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四回 第64节—第65节

第四回 第64节—第65节

  64

  学校后面的仓库很少有人来。

  荒草疯长一片。即使在冬天依然没有任何枯萎倒伏的迹象。柔软的,坚硬的,带刺的,结满毛茸茸球状花朵的各种杂草,铺开来,满满地占据着仓库墙外的这一块空地。

  易遥沿路一路找过来,操场,体育馆,篮球场,食堂后面的水槽。

  但什么都没找到。

  书包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不会凭空消失。

  易遥站在荒草里,捏紧了拳头。

  听到身后传来的杂草丛里的脚步声时,易遥转过身看到了跟来的顾森西。

  易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顾森西有点脸红,一只手拉着肩膀上的书包背带,望着易遥说:“我想跟你说,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易遥皱了皱眉,说:“哪个意思?”

  顾森西脸变得更红,说:“就是那个……”

  “上床?”易遥想了想,抬起手挥了挥,打断了他的说话,“算了,无所谓,我没空知道你什么意思。”

  易遥转身走回学校,刚转过仓库的墙角,就看到了学校后门口的那座废弃的喷水池里,飘荡着的五颜六色的各种课本,自己的书包一角空荡荡地挂在假山上,其它的大部分泡在水里。

  阳光在水面上晃来晃去。

  喷水池里的水很久没有换过了,绿得发黑的水草,还有一些白色的塑料饭盒。刺鼻的臭味沉甸甸地在水面上浮了一层。

  易遥站了一会儿,然后脱下鞋子和袜子,把裤腿挽上膝盖,然后跨进池子里。

  却比想象中还要深得多,以为只会到小腿,结果,等一脚踩进去水瞬间翻上了膝盖浸到大腿的时候,易遥已经来不及撤回去,整个人随着脚底水草的滑腻感,身体朝后一仰,摔了进去。

  65

  ——其实那个时候,真的只感觉得到瞬间漫过耳朵鼻子的水流,以及那种刺鼻的恶臭瞬间就把自己吞没了。甚至来不及感觉到寒冷。

  ——其实那个时候,我听到身后顾森西的喊声,我以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