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六回 第95节—第96节

第六回 第95节—第96节

  95

  下午最后一节课。

  越靠近傍晚,太阳的光线就越渐稀薄。

  易遥抬起头望向窗外,地平线上残留着半个赤红的落日。无限绚丽的云彩从天边滚滚而起,拥挤着顶上苍穹。

  世界被照耀成一片迷幻般的红色。

  易遥抬起手腕,还有十分钟下课,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易遥低下头,在桌子下面翻开手机盖,然后看到发件人“齐铭”。

  “下课后我要去数学竞赛培训,你先走。”

  易遥正要回复,刚打完“知道了”三个字,又有一条新的短消息进来,易遥没有理睬,把“知道”了三个字发回给齐铭。

  发送成功之后,易遥打开收件箱,看到后面进来的那条信息,依然是齐铭的短信,不过内容是:“还有,别和她们计较。”

  易遥看着这条短信没有说话,半天也不知道回什么。而且刚刚发出那一条“知道了”看上去也像是对“别和她们计较”的回答。

  如果按照内心的想法的话,那么,对于“别和她们计较”的回答,绝对不会是“知道了”,而一定会是“不可能”。

  易遥笑了笑,合上手机,继续望向窗外的那片被夕阳染成红色的绚丽世界。

  96

  顾森西再一次站在易遥教室门口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易遥。

  教室里没有剩下几个人。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在擦着黑板。

  顾森西冲着她喊了喊:“喂,易遥在不在?”

  然后教室后面一个正在整理书包的女生从课桌中站起来,声音甜美地说,“你又来找易遥啦?”

  顾森西寻着声音望过去,唐小米头发上的红色蝴蝶结在夕阳下变得更加醒目。

  “恩,”顾森西点点头,张望了一下空旷的教室,像在最后确定一遍易遥并没有在教室里,“她回家了?”

  “你说易遥啊,”唐小米慢慢地走过来,“她身子不是不舒服吗,应该看病去了吧。”

  顾森西并没有注意到唐小米的措辞,也许男生的粗线条并不会仔细到感觉出“身体”和“身子”的区别。他皱了皱眉,说:“她病了?”

  唐小米没有理他,笑了笑,就从他身边擦了过去,走出教室门,转进了走廊。

  正要下楼梯,唐小米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翻开手机的盖子,然后看到发件人的名字的时候突然扬起嘴角笑起来。

  打开信息,内容是:“她又去那儿了。”

  唐小米合上手机,转身往回走。

  “喂。”

  顾森西回过头,看到又重新折回来的唐小米。

  “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啊,她在医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