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八回 第133节—第134节

第八回 第133节—第134节

  133

  四周是完全而彻底的黑暗。

  没有日。没有月。没有光。没有灯。没有萤。没有烛。

  没有任何可以产生光线的东西。

  从头顶球幕上笼罩下来的庞大的黑暗。以及在耳旁持续拍打的近在咫尺的水声。

  汩汩的气泡翻涌的声音。窸窸窣窣不知来处的声音。

  突然亮起的光束,笔直地刺破黑暗.

  当潜水艇的探照灯把强光投向这深深的海沟最底层的时候,那些一直被掩埋着的真相,才清晰地浮现出来。

  冒着泡的火红滚烫的岩石,即使在冰冷的海水里,依然是发着暗暗的红色。

  喷发出的岩浆流动越来越缓慢,渐渐凝固成黑色的熔岩。

  在上面蠕动着的白色的细管,是无数的管虫。

  还有在岩石上迅速移动着的白色海虾。它们的壳被滚烫的海水煮的通红。甚至有很多的脚,也被烫得残缺不全。

  它们忙碌地移动着,捕捉着蕴含大量硫磺酸的有毒的海水中可以吸食的养分。

  这样恶劣的环境里。

  却有这样蓬勃的生机。

  是不是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里,都依然有生物可以活下去呢?

  无论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被硫酸腐蚀,被开水煎煮,都依然可以活下去呢?

  那么,为什么要承受这些痛苦呢?

  仅仅是为了活下去吗?

  四张电影票安静地被摆在桌子上。

  如果这四张票根,被一直小心地保存着。那么,无论时光在记忆里如何篡改,无论岁月在皮肤上如何雕刻,但是这四张票根所定义出的某一段时空,却永恒地存在着。

  在某一个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光线和音乐。

  无论是我和他,还是她和你,我们都曾经在一个一模一样的环境里,被笼罩在一个粉红色的温柔的球幕之下。

  唯一不同的只是我和他并排在一起。你和她并排在一起。

  这像不像是所有青春电影里都会出现的场景?

  连最深最深的海底,都有着翻涌的气泡不断冲向水面。不断翻涌上升的白汽。连续而永恒地消失着。

  那些我埋藏在最最深处,那些我最最小心保护的连接你我的介质。连续而永恒地消失着。

  连躲进暗无天日的海底,也逃脱不了。

  还挣扎什么呢。

  134

  齐铭吃完了一碗饭,起身去窗口再盛一碗。

  易遥望着他的背影眼睛湿润得像一面广阔的湖。

  齐铭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易遥低下头看了看屏幕,就再也没办法把目光移动开来。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的名字是:湘湘。

  不是顾森湘。

  是湘湘。

  易遥抓起手机按了挂断。然后迅速拨了自己的号码。

  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的同时,易遥看见了出现在手机屏幕上自己的名字:易遥。

  不是遥遥。