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五回 第77节

第五回 第77节

  77

  晨雾浓得化不开。

  窗户上已经凝聚了一层厚厚的霜。

  昨天新闻里已经预告过这几天将要降温,但还是比预计的温度更低了些。

  刚刚回暖的春天,一瞬间又被苍白的寂寥吞噬了。

  依然是让人感到压抑的惨白色的天光,均匀而淡寡地涂抹在蓝天上。

  齐铭走出弄堂口的时候回过头看看易遥家的门,依然紧闭着。听不到任何的动静。身后母亲和几个女人站在门口话短话长。齐铭拿出单车,拐弯出了弄堂。

  “哦哟,我看齐铭真是越来越一表人才,小时候不觉得,现在真是长得好,用他们小孩子的话来说,真是英俊。”那个顶着一头花卷一样的头发的女人谄媚着。

  “现在的小孩才不说英俊,她们都说酷。”另外一个女人接过话来,显得自己跟得上潮流。

  李宛心在边上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是啊,我每天早上看见他和易遥一起上学,易遥缩在他旁边,就像小媳妇似的。”对面一家门打开了,刚出来的一个女人接过她们的话题。

  李宛心的脸刷地垮下来,“瞎讲什么呢!”说完转过身,把门摔上了。

  剩下几个女人幸灾乐祸地彼此看了看,扯着嘴笑了——

  我看齐铭和易遥就不正常——

  是啊,那天早上我还看见易遥在弄堂门口蹲下来哇啦哇啦吐了一地,齐铭在边上拍着她的背,那心疼的表情,就是一副“当爹”的样子——

  要真有那什么,我看李宛心应该要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