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六回 第83节—第84节

第六回 第83节—第84节

  83

  终于爬进心脏了。那条肥硕的恶心的虫子。

  被撕咬啃噬的刺痛感。顺着血液传递到头皮,在太阳穴上突突地跳动着。

  84

  “他没有带领带唉!为什么教务主任就不抓他?不公平!”

  “他眼睛真好看,睫毛像假的一样。”

  “他鼻子很挺呢。”

  “你好色哦~”

  “啊?”

  这样的对话会每天都发生在学校聚拢的女生群体里,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全国其他任何一个城市。而以上的一段对话指向的目标,是现在正靠在教室门口朝里张望的顾森西。

  他一只手搭在门框边上,探着半个身子朝教室里望,找了半天,终于放弃了,伸手抓过身边一个正低着头走进教室的女生,因为太过大力,女生张着口尖叫起来。顾森西也被吓一跳,赶紧放开手,摊着双手表示着自己的“无害”,问:“易遥在吗?”

  黑板边上正和一堆女生聚在一起谈话的唐小米转过头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顾森西,然后嫣然一笑,“她没来上课。”

  “唉?为什么?”顾森西皱了皱眉。

  “我怎么知道呀,可能在家里……”,唐小米顿了顿,用更加灿烂地笑容说,“养身子吧。”

  窃窃的笑声从教室各处冒出来。像是黑暗里游窜的蛇虫鼠蚁。

  却比它们更加肆无忌惮。无论是抬起手捂住嘴,还是压低了声音在喉咙里憋紧,都放肆地渲染着一种惟恐别人没有看到惟恐别人没有听到的故意感。

  ——就是笑给你听的。

  ——我就是故意要笑给你听的。

  顾森西把表情收拢来,静静地看向面前笑容灿烂的唐小米,唐小米依然微笑着和他对视着,精致的眉毛,眼睛,鲜艳的嘴唇,都用一种类似孔雀般又骄傲又美丽的姿势,传递着“怎么样”的信息。

  顾森西慢慢咧开嘴角,露出好看的牙齿,白得像一排陶瓷,冲着唐小米目不转睛地笑。唐小米反倒被他笑得有点头皮发麻,丢下一句“神经病”走回自己的座位。

  顾森西邪邪地扯着一边的嘴角,看着被自己惹毛的唐小米,正想再烧把火浇点油,回过头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

  抱着一叠收好的作业本,整齐系在领口的黑色领带,干净的白衬衣,直直的头发整洁地排成柔软的刘海。

  “你班长啊?”顾森西对面前一表人才的男生下了这样的定义。

  不过却没有得到回答,齐铭把重重的作业本换到另外一只手,说,“你找易遥干嘛?”

  顾森西耸耸肩膀,也没有回答,露出牙齿笑了笑,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