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五回 第76节

第五回 第76节

  76

  很多很多的水草。密密麻麻,头发一样地浮动在墨绿色的水面之下。

  齐铭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走,无边无际的水域在月广下泛着阴森森的光。

  紧贴脚底的是无法形容的滑腻感。

  哗啦哗啦的水声从远处拍打过来。像是前方有巨大的潮汐。

  最后的一步,脚下突然深不可测,那一瞬间涌进鼻孔和耳朵的水,像水银一样朝着身体里每一个罅隙冲刺进去。

  耳朵里最后的声响,是一声尖锐的哭喊——

  “救我。”

  齐铭挣扎着醒过来,耳朵里依然残留着嘈杂的水声。开始只是哗啦哗啦的噪音,后来渐渐形成了可以分辨出来的声响。

  是隔壁易遥的尖叫。

  齐铭掀开被子,裹着厚厚的睡衣打开房间的门,穿过客厅,把大门拉开。深夜寒冷让齐铭像是又掉进了刚刚梦里深不可测的水底。

  易遥家的门紧锁着,里面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声。

  齐铭举起手准备敲门的时候,手突然被人抓住了。

  齐铭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把扯了回去,李宛心披了条毯子,哆嗦着站在自己后面,板着一张脸,压低声音说,人家家里的事儿,你操什么心!

  齐铭的手被紧紧地抓着,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又一声尖叫之后是玻璃哗啦摔碎的声音。林华凤的骂声钻进耳朵里,比玻璃还要尖锐。

  “你就是贱货!我养大你就养成了这样一个贱货!是啊!他给你钱!你找那个男人去啊!贱逼丫头你回来干什么!”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撞倒的声音,还有易遥尖叫着的哭声:“妈!妈!你放开我!啊!别打了!我错了!我不找了!我不找了……”

  齐铭隔壁的门也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人也裹了件睡衣出来。看见李宛心也站在门口,于是冲着易遥家努了努嘴,说,作孽啊,下辈子不知道有没有报应。

  李宛心撇撇嘴,说,也不知道谁作孽,你没听里林华凤骂些什么吗,说她是贱货,肯定是易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齐铭摔开李宛心的手,吼了句“妈!人家家里的事你清楚什么啊!”

  李宛心被儿子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住了,而回过神来,就转成了愤怒:“我不清楚你清楚!”

  齐铭不再理她,摔开被她紧紧抓住的手,朝易遥家门上咣咣地砸。

  李宛心抓着齐铭的衣服往回扯,“你疯了你!”

  齐铭硬着身子,李宛心比儿子矮一个头,用力地扯也扯不动。

  在林华凤把门突然哗啦一下从里面拉开的时候,隔壁那个女人赶紧关了门进去了。只剩下站在易遥家门口的齐铭和李宛心,对着披头散发的林华凤。

  “你们家死人啦?发什么神经?半夜敲什么门?”

  李宛心本来没想说什么,一听到林华凤一上来就触霉头,火也上来了:“要死人的是你们家吧!大半夜吵成这样,还让不让人睡了?”

  “哦哟李宛心,平时拽得像头傻逼驴一样的人不是你吗?你们家不是有的是钱吗?受不了他妈的搬呀!老娘爱怎么闹怎么闹,房子拆了也是我的!”

  李宛心一把把齐铭扯回来,推进门里,转身对林华凤说,“闹啊!随便闹!你最好把你自己生出来的那个贱货给杀了!”说完一把摔上门,关得死死的。

  林华凤抄起窗台上的一盆仙人掌朝齐铭家的门上砸过去,咣当一声摔得四分五裂。泥土散落下来掉在门口堆起一个小堆。

  齐铭坐在床边上。胸腔剧烈地起伏着。

  他用力地憋着呼吸,额头上爆出了好几条青筋,才将几乎要顶破喉咙的哭声压回胸腔里。

  眼泪像是打开的水闸,哗哗地往下流。

  母亲带着怒气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齐铭你给我睡觉。不准再给我出去。”

  门外一阵哗啦的声音,明显是李宛心从外面锁了门。

  齐铭擦掉脸上的眼泪。

  脑海里残留的影像却不断爆炸般地重现。

  昏暗的房间里,易遥动也不动地瘫坐在墙角的地上,头发披散着遮住了脸,身上扯坏的衣服耷拉成好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