的目光朝他潮水般蔓延而去,附着在他的白色羽绒服上,反射开来。就像是各种调频的电波,渴望着与他是同样的波率,然后传达进他心脏的内部。

  而一旦他走向朝向望向某一个人的时候,这些电波,会瞬间化成巨毒的辐射,朝着他望向的那个人席卷而去。

  易遥觉得朝自己甩过来的那些目光,都化成绵绵的触手,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抽出响亮的耳光。

  被包围了。

  被吞噬了。

  被憎恨了。

  因为被他关心着。

  被他从遥远的地方望过来,被他从遥远的地方喊过来一句漫长而温柔的对白,“喂,一直看着你呢。”

  一直都在。

  遥远而苍茫的人海里,扶着单车的少年回过头来,低低的声音说着,喂,一起回家吗?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一直都在。

  放学后女生都被留下来。因为要量新的校服尺寸。昨天男生们已经全部留下来量过了。今天轮到女生。

  所以男生们呼啸着冲出教室,当然也没忘对留在教室里的那些女生做出幸灾乐祸的鬼脸。

  当然也不是全部。

  走廊里还是有三三两两的坐在长椅上的男生,翻书或者听MP3,借以打发掉等教室里某个女孩子的时间。

  阳光照耀在他们厚厚的外套上。把头发漂得发亮。

  齐铭翻着一本《时间浮游》,不时眯起眼睛,顺着光线看进教室里去。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翻开屏幕,是易遥发来的短信。

  “不用等我。你先走。我放学还有事。”

  齐铭合上手机。站起来走近窗边。易遥低着头拿着一根借来的皮尺,量着自己的腰围。她低头读数字的样子被下午的光线投影进齐铭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