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六回 第85节—第86节

第六回 第85节—第86节

  85

  易遥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易遥费力地把自行车停进满满当当几乎要扑出来的车棚,拔下钥匙往教室赶。

  所有的学生都在上课,只有从教室里零星飘出来的老师讲解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校园里。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寂静的校园,连树叶晃动,都能听到清晰的回声。

  整个校园像是一座废弃的白色医院。

  易遥走到教室门口,喊了报告。

  老师转过脸来,从易遥背着的书包领悟到原来这不是“这节课迟到的学生”而是“今天旷课一上午”的学生。于是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停下来讲了几句,才让易遥进来上课。

  易遥走到座位上,刚想从肩膀上取下书包的双手停在一半,目光牢牢地钉在课桌上没办法移开。过了一会儿,易遥猛地转过身来,对唐小米吼:“唐小米,把你的桌子给我换回来!”

  所有人包括老师在内都被易遥的声音吓了一跳,在最初几秒的错愕过去之后,老师的脸涨得通红,“易遥你给我坐下!现在在上课你吼什么!”

  唐小米慌忙地站起来,支吾着解释:“对不起,老师,是我的错,我以为今天易遥不来上课,就临时把我被别人弄脏的桌子和她换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对易遥弯腰点了点头表示抱歉,“我现在就和你换回来。”

  唐小米把弄脏的桌子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正准备坐下,然后突然恍然大悟般地抬起头:“咦?你怎么知道这桌子是我的啊?”

  坐下来的易遥突然僵直了后背。

  没办法转头。或者说不用转头,都可以想象得出那样一张充满了纯真疑惑的面容。

  也可以想象,这样的一张面容,在周围此起彼伏的“哦……”,“啊?”,“恩……”的各种情绪的单音节词里,是怎么样慢慢地变成一张得意而骄傲的脸,像一面胜利的旗帜一样,在某个制高点上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齐铭低着头,连抬头的力量都没有。

  窗外是春寒料峭的天空。呼啸的风声,隔着玻璃,清晰地刮过耳边。

  86

  “红烧肉!师傅多加一勺啊别那么小气嘛!”

  “最讨厌青菜。”

  “肥肉好恶心啊。”

  食堂窗口前的队伍排到了门口,每天中午都是这样。动作慢一点的学生,只能选择一些剩下的很难吃的菜色。

  齐铭和易遥站在队伍的最后面。齐铭探出身子望了望前面依然很长的队伍,微微叹了口气。倒是易遥,无所谓地站着,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隔着一行差不多的位置,站着唐小米。

  最后一节课因为出现了波折,所以老师也只能以拖堂来弥补被损失的时间。导致出现在这样集体排在队伍很后面的情况,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几分钟后,唐小米就扬着灿烂的笑容,把饭盒递给了队伍非常前面的男生。不知道是哪个班级的,笑嘻嘻地接了过去,并且详细地询问了需要什么菜色。

  易遥别过脸来,正好对上齐铭看过来的目光。

  食堂墙上的大挂钟指向一点。

  人群渐渐稀少了。窗口里的师傅收拾着被掏空的巨大铝盆,咣当咣当的声音有点寂寥地回荡在食堂巨大的空间里。

  “对了,早上顾森西来找过你。”

  “谁?”

  “顾森湘的弟弟,你那天掉进池里不是和他一起么?”

  “哦。”想起来了是谁,“他找我干嘛?”

  “我问了,他没说。”

  “哦。”易遥一边答应着,一边从饭盒里挑出来不吃的肥肉,还有茄子。

  “要吃牛肉么,”齐铭把自己的饭盒朝易遥推了推,“我从家里带的。”

  “嗯,不用。”易遥摇摇头,然后刚要说什么,就朝旁边弯下腰去。过了一会儿抬起身来,扯过一叠厚厚的纸巾捂到嘴上。

  “你到底打算怎么办!”齐铭压低声音,有点恼火地问道。

  “你别管了,”易遥把饭盒盖上,“我自己有办法。”

  “你有屁的办法!”齐铭忍着不想发火,把头转到一边,“你要钱没钱,要经验没经验……我告诉你,你别傻啊!你要是打算生下来……”

  “你别傻了,”易遥挥挥手,不想再和他讨论下去,毕竟不是什么能摆到台面上来说的事情,而且谁知道空气里竖着多少双耳朵,“你要我生我也不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